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xiejinyan.cyou 300 true 0

而在另一側,楞邊那佳這些人對越軍機槍的潛在威助一無所知,因他們看不到越軍,自然以為這裡沒人,因此邁起來的步伐就無所顧忌。

隨著目標增大,他們暴露出的部位也是越來越明顯,被暗處隱藏的越軍看的一清二楚。

漸漸的,這十一個人的身軀全都納入這挺機槍的槍口之下。

現在,只要掌控機槍的越軍扣動板機,幾個點射就能讓楞邊那佳這十一人的生命瞬間煙消雲散。

吳江龍越看越危險,越看越是心顫。他知道,自己這一槍過去未必能擊斃越軍,但提醒楞邊那佳他們的可能性還是有的。於是,吳江龍輕扣板擊。

一聲槍響,子彈擊中了越軍那挺機槍的槍管。

幾乎在同一時間,越軍的機槍也響了,不過,子彈沒有打中楞邊那佳幾人,而是飛向了別處,把一個土堆打的啾啾作響,飛起的土屑像是水中冒山水泡,綻開成一朵朵黃色小花。

好險啊!如果不是越軍的槍口偏離,這一梭子子彈過去,必然會掃中最前面的楞邊那佳,不僅是他自己,連帶著他身旁的這些人也都不會囫圇個。

槍聲驚動了楞邊那佳,他立時意識到眼前危險。脫口喊:

「隱蔽。」

這十個戰士聽到楞邊那佳提醒,立即卧倒在地。此時,他們也發現了山包上有越軍,不但有,而且越軍的火力還很猛。楞邊那佳知道,他們已處於危險境地,此時想撤退已經萬萬不能,因他們居于越軍下方,明顯受越軍火力控制,無論朝哪個方向退都將受到越軍火力打擊。

「怎麼辦,是撤,還是進攻。」楞邊那佳有些猶豫。

他當然想到了撤退的危險。如果想要保平安,最好辦法就是把上面的越軍幹掉,到那時才能走的安穩一些。

於是,楞邊那佳開始部署進攻。只見他手一揮,又輕聲地說了幾句,這十個戰士很快便理解了他的意思,隨後便三人一組分開,由三個方向開始向山包上摸。

這個山包上還真有活著的越軍,不但活著,而且武裝的也特別好,在擁有各種武器的情況下當然能應對山下可能出現的危險。

既然越軍把這裡鐵為據點,他們就不可能不在這裡修工事。別看表面陣地上的碉堡和戰壕幾乎被炸毀,但這並不影響越軍守住這個陣地。

越軍對於叢林地作戰有著豐富經驗,又是在現代兵器非常發達情況下,光靠表面陣地很難守住某一個點。一旦戰鬥來臨,敵人會將大量炮彈投擲過來,到那時,表面陣地的所有工事都將會成為被敵人摧毀的目標。而且,柬國民軍也沒少用炮彈到這裡來騷擾,所以越軍不可能就這麼點家底,他們必須有別的。

越軍一向是打洞好手,有山處他們打山洞,沒有山,就是在平原地帶挖地洞,而且還是一層層的,即使是森林內的樹桿,他們都能發揮到極大效能,打出一個個相連的樹洞。由此看來,山包這樣一處地標明顯,易受攻擊的地方,他們當然不會放過,洞肯定是要打的。

越軍在這裡不僅修築了表面陣地工事,在它的下面還有設備完好的地下工事。

按說,有這樣的工事,在沒經過大力度打擊的情況下越軍實力很難受損。然而,正是越軍的這個大意,越軍的十人竟有四人陣亡。不過,他們死的地方不是暗道而是死在了柬國民軍對陣地的炮火突擊中。

