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清顏、岳棲元、岳棲光眨著眼,看向兩人。

盛清顏、岳棲元、岳棲光眨著眼,看向兩人。

沈長青解釋道:「的確有這種情況發生。這世間人類千千萬……每個人的精神力都是獨一無二的,自然界中,偶爾也會出現一些特殊的物品對某個人的精神力有一些特殊的作用,不過,這種特殊的物品,非常的罕見,我也只是聽說過而已。」

季柚聽了,眼睛一亮:「真的嗎?那,這種特殊物品對精神力有什麼作用呢?」

難道,吸引自己的,就是那種特殊的,能對精神力產生作用的物品?

季柚覺得應該是了。

因為——

直到現在,她精神世界裡面的六條精神絲,還在嗷嗷直叫:

老大:【主人!別放棄,抓住它!】

老二:【主人!加油,我看好你!】

老三:【主人!不放棄,不拋棄,我一直是你的後盾。】

老四:【主人!沖啊~它一定就在這裡!它一定就在!】說完這一句,老四忽然甩甩尾巴,略有些賣乖的繼續說:【主人要是累了,可以先休息一下,等會兒我們繼續找,我相信你,我一直都非常相信你,你是全世界做好的主人。】

老五:【主人!我也相信你。】

老六:【主人,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開吃?好餓?】

幾條精神絲的彩虹屁,季柚一一笑納了,但它們說的那些個,季柚一個也沒答應,只是像個渣男一樣,既不拒絕,也不答應一定辦到,美名其曰順其自然。

季柚問了六條精神絲,這個東西,對自己、對它們有什麼作用,結果,六條精神絲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知道這玩意兒特別好吃,尤其好吃,相當的好吃……

季柚放棄了跟吃貨絲們的聊天,轉而仔細看向沈長青。

沈長青道:「這種特殊物品,它的形式不拘於一格,有些是一種生物,也有些是植物,也有些是礦石泥土等等,它的作用相當於一種極為特殊的魂器,但它只作用於與它磁場相符的精神力,也就說,其他不相符的人拿到手也等於是廢品。而且,這類東西能匹配的精神絲太少,太少,億萬分之一的概率都不一定能恰好遇上對的人,所以,很多人都沒有聽說過。」

隨著沈長青的解說,大家全都被吸引住了,就連小劉與身邊的另外兩位戰士都來了一絲興趣。

接著,沈長青道:「如果能運氣絕佳遇上與自己精神力磁場相對應的特殊物品,那麼,精神力可能就突飛猛進了。據說有人精神絲清理度從1%一躍提升到66%,也有人的精神力等級一下從D級成為了S級,聽說還有一個人的清理度變成了100%,但這只是聽說,不知道是否是真的。」

季柚等人:「!!!」

岳棲光震驚道:「竟然真有100%清理度的人存在?」

岳棲元搖搖頭:「一定是假的。」

精神絲清理度要提升,有多難,在座的各位又豈能不知道?可一躍提升到100%,簡直是不可思議,讓大家呼吸一滯后,全都懷疑起這真實性了。

要知道,迄今為止,整個聯盟乃至整個人類社會,都沒聽說過有100%清理度的人存在。

沈長青道:「我也懷疑真實性,這也是我無意間從爺爺書房的一本已經落灰的書籍上看到的,這是私自印刷的讀物,沒不是出版社的出版物,所以沒法堅定真偽。不過,有一件事你們可能不知道,我爺爺當年也是一位獲得過特殊物品的幸運者,那個東西,好像就是一顆乾枯的小草,爺爺用了后,精神力一下從A級提升到了SS級,且,它也為爺爺後來提升到SSS級打下基礎。」

季柚等人:「!!!」

季柚捂著心口,一臉崇拜道:「不愧是咱爺爺!」

沈長青:「……」

沈長青略有些臉紅,說:「爺爺的精神力提升得這麼快,雖然靠了外力,但爺爺是個大毅力者,他比任何人都要努力,爺爺的實力,是他的天賦與努力一起帶來的。」

季柚忙道:「那當然,咱爺爺是誰?咱爺爺可是聯盟最強大的戰力之一!」說到這裡,季柚清咳一下,道:「只是之一,咳咳……因為聯盟最強者是我!未來的我!」

眾人:「……」

無語之後,岳棲元蹲下來,道:「咱幫著4444號一起找一找吧,沒準還真能找到這種特殊物品呢。」

岳棲光道:「爸爸也幫著找,沒空聽蠢貨吹牛皮。」

沈長青也跟著蹲下,仔細翻著鷹圖空間鈕的東西。

盛清顏依舊有點沉默,但聽說了這件事後,他也立馬蹲下,開始一件件的翻找。

小夥伴們這麼賣力,季柚當然也不能落下,她按照沈長青的提醒,將每一樣物品都拿起來,仔細用精神力來感知一下……融成液體的金屬散發着流光,007讓其在高溫下保持液態,另一邊把黃金也融成液體。

