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xiejinyan.cyou 300 true 0

老蔣的攘外必先安內喊了多少年,你這麼唱反調合適嗎?

跟歷史上差不多,劉湘依舊在國防會議上第三個發言,噴了一個小時。

不僅如此,劉湘還在南京,見了八路軍前往南京的主要領導人,甚至跟李宗仁,白崇禧,龍雲,韓復榘打的火熱。

哎呀,這樣一來,怕不只是康澤別動隊盯上了劉湘,連中統跟軍統也要親自盯著劉湘了。

劉湘飛機還沒從南京起飛,馮天魁就收到電報了。

不止他,羅家烈,秦國梁,周小山一起,立刻出發,到重慶參加軍事會議。

周小山可不敢空著手去重慶。

范旭東,吳蘊初還答應了川軍將領的炸藥跟手榴彈呢。

永州出發了六十台卡車,張繼先前天還拖拽了兩個駁船出發,差不多也能跟車隊同時到達。

幾十台卡車裝著上百噸的炸藥,跟著六十六師的兩台小車,到了劉湘府邸外面。

押車的士兵圍了好大一圈,圍觀的人還被阻攔在很遠外,要是扔個煙頭炸了,別說大帥府沒有了,方圓幾里都能炸出一個大坑。

把警衛嚇了個夠嗆。

盡幹些不靠譜的事,劉湘身邊的李副官匆忙趕出來就給了這小子一拳,然後帶著車隊去倉庫去了。 猛虎的獸目緊緊盯着風刃發出的地方,一道人影出現在視野中。

長長的頭髮,尖尖的耳朵,毫無疑問,這麼明顯的特徵讓人一看就知道是精靈族,而且,這個精靈沐塵也認識。

「……阿沙」

沐塵獃獃地望着眼前出現的阿沙,他也被卷進來了嗎……

「精靈族?」

猛虎顯然因為阿沙的出現而慌張了一下,它的獸目瞪的大大的,似乎有點不敢相信。

「精靈族,精靈族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嘴中嘟囔著,不過,下一刻,潘金蓮開口說道:

「呵呵,出現在這裏的精靈族,想必應該是精靈族的叛徒吧……」

狹長的雙目掃了一眼阿沙,捏着手指放在嘴邊笑了笑。

「既然如此,奴家可要好好解決一下叛徒了呢。」

「嘶——」

潘金蓮旁邊的巨蟒吐著蛇信子,蛇目盯着阿沙,就像是獵人盯住獵物一樣的眼神。

「吼!」

猛虎見潘金蓮對付突然現身的精靈族,調轉身子,朝着沐塵的方向撲了過來。

沐塵雙目一凝,手中金光一閃,太阿劍出現在手中。

太阿劍內還有他殘餘的劍氣,應該足夠解決眼前的問題。

「喝啊!」

運足了氣,沐塵揮出一道劍氣,劍氣極為凌厲,地面都被影響到劃出一道痕迹。

「吼!」

猛虎見狀一爪拍去,鋒利的爪子觸碰到凌厲的劍氣。

「嘭!」

強大的氣浪直接把沐塵逼得後退好幾步才穩住身子。

地面猶如是鋪上了一層層石板,土地一層層被掀飛。

「咚!」

猛虎的身體從空中落了下來,在地面上發出沉重的聲音。

「吼——」

喉嚨間發出低沉的聲音,猛虎的爪子間有些淡淡的紅色。

「有效!」

沐塵的眼睛捕捉到了猛虎爪子間的紅色,看來,他說不定能徒手斬了它。

解決掉這個大傢伙!

這是此刻沐塵心中的想法。

「沐師弟,我來幫你!」

付磊當然不能眼睜睜地看着沐塵一人對戰猛虎,所以,他也要幫忙,畢竟,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強。