越軍剛剛把死亡人員拉進暗道,他們就發現山下出現一支國民軍隊伍。

這一下越軍可找到了撒火的地方。他們拿敵人炮火沒辦法,由於手中沒傢伙式,只能是干著急打不著。現在,對於出現在眼前的這些柬國民軍,他們有的是辦法來對付。

於是,暗道里的越軍就想在陣地上擺一個死亡地帶。不過,這個死亡地帶不屬於越軍,而是擺給那些前來偷襲的柬國民軍戰士。

算算人數,越軍還有五名,從山下上來的柬軍有十人。戰力對比是二比一。不過沒關係,越軍佔據良好地勢,又有優勢火力,對付這十人當然小菜一碟。

暗道內的越軍捅開被炮火覆蓋后掩埋住的射孔,先把機槍亮出來。

從外面看,山包上的工事是環形的。在裡面,暗道也是這樣修建,通道幾乎是與戰壕平行,不過稍高一些,一旦戰鬥打響,這些工事也可以當做暗堡使用。

不過,並不是所有地方都有射孔,那是不可能的。他們只是按射角分佈,達到視野最大化,不留死角,無論山下的敵人從哪個方向出現,他們都能在某一個局部給敵人以狠命打擊。

此時楞邊那佳這十人是在東南方向出現的,越軍當然會打開這裡的瞭望孔。

為了不被外面的人發現,越軍沒有將埋住射孔的土全部掏走,只弄出很少一部分,能看到外面情況,伸出機槍槍管即可。

因此,吳江龍只能看到槍卻看不到人。

槍聲一響,不光是楞邊那佳他們警覺,就是越軍也是大吃一驚。

握住機槍這越軍怎麼也沒想到會有什麼人朝他這裡開槍,而且一槍還擊中了槍管。

槍管是鐵的,有硬度,子彈過來又有一定的角度,所以,被子彈擊中的槍管只是偏離並沒有被擊斷。

越軍只知道自己受到攻擊,具體對方用的是什麼武器,在什麼地方他們不知道。但也是很感意外,明明看見他們監視的人在山下,怎麼突然有什麼人朝自己開槍呢!

看到楞邊那佳這十人迅速消失,越軍很是著急。不為別的,他們怕這十人跑了,到手的鴨子會飛。

你想啊!守在這裡的越軍天天眼巴巴地望著空落落森林,連個敵人都見不到,出去轉轉又不敢,只能呆在洞子里,時間久了,別說是人,就是神仙也有倦怠時候。

這時候,越軍就想找點事做,哪怕打只飛鳥,找找樂子都成。

可是沒有啊!整天都是十幾個男人互相對著大眼瞪小眼。

這日子實在是單調,實在是無聊,長年累月如此,他們當然想找點樂子。

雖說今天挨了一頓炮火,但這沒什麼,早就習慣了。讓他們最為高興的,是他們終於見到了前來攻擊的柬軍,這才是他們最盼望的,也最拿手的。

守著這樣的工事,對付下面緩緩上來的柬軍,那還不是用槍打家雞般容易,只有成功,沒有失敗。

可就在節股骨眼上,問題出來了,半路上殺出個程咬金。

機槍子彈不僅沒打著一個柬軍而且還全把他們嚇跑了,越軍怎麼不著急。

最為著急的是越軍這個機槍手。他的十幾發子彈落空,不是因為自己手法差,是有人破壞。所以他不服,就想與向他開槍的人較量。此時,別說是想看到向他開槍的人,甚至連活著的目標都沒了。

這個越軍一急就不管不顧了。既然射孔已經暴露,不如就開大一些,索性打起來也痛快。

不知這越軍把堵洞口的什麼東西一撥,忽啦一下子,土下去后,他的上半截身體全露了出來。

目前為止,除了這裡有越軍活動外,其他地方都是平靜的。為了楞邊那佳等人的安全,吳江龍更不能有半點疏忽,所以他一直盯著這個方向

射孔一拉大,那個越軍又把機槍向前推了三十厘米,這樣一來,他的視野開闊了,身體也舒服好多,瞪著一雙小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楞邊那佳等人曾經出現的地方。而此時,楞邊那佳剛好露頭。

距離太近,只要四目相對,眨眼功夫都能知道對方在做什麼。

楞邊那佳看到了那個越軍。越軍也看到了楞邊那佳。

越軍是提前做好了準備,而楞邊那佳是冒然為之,他的反應當然沒有越軍快。

說時遲,那時快。越軍的機槍響了。

楞邊那佳在看到越軍的一瞬間就覺察出情形不妙,他立即把頭縮了回來。

還沒縮利索,機槍子彈颳風一樣向他飄來。還好,楞邊那佳的頭頂剛剛沒過土堆,子彈只在土堆的上空飛過,打的土屑亂飛。

越軍打完這一梭子還不算,換上一個彈夾繼續朝這裡射擊。

現在越軍的想法變了,他不是想把這些人幹掉嗎!但在一擊未成之後,他又有了新想法,那就是用火力壓制住這些人,讓他們跑不掉,然後等著其他人過去收拾。

我們前面說過,這裡一共有三個山包。當一個山包出現情況,其他山包上的越軍不會不過來支援。只要把敵人壓制住,就等於是對這十人形成了瓮中捉鱉之勢。

楞邊那佳感覺到了,吳東龍也看得出。他們都知道當下最要緊的就是先敲掉越軍的這挺機槍。

「奶奶的,小越鬼子。」

楞邊那佳伸不出頭,只好用手握槍向那裡打了幾個點射,但這不管用,敵人機槍照響。扔過一顆手雷,作用也不大,爆炸后,敵人機槍還在響。

無奈之後,楞邊那佳這十人真的被困在了一個土坎之下。

吳江龍把瞄準鏡轉向別的山頭,看出那裡越軍也正在向這裡張望,似乎他們明白了這個山頭髮生了什麼。很快,便有越軍集結后開始向這裡運動。

「不行,必須先敲掉這個越軍。」吳江龍想。

吳江龍抓起槍,忙著轉換陣地,找到一個可以看見那個越軍機槍手的地方,然後向敵人暗道內的機槍射孔開了一槍。

。 她現在身邊完全信任的,也只有譚晚晚了。

好在她不是一個人作戰!

