說著。孫秀依就猛然轉過身,不去看許林,但是她卻是眉開眼笑的,簡直就是口是心非啊!

說著。孫秀依就猛然轉過身,不去看許林,但是她卻是眉開眼笑的,簡直就是口是心非啊!

許林覺得很無語。他所說的味道,是記得她身上的氣息而已,她到底在腦補一些什麼啊?

不過許林也沒有打算解釋,只是將礦泉水遞過去,微笑著說道:「喝點水吧,三明治太幹了,小心噎著。」

孫秀依聞言,直接一手抄過來。然後就大開大口的喝著。

等到她喝完之後,許林又是伸出手,遞給她一樣東西,說道:「給你。」

孫秀依的目光望了過去,就看到許林手中拿著的東西是妮狄婭的房卡,她微微一怔,問道:「這不是校長的房卡嗎?」

「是啊,所以我把它給你保管呀。」許林微微一笑,說道。

聽到許林的話,孫秀依冷哼一聲,說道:「怎麼?難道你不打算留著到晚上跟她秉燭夜談嗎?」

許林一本正經地說道:「得了吧,我可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進去人家女孩子房間的人渣!況且,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孫秀依沉默了一會兒,口中就發出了一聲冷哼,說道:「行,那我就勉為其難的幫你保管吧!」

聽到孫秀依的話,許林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這時候,孫秀依的雙眼又是微微閃爍起來,出聲說道:「反正你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那不如我們來切磋切磋一下吧!」

許林臉色一變,急忙擺手說道:「別,才剛剛吃完飯呢,要是這個時候劇烈運動的話,那可是會對身體有很大影響的!」

「是嗎?那就算了。」孫秀依出聲說道。

聽到孫秀依的話。許林頓時鬆了一口氣,但是這個時候,孫秀依卻是眨了眨雙眼,露出狡黠之色,說道:「那就等半個小時再來!」

「啊?不是吧?」

最終,許林還是被孫秀依抓著去競技場好好的「親熱親熱」了一場。

不過,好在孫秀依的氣已經消散了不少,不然的話,許林肯定要被打得皮青臉腫。

結束切磋后,兩人出了競技場,找了一處草坪,直接平躺下來。吹著習習涼風,看著如銀盤的明月,孫秀依忽然問道:「許林,你有沒有什麼特別想要做的事情?」

「恩?」許林聞言,毫不猶豫地說道,「集滿梁山一百零八位英雄好漢卡算不算?」

孫秀依頓時大怒,吼道:「我說的可不是這種事情!」

「阿勒?」聽到孫秀依的話,許林眨了眨雙眼,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他總不能夠說是要跟汪蠻蠻結婚然後生一支足球隊的孩子吧?那恐怕一定會被孫秀依又拖去競技場再蹂躪一頓而且還是完全不壓制自己實力的那一種。

這時候,許林又是聽到了孫秀依的話:「算了,可能你是真的沒有特別想要做的事情吧?」

許林聽到孫秀依的話。心頭充滿了疑惑,覺得很奇怪,她為什麼會突然想要問這種事情?

「不過,你要是能夠滿足我的一個心愿,我就答應跟你做……做那件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我?」說到這裡,孫秀依罕見的再度浮現出一抹緋紅之色。老實說,她今天已經臉紅了好幾次了。

「做那件事情?」許林的雙眼頓時一亮,他頓時想到了當初他與孫秀依約定的那件事情,只不過,孫秀依很無情的拒絕了,然後把自己胖揍了一頓,而現在,她居然再度提起來了?

這讓許林臉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充滿自信地說道:「你放心吧,多大的一點事情啊,肯定沒問題。」

孫秀依聞言,頓時撇了他一眼。輕嘆一口氣,說道:「你就是這麼自信,只是,這件事情。恐怕連你都很難完成。」

「什麼事情啊,居然能夠讓你這麼愁眉苦臉的。」許林頓時也來了興趣。

「我是希望你去跟校長申請,讓你去當S班的主班導,不要再去Z班了。」孫秀依說道。

「S班?是最強的班級嗎?」許林的臉上露出疑惑之色。出聲問道。

「不是,那個S班,是一個特殊的班級。」孫秀依搖了搖頭,說道。

「特殊?」許林的眉毛向上微微一挑,出聲問道,「有多特殊呢?」

「這麼說吧,這個S班裡面都是一些有個人問題而且還十分不服從學校管理制度的問題學生,只是他們的天賦都是很不錯的,而且背後都有著深厚的背景,所以學校也是一直都對S班當作是放置態度……」

「咦?居然還有這樣的班級?這豈不是跟當初老頭子對我的態度一樣嗎?」許林眨了眨雙眼,心想道。

孫秀依抬著頭,看著明月,出聲說道道:「老實說,我實在是不希望他們的天賦浪費,只是再這樣下去,他們只會像是垃圾一樣被丟掉而已。但是我不喜歡這樣的事情發生,可是我卻又無能為力……」