純黃金柔軟耐腐蝕,液體不知名金屬卻是非常輕巧。

007從自己的儲物裝置中拿出兩個模具,把液態黃金倒入模具之中塑模,讓黃金也凝固成模具的樣子。

待到黃金冷卻,它又把不知名金屬導入黃金模具之

《末日之我有一座避難所》第067章脫胎換骨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神祇世界:只有我能得萬倍強化最新章節、神祇世界:只有我能得萬倍強化尋雷踏火、神祇世界:只有我能得萬倍強化全文閱讀、神祇世界:只有我能得萬倍強化txt下載、神祇世界:只有我能得萬倍強化免費閱讀、神祇世界:只有我能得萬倍強化尋雷踏火

尋雷踏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師兄大棺人、屍兄大棺人、我的女婿是神豪、神祇世界:只有我能得萬倍強化、

。 旁人或許沒注意,宋靈樞卻瞧得清楚,那小姑娘原本是要開口叫甄玉蓮娘親的,是看見她們,才臨時改了口。

宋靈樞將這疑團埋在心裡,便領著柳青玉要到別處逛逛。

就在兩人正盡興的時候,卻遇見了宋墨蘭和宋鄒容。

宋鄒容不知將什麼東西護在一個樹樁下,一群村民圍著他們,管事正著急著在和他解釋著什麼。

「小公子!這東西不是人!乃是山中竄下的野人!經常毀壞莊稼,偷咱們的牛羊雞鴨喝血!今日好不容易逮住了它!非得殺了它不可!」

「他是個人!剛才還衝我笑了呢!你們不許打他了!」

宋鄒容眼尖的瞧見了宋靈樞,跑了過來,擠出幾滴眼淚來:

「大姐姐!他好可憐!我們救救他好不好?」

宋墨蘭明顯更願意相信村民的話,十分畏懼那會喝血的野人,宋靈樞將一切都看在眼裡,腳下卻一步一步向樹樁旁走去。

柳青玉嚇得趕緊拉住她,規勸道:

「宋姐姐!你可不能過去!我聽說這東西最容易發狂!若是傷了你可怎麼是好?」

「無妨。」宋靈樞一直打量著那東西,將她的手輕輕推開,加快了步子。

宋靈樞俯下身去,伸出手想撥開那東西面上的毛髮,好看清他本來的模樣,誰知那東西卻哼唧了一聲,身後立刻就有人尖叫道:

「不好!它要吃人了!」

宋靈樞回頭白了那長舌婦一眼,誰知那東西卻哼唧出一句話,他說的是:

「不……不要……打……我……」

宋靈樞立刻心頭一軟,將他面上的毛髮別到一旁,打量著他的五官,柔聲哄道:

「我不打你,我帶你去吃東西好不好?」

那人猶豫的看著她,終究是點了點頭。

宋靈樞讓人將他帶去凈身,削去了遮住臉的頭髮,很快那管事便回來驚喜的回話:

「大小姐!真是個人!洗乾淨才發現,原來真是個人啊!」

宋靈樞擺了擺手,不甚在意的抿了口茶,「讓人給他找身乾淨的衣裳,帶過來吧,再擺一桌飯食。」

管事很快便去將那人帶了過來,只見那人五官英氣,稜角分明,瞳孔尤其深邃,只是看起來有些呆呆傻傻的樣子。

他怯怯的躲到柱子身後,時不時的偷偷看兩眼宋靈樞,宋靈樞被他這樣的模樣逗笑了,倒是宋鄒容忍不住了,向他招呼道:

「大塊頭!你快過來!這些東西都是我大姐姐要給你吃的!」

大塊頭?

這不是香薷最開始叫王叔的稱呼嗎?

宋靈樞想到王不留行,心裡軟的一塌糊塗,雖然只相處了這麼些日子,王叔在她心裡已然成為了親人,也不知道他現在到了何處了?

那人試探著跑了過來,飛快的抓起桌上的一隻燒雞便又跑了回去,大口大口的啃著。

宋靈樞見他神智無礙,便向管事吩咐道:

「這人暫時留在莊上,我會讓人去查查他的來歷,你們就喚他……阿布吧……」

那管事連連應到,趕緊訓斥阿布,「還不快謝謝小姐!」

那阿布仍是怯怯的,似乎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宋靈樞並不介懷,又讓他吃了不少東西,便讓人將他帶下去了。