「好!」

沐塵點了點頭,握緊太阿劍,身子微微前傾。

「嗖!」

宛如利箭,沐塵快速射向猛虎,身體夾帶着破空聲來到猛虎的面前。

「苦海……」

大祭司托爾靜靜地用雙眼鎖定住苦海,右手中握著一本書,一本看起來非常古老的書。

「怎麼……很吃驚嗎……」

苦海的聲音中夾帶着一種情感——憤怒,他那雙眼睛裏似乎能夠噴出怒火把眼前的人完全燒毀。

「托爾,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當年你的所作所為,今日,就讓它還回來吧!」

身影鬼魅般的消失,苦海眨眼間來到托爾的面前,不由得說些什麼,一拳就是上去。

「咚!」

拳頭落在書本的封面上,除了一聲沉重的聲音外再無其他的動靜。

「哎呀呀,說到底你還是下賤的種族,區區人類,就敢在我的面前蹦躂!」

托爾的眼中閃過一抹狠光,另一隻手如閃電般出擊。

苦海急忙想要拉開距離,不過反應還是慢了,托爾曲掌成爪,鋒利的真氣劃破苦海胸前的袈裟,五道觸目驚心的傷口出現。

「哎呀,真是許久未動手連身體都生鏽了。」

托爾甩了一下手掌,手掌上的血液全部甩了下來。

「若是放在以前,你這個人類早就成了肉泥。」

「……」

苦海對於托爾的話並沒有回應,陰沉的臉色可以看出他的狀況並不好。

盯着胸口的傷口,苦海的傷口處閃過一道血光,之後,肌膚完好如初。

「哦?」

托爾見此,眉頭一挑。

「真想不到,你居然會有這種神通,當初可是沒有見你使過,是新得到的嗎……」

「嘛,這些問題等抓到你之後我在好好詢問一下。」

手臂高高舉起,接着——

「啪!」

一個響指,托爾瀟灑打了一個響指。

「轟!」

動了,托爾身後的聖樹動了,準確的說是聖樹劇烈搖晃了起來。

「嗖嗖嗖!!」

一片片樹葉飛快地射向苦海,這可不是簡單的樹葉那麼簡單,樹葉上纏繞着淡淡的綠光,旺盛的生命氣息從其上面傳來。

「嘖!」

苦海咋了一下舌,面對着鋪天蓋地飛來的樹葉,這下感到有些棘手了,如果真的結結實實挨上這一擊,恐怕會大不妙!

「逃?你以為你逃得掉嗎?」

托爾手指勾了勾,樹葉像是長了眼睛一般緊追着苦海。

「真是夠了!」

苦海掌心處血色的雷電閃爍,對着飛來的樹葉,直接一掌拍下。

「咔啦!」

托爾手掌一握,樹葉匯聚在一起,緊緊結合成一個球體,因為緊緊擠壓的緣故,樹葉間發出陣陣聲音,這是因為壓力太緊的緣故。

「人類,是時候該結束了!」

托爾的聲音落下,球體朝着苦海撞去。

「啪啦!」

苦海的一擊對球體顯然沒有什麼影響,除了有電光在球體上閃過外,也沒什麼影響。

「嘖嘖,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

托爾手掌間突然出現一個能量光球,從光球中傳來強大的吸力。

「托——爾——!!」

苦海宛如野獸般發出怒吼,渾身氣息暴動。

「今日,我定要取你的性命!」

「唰!」

說完,苦海的身影如同流光射向托爾,掌心處血光濃郁。

見到苦海這般攻勢,托爾嘴角上揚,發出一聲嗤笑。

「呵!真是自不量力,也罷,就讓你再次嘗嘗什麼叫做絕望!」

「……」

口中念動咒語,托爾渾身上下浮現出雷光。

「人類,雷術——可是這樣用的!」

「轟!」

說着,托爾伸出一根手指指向苦海,粗壯的雷光從指尖射出,這雷光比起先前苦海的雷術的確厲害了不少。

「少瞧不起人!!」

苦海雙手合十,大喝一聲:

「金剛大羅罩!」

「嗡!」

苦海的周圍出現一個金色的光罩,等到雷光撞擊到光罩時,只是讓光罩蕩漾了一下,就像是把一顆石子扔進水中一樣——盪起了波紋。

「噢——」

「氣勢倒是不錯,可惜,只是沒有力量的吶喊罷了!」

「第六秘術——神罰!」

托爾的頭頂上兀然出現一片烏雲,烏雲里電光涌動,刺眼的光芒以及震耳的聲音讓人感到心驚。

「轟隆——」

雷電像猛虎般撲向苦海。

苦海眼前,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 次日清晨,九叔一臉糾結的看着眼前的貨物,這都是一些名貴藥材,是黃老闆在南雲山裏收的。

但現在那黃老闆和那些黑衣人一起逃跑,也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這些藥材現在就變成了無主之物,而九叔自認為自己是個正派之人,肯定不能私自侵佔別人的財產。

「師傅,你可這樣可以不,這些藥材本來是黃老闆的東西,但是現在他跑路了,這些死去的,受傷的人都沒有賠償,不如我們把這些藥材分拉倒城裏買掉。

Previous Post
奔馳:計劃在中國三地開展L3級自動駕駛測試
Next Post
而在另一側,楞邊那佳這些人對越軍機槍的潛在威助一無所知,因他們看不到越軍,自然以為這裡沒人,因此邁起來的步伐就無所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