「所以,許林,你可以幫幫我嗎?」孫秀依扭過頭望向了許林,眼中第一次露出了哀求之色,說道,「如果真的有人能夠做到的話,恐怕也只有你了。」

許林聞言。臉上露出了尷尬之色,然後又是撓了撓後腦勺,出聲說道:「不是,連你也不能夠搞定嗎?」

孫秀依搖了搖頭,說道:「不可以,我沒有那份實力,我指的,不是戰鬥實力,你明白了嗎?」

許林沉吟了一下,臉上又是露出了認真之色,出聲問道:「不過,武台大學裡面的學員那麼多,你為什麼非要讓S班起來呢?」

見許林也是這麼認真的詢問了,孫秀依的俏臉上也是露出了無奈之色,出聲說道:「因為武校聯賽。」

。而在此時,丹院系的門口早就吵了起來。

為首的吳輝揚言要蘇禹付出代價,蘇凌冷哼一聲,上前道:「吳輝,你也少在這無理取鬧,決鬥之間死傷難免,況且決鬥的規矩你也知道,如今吳翔身死,只能說他實力不濟,可怪不到我們頭上來!」

吳輝露出一個冷笑:……

《丹道至聖》第三百三十一章挑戰 蘊含恐怖力量的道紋形成序列,組成了一副幾乎覆蓋姜尚全身的道紋鎧甲。

此時姜尚所釋放出來的威壓,遠超尋常道極境強者。

「徐凌,作為徐家大公子,你應該知道道極人仙之上是為何境界。」

姜尚腳踏虛空走向徐凌,每一步都能讓虛空破碎,天地之力也無法快速修復破損的空間。

徐凌眼睛微眯,在小說設定里,道極人仙之上就是聖境,標誌性的力量就是能施展大幅提升自身力量的聖域,以自身力量撰寫大道。

眼前的姜尚儼然擁有了偽聖的力量,雖然還不能做到撰寫大道,但已經能施展出遠超道極境力量的聖域。

「我從沒想過一個骨齡不足三十的黃毛小兒能將我姜家逼到這種地步,今日我全力出手,是生是死你只能自求多福!」

姜尚不準備再控制力道,向四周施展出一圈蘊含各種大道之力的聖域。

徐凌本想躲避姜尚的領域蔓延,可還是慢了一步,他被困在充斥大道之力的聖域內,自身力量頓時受到限制,靈力也有些不受控制。

姜尚領域的大道之力很駁雜,可好歹是聖境領域的力量,如果是其他道極境,再來一百個也只會被他虐殺。

只可惜姜尚的對手是徐凌,全力施展三界之力的他,修為能達到真正的聖境,若非顧忌會引來中州界的天道制裁,他一招就能碾壓姜尚。

與此同時,上界,一名青年與一名老者正盤坐在一處洞天福地修鍊。

青年像是感知到什麼,緩緩睜開眼睛,疑惑道:「老祖,下界有人逼的我族使出了護族陣紋,恐有滅族之危,需不需要我前往支援?」

「別著急,下界現任家主尚未向我們求援,說明還有餘力,況且能讓我族使出護族陣紋的敵人,至少有偽聖之力,你下去也幫不到太大忙。」

老者卻是不慌不忙,連眼皮都沒動一下。

「這…」

青年欲言又止,最終只是嘆了口氣不再多說。

他心頭有些困惑,古族已經是站在下界巔峰的力量,還有誰能逼得下界家主使出護族陣紋?

除非,其餘四大古族向姜家全面開戰,可是五大古族數萬年來一直和平相處,真正的爭端也只在上界發生,形成了不傷害下界種子的不成文條約。

五大古族一旦全面開戰,半個中州界都被毀,沒有任何一個家族能承受這個代價。

姜家青年的想法沒錯,兩個古族全面開戰沒有人制止,半個中州界都會被毀,不過要是單方面的壓倒,姜家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機會。

此時姜尚也抱著速戰速決不要波及到太虛山的想法,然而以他的偽聖的之力,竟然無法快速擊潰徐凌。

即便僥倖傷到徐凌,徐凌的傷勢也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痊癒,施展武技像是不用消耗靈力一般,不管戰鬥持續多久都不會力竭。

眼看久攻不下,姜尚內心有種不好的預感,出聲說道:「徐凌,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現在離開太虛山,我姜家可以既往不咎。」