待到要回府的時候,宋鄒容和宋墨蘭仍然沒有盡興,宋靈樞卻在管事耳邊說了些什麼,管事臉色一下就變了,很快又變成欣喜,拚命的點了點頭。

宋靈樞閉眼休憩,那柳青玉早在進了城門便被公主府的人接走,宋靈樞路過角門的時候卻發現有幾個頑童進出。

這大概也是宋氏宗族子弟,平時都住在自己的院落,也不怎麼走動,逢年過節宋靈樞倒是會封些東西送去,不過大多都是認得她,她卻不認識他們。

進了宋府,小鄒容自然是回松鶴院。

宋靈樞和宋墨蘭自然往葳蕤軒而去,王嬤嬤正在房裡和香薷一起做著宋靈樞要用的鞋襪,一見到她和宋墨蘭回來,便涌了過來。

宋墨蘭今日玩的盡興了,連裙擺上也染了污泥,香薷和王嬤嬤兩人哪裡忙的過來,又趕緊叫了外頭的婆子丫鬟。

兩人分別洗漱凈身,這才叫了晚膳,沈曄椋聽說城外和尚廟裡有個不得了的老方丈功夫了得,便非要拉扯著蕭厲上門討教,這會兒子還沒有回來。

宋靈樞也就不等她們了,先用了晚膳。

用過晚膳后,宋靈樞坐在窗檯前看著經書,這佛經是從西域流傳過來的,自從經歷過前世一場大夢后,她也信了神佛。

「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徹、凈無瑕穢、光明廣大。功德巍巍、身善安住、煞綱莊嚴。過於日月。幽冥眾生,悉蒙開曉,隨意所趣,作諸事業。」

宋靈樞手裡拿著一串金絲楠木的佛珠,嘴裡念念有詞,王嬤嬤在她身邊站了許久,終是忍不住開了口:

「姑娘信佛倒是積德的好事,不過眼下有件比這更積陰德的事情,本不該我來說,只是從前那柳氏當家,宗親們有個什麼難處報給她聽,她也不管不問,如今姑娘當家,那下頭的人摸不清姑娘的脾性也不敢開口。」

「咱們老爺有個庶支的叔叔喚作銘太爺的,這老太爺老年得子又喪子,所幸兒媳給那小相公留了個遺腹子,這剛剛生產,胎位有些不正。人倒是救回來了,就是不太好,我想著姑娘若是能送些良藥過去,吃活了是救人一命自有好處,若是該她命薄,也沒得什麼法子。」

「以後這樣的事大可早報給我聽。」宋靈樞將那佛經放下,讓香薷拿了庫房的鑰匙來,向王嬤嬤吩咐道:

「嬤嬤你去封了一百兩銀子,撿支人蔘,和一盒阿膠,給銘太爺那邊送去,在請個奶娘,從我的賬上領月銀,告訴銘太爺,這孩子姓宋,我們自然不會不管,他年紀大了,就不必過來和我們小輩道謝了。」

宋靈樞又想著給那產婦請個御醫,終究是作罷,這太醫署里的御醫安能被她們宋家庶支一脈的招即來揮即去?

最後還是請了仁善堂的葉青,這葉青雖品行不端,醫術卻是上品的。

處理好這些事,便熄燈就寢了。。 界線划的很清楚,水宗主明顯的是那正義的一方。

「姑且就不說您是什麼樣的目的了現在,幾大宗主幾乎換的差不多了,您的目的,我也不方便猜測,等著明日再說吧。」

好人壞人都讓他當了,林贊瞬間有些失笑。

怎麼怎就折騰了這麼一會兒,附近的弟子已經起夜過來查看情況了,一夜之間許凱員把這個消息放到了各大宗門。

第二日清晨的時候,林贊這裏堆滿了人,似乎都是水宗門中的人,都在等著林贊給出滿意答案。

許凱員一馬當先他是發現這件事的人臉上全都是憤怒。

「大宗主這件事情你怎麼都帶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案,為什麼水宗主會突然暴斃身亡,而且,您那天到底是不是在飯菜裏面下了毒!」

水宗門長老,盯着林贊也是非常的生氣,一時間被許凱員傳來的消息震懾住了。

「是的,大宗主您得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案,為什麼我們的宗主,人就這樣沒了!」

長老的質疑讓林贊更是張不開,嘴,周圍的氣氛已經十分的轟動鬧哄哄的,所有人都在小聲議論。

「這件事情確實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事情都還沒有調查,不應該直接說是我做的這件事兒。」

林贊顯得很淡定,並且對於這些人鬧哄哄的狀態,這就是許凱員想要的場面。

「不行,大宗主您必須現在就給我們一個答案,平日裏我們非常敬重您,並且水宗門也沒有做的出格的地方。」

其餘的水宗門弟子也都跟着應聲附和。

他們的宗主也沒了,會像金宗門一樣趕緊的推選出來新的宗主。

「還請大宗主給我們一個答案,這才能讓我們繼續相信你,若不然的話,恐怕我們無法與您,共進退。」

許凱員看着眾人已經亂了套,這樣在自己的號召之下,林贊很快就會被眾人孤立。

許凱員又一次的站了出來。

「大家都安靜一下,聽聽林贊怎麼講的。」

好傢夥,這個許凱員還真是夠大膽的,才什麼時候就敢不尊稱自己大宗主了,林贊繼續看着許凱員在這裏把門弄斧。

眾人平靜下來,似乎一大半的人都已經被許凱員給收服了。

至於是怎麼收服的,林贊還沒有去研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