譚晚晚有了她的簽字,就開始著手去準備。

轉移這麼多的財產,需要一周時間。

這一周,地方封雲,不能讓他有任何可乘之機。

她為了不讓他們狗急跳牆,讓唐幸故意漏一個bug,讓他們找了幾天,終於找了個漏洞,悄悄入侵了封氏集團內部網路。

她早已讓譚晚晚做了一個完美的假賬目,讓他們看不出任何端倪。

她只想告訴封雲,現在的封氏集團市值多少,有多少賺錢的項目,核心技術是什麼……

他越是知道,越不敢輕舉妄動,肯定要慢慢來。

「明天一早,把這個漏洞補起來,這樣他們就會更加得意,以為是他們僥倖找到了下手的機會。」

「我會的,已經在修補了。」

「還沒有……他的消息嗎?」她小心翼翼的問出口,聲音都有著不易察覺的顫抖。

那端的唐幸微微遲疑,道:「這片海域遭到了爆炸污染,不少走私船隊已經走了,只有一個組織在這兒。我已經混入內部交涉了,我覺得他們有些可疑。」

「他們都說十多天前,看到了那場爆炸,那個劑量的炸藥包,基本上沒人能夠生還。」

「但,我還沒找到任何碎片,可以證明姐夫已經去世了。」

「但你也沒有找到任何證據,可以證明他還活在這個世上,對不對?」

她輕聲問,嗓子眼裡像是卡了棉絮一般,火辣辣的疼著。

唐幸沉默,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她抬手擦了擦臉頰冰冷的眼淚。

這段時間,她都已經哭得麻木了。

「你注意安全,實在找不到就回來,不要和那些組織牽扯太深,免得連累自己。譚晚晚還在家裡等你,要好好的回來。」

「姐……」

唐幸想要安慰,可是張口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好了,別擔心我,你姐比你想象中的要堅強,掛了。」

她匆匆掛斷電話,怕再晚一秒,她就會忍不住壓抑的哭聲。

她現在的確不想著死,反而要好好活著。

最起碼,不能走在封雲和洛霄前面!

她打開手機,看著兩人的相片。

封晏不愛照相,好幾張都是偷偷拍的。

有一張是他在睡覺,緊緊抱著自己,在夢裡也沒有放開。

視線漸漸模糊,豆大的淚珠一顆顆滾落。

「怎麼就……怎麼就沒了呢……」

「你不在,我哭給誰看呢?」

「封晏……你這個騙子,如果有下輩子,我不想再遇見你了,愛你……實在是太苦了!」

就像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她害怕的看著外面的黑夜。

白天忙碌,她還可以找到活著的意義。

可一旦到了深夜,她的情緒一再壓垮崩潰。

心裡的城牆一次次壘起,又一次次崩塌成斷壁殘垣。

這樣的日子,她真怕哪一天就熬不住了。

封晏,我真的好想你,不知道在另一個時間,你會不會這樣想我?

她緊緊的蜷縮成一團,抱緊自己。

又是,睜眼到天明的一天——

。 她可是要考京都大學的,歐陽墨這三天兩頭上課遲到算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顧綰綰聽到了后桌兩個同學在議論着什麼,她敏感地聽到了「慕夏」兩個字,不由得回過頭去。

「你們是在說慕夏的事情嗎?」顧綰綰掛上甜甜的笑容,讓自己看起來儘可能和善些。

那兩個同學卻依舊警惕地看着她,彷彿把她當成了敵人。

顧綰綰僵硬地笑了下,說:「你們別誤會,以前我跟慕夏是有些小矛盾,但這幾天我們已經和解了。」

兩個同學遲疑地問:「真的嗎?」

顧綰綰點點頭:「真的呀,本來也不是什麼大矛盾,女生之間難免有些小矛盾嘛。」

顧綰綰說完,終於看到兩個同學不再那麼警惕地看着她了。

顧綰綰心裏鬆了一口氣,故作惋惜地說:「其實我挺同情慕夏的,沒想到她的爸爸居然那麼壞,導致那麼多民房變成危樓不說,還拖欠工人的工資。慕夏用着她爸爸的錢的時候,一定想不到那是工人們的血汗錢。哎……」

顧綰綰陰陽怪氣地說完,就等著兩個同學轉變態度。

她這心理暗示應該很到位,兩個人肯定會覺得,慕夏在這件事情上也有錯。

然而顧綰綰抬眼看過去的時候,卻見兩個同學均是皺起了眉頭,不悅地望着她。

顧綰綰臉上的表情再次一僵,詢問道:「怎麼了?」

Previous Post
老蔣的攘外必先安內喊了多少年,你這麼唱反調合適嗎?
Next Post
水鈞益主持的《高端訪問》,基本都採訪總統、總理、首相等等,最差勁的也至少是部長級別,實在沒有好機會纔去採訪各界名流。更牛的是,水鈞益如果選定了採訪目標,直接通過外交部門進行聯繫。而且還經常請那些總統首相們,在節目裡表演才藝,比如唱歌啊、彈鋼琴之類的,這些也需要外交部門事先就協調好,否則錄製時突然提出就會很冒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