本來姜尚就不想得罪徐家,又遲遲沒能擊潰徐凌,他左右權衡利弊還是覺得退一步比較好。

「你剛才不是還讓我自求多福?」

徐凌冷笑一聲,連番施展罡拳朝姜尚打去。

姜尚臉色難看,徐凌的罡拳威力大到不可思議,擁有偽聖之力的他也不敢硬抗。

藉助空間道紋的力量,姜尚在天空來回閃爍,險而又險的躲開徐凌每一拳,雖然他能遊刃有餘的躲開罡拳,但罡拳光是餘波就讓他受到不小的內傷,無時無刻都需要靈力治癒。

「徐凌,你不要欺人太甚!」

被人這麼打,姜尚逐漸來了火氣,還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屈辱感。

姜家作為五大古族之一,中州界世人無不敬畏,如今卻被徐凌用極為荒謬的理由逼到絕境。

如果姜家是不小心殺了徐家人,姜尚還能理解徐凌的憤怒,可姜家只是不經意間傷到兩個女人,徐凌竟然就孤身殺到姜家,甚至真的把姜家逼到全族傾動的地步。

徐凌聞言停住了攻勢,他皺眉看著姜尚,說道:「姜尚,你很憤怒?」

「憤怒?讓你族中長輩得知你的所作所為,只怕會更憤怒!」

姜尚滿臉憤懣,五大古族一直以來和睦相處,為的就是能在上界聯手佔據一方天地,如今卻被徐凌一個人的意氣用事打破了格局。

徐凌搖了搖頭,嘆聲說道:「這是因為你不能理解我,在你們看來,她們只是無足輕重的普通人,可在我眼裡,她們卻是我心裡最重要的人。」

說到這裡,徐凌的神色猛地轉為悲憤,怒聲喊道:「自己最在乎的人,卻因一件寶物引來無妄之災,導致宗門被滅,家人被殺,過上了逃亡的生活,而你們姜家就是令她們整日活著仇恨里的罪魁禍首,你現在,能理解我的心情了嗎?」

姜尚神色微滯,以徐凌的身份,如果不是門當戶對,身邊有再多女人也只是玩玩而已,難道還真的動情了?

墨憐與蘇莫愁兩女也為之動容,當初眼睜睜宗門被滅,她們內心的仇恨與無助,或許只有徐凌才能夠理解。

墨憐與蘇莫愁的修為天賦固然不錯,可面對姜家這種龐然大物的追殺只能倉皇逃竄至東陽大陸,她們明面上沒有表露出來,其實每天都活著惶恐不安中。

兩女何嘗不想讓所有對正元閣出手的勢力付出代價,可是憑她們兩個人根本不可能,如果沒有徐凌的幫助,她們估計還在東陽大陸苦苦掙扎。

「今日,我必滅你姜家!」

徐凌怒喝一聲,奔向姜尚再度打出一記罡拳。

「不知天高地厚!」

姜尚咬牙冷哼一聲,他承認徐凌的天賦驚世駭俗,哪怕在上界也是絕世天驕,可絕不信憑如今的徐凌就能夠覆滅姜家。

姜尚腳底空間道紋閃爍,瞬間出現在距離徐凌數千米的位置。

隨著他這次的大幅度躍動,腳底的兩枚空間道紋也出現了絲絲裂紋。 「領導,我這人懶散慣了…….真來這邊了怕是會給您惹麻煩。」

聞言,秦川一笑。

話說那天拍完《炊事班2》后,他就被接到了軍總這邊然後開始簽保密協議,第二天就上交了手機….開始隨團慰問演出。

軍總這邊給他派了兩個文藝兵作為助演,還說這次就是想讓這些勞苦功高的幕後功臣能們開懷大笑一次,所以就不用拘泥題材的事情。

於是,助演演藝提升系統再次排上用場,秦川從系統里買了《吃麵條》、《裝修》等小品,最後還將系統贈送的相聲德雲版《扒馬褂》也用了。

系統出品的笑果自然是杠杠的。

「唉,小秦…那後面來我們這邊給那些文職培訓培訓總可以吧?」

中年男子難掩失望。

但他也早有預料,這樣的人才可不是僅僅給個職位待遇就能招募過來的,不然,空政那邊早就拉過去了,也不可能等到現在。

「領導,這倒是沒問題。」

秦川點頭。

「行,那那我回頭讓單位這邊給你下個聘書…..軍總也不能虧待你。」

「謝謝領導了!」

……….

就這樣,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網紅們繼續找秦川找的不亦樂乎,《炊事班2》收視率和口碑持續上漲,津門電視台與空政實現了雙贏。

尤其是空政,不但收回了投資不說還賺了不少。

這個項目可以說是空政近幾年來運營最成功的一個。

但這個時候卻是出現了另外一種聲音,帖子更是被直接頂到了喜劇吧最上方,虎眼論壇那邊也是一樣。

帖子的名稱是《這輩子走過最長的路就是秦川的套路!》,內容則是和帖子標題說的差不多,將秦川從畢業到現在所做的事情仔仔細細的分析了一遍,

最後得出的結論是,

秦川是在故意玩失蹤,甚至還變相讓民眾認為他已經江郎才盡,然後引起大眾對《武林外傳》的好奇,到時候《武林外傳》再上星的時候就會有熱度…..

大家要聯合起來抵制這種炒作的行為。

這帖子看起來有理有據,很快就獲得了不少民眾的認同,甚至就連秦川的粉絲也生出了一絲絲的動搖。

「仔細想想好像還真是這樣!」

「沒錯,這篇帖子分析的大都合情合理,除了央視退賽有些說不通。」

「我也覺得,央視可不是什麼地方電視台!當時觀眾那麼期待秦川的演出……後來秦川退賽后,後面的決賽關注度都沒有第二輪的高了。」

「但也就這一點疑惑,在其他的真的是合情合理。」

「所以….《武林外傳》還看不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