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現在的李初晨,他可是戰尊級強者,實力滔天。

畢竟,現在的李初晨,他可是戰尊級強者,實力滔天。

「媽的,你敢打我?」

絡腮鬍男人的嘴角滲出一絲鮮血,他摸了摸酸麻脹痛的臉。

再看向李初晨的時候,不由火冒三丈。

下一秒,絡腮鬍男人就從后腰上拔出一把匕首,直接向李初晨的胸口捅去。

「啊……」

楊雲那裡見過這樣的情景,當即就被嚇得尖叫出聲。

她眼神驚恐地看著李初晨。

楊雲對李初晨的印象,還停留在學生的那個時代。

那時候的李初晨,身形瘦削。

每次李初晨和別人打架,他的下場都會很慘。

現在,絡腮鬍男人要殺他。

楊雲覺得,李初晨肯定活不成,他一定會被絡腮鬍男人殺死。

「這個傻子,真是太傻了!」

楊雲心裡暗想,李初晨剛才明明可以離開的,可是,他卻沒有走。

看樣子,李初晨身邊那兩個美女,真的不是他花錢收買的。

要不然,李初晨就犯不著為了她們,而賭上他的性命了!。 大戰進行到這一刻,各大六級文明的血性也被徹底的激起。

他們原本只是遵從四大七級文明的命令,參加這文明大戰。

儘管四大七級文明用『積分』的這種方式來刺激六大宇宙文明。

可是在先前小規模的戰爭當中,各大六級宇宙文明還存在着理智。

積分雖然重要,可是卻沒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不過在這一刻,隨着己方成員的不斷減少,各大六級文明也殺紅了眼。

「該死的雜碎,竟然敢屠殺我族勇士,咱們跟他們拼了。」

「為死去的兄弟報仇,為死去的盟友報仇。」

「戰爭之上,既分高下,也分生死。」

戰場當中,無數的吶喊聲響起。

這一刻,就算是不用蘇寒智慧,繁星帝國旗下的六級宇宙文明都亮出了各自底牌。

等離子大炮、超遠距離光速、超級能量盾……

各種先進的武器在這個戰場當中亮相,將整個戰場都給點亮。

在這一刻,若是還有哪個文明敢藏私,那簡直就是找死。

蘇寒看着那絢麗的戰場,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

原以為只有龍淵星才有着自己的底牌,可是這諸多六級文明當中,大多數都有着自己的底牌。

特別是那等離子大炮,一炮轟下去,計劃要將這片空間轟碎。

等離子大炮每發射一次,周圍的空間都會搖晃一下。

最為恐怕的是,在等離子大炮轟過的地方,竟然出現了一個個黑洞。

這些黑洞是因為強大的攻擊導致空間不穩而產生的。

有着強大的引力。

稍微理黑洞稍近一點的文明一不小心就會被吸進黑洞當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混蛋,奧古斯文明竟然不顧文明大戰的法則,拿出等離子大炮這種禁忌武器。」

繁星帝國陣營這邊,看着那一個個黑洞出現,都顯得非常的憤怒。

奧古斯文明乃是貝爾帝國旗下最為強大的六級文明。

在貝爾帝國的扶持之下,這個文明研發出了等離子大炮。

傳說這種等離子大炮可以傷及七級宇宙文明。

換句話說,這種技術屬於宇宙七級文明技術,根本就不允許出現在這戰場當中。

可是現在,奧古斯文明亮出等離子大炮,已經違背了先前的承諾。

這一刻,繁星帝國陣營旗下的六級文明都怒了。

等離子大炮一出,導致繁星帝國旗下的六級文明損失慘重。

一瞬間,貝爾帝國陣營旗下的六級文明竟然隱隱佔了上風。

見到這一幕,蘇寒猶豫着要不要動用『黑洞吞噬』之間,戰場之上又出現了新的變化。

只見繁星帝國陣營這邊的一個文明飛出一艘樣式古怪的宇宙飛船。

就在蘇寒好奇,這艘宇宙飛船有着什麼獨特之處時,卻發現繁星帝國陣營這邊的戰艦快速飛離了戰場。

就在蘇寒好奇就究竟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卻見那艘飛船『嗖』得一下直接飛入了貝爾帝國陣營當中。

轟!

隨着一陣巨大的轟鳴聲響起,正片戰場都亮了起來。

那刺眼的光芒讓蘇寒有些睜不開眼睛。

不過因為好奇,蘇寒還是努力睜大眼睛,朝着爆炸的方向看了過去。

這一看,卻是把蘇寒嚇了一跳。

只見爆炸周圍,無數戰艦的殘骸懸浮着,很難再找出一艘完整的戰艦來。

因為繁星帝國陣營這邊的戰艦撤離的比較及時,所以戰場上懸浮的殘骸皆是貝爾帝國陣營的戰艦。

光是方才的爆炸,就足足讓貝爾帝國陣營那邊損失了上千架宇宙戰艦。

嘶……

哪怕是蘇寒再怎麼鎮定,見到這樣的場景也倒吸了一口涼氣。

同時,他也明白了一個道理。

那便是能進入這個戰場的文明絕對沒有弱者。

輕視任何一個文明,都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爆炸結束,可是戰爭卻沒有結束。

儘管貝爾帝國這次『損失』慘重,可是對方卻沒有放緩進攻的腳步。

無數的戰艦朝着繁星帝國陣營開來。

最後方的乃是那個可以發射等離子大炮的宇宙戰艦。

在無數戰艦的掩護嚇,等離子大炮不斷的發射,給繁星帝國陣營這邊的進攻帶來了非常大的困擾。

蘇寒見狀,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如果不能將這能發射等離子大炮的戰艦消滅,恐怕繁星帝國陣營無法拿下這場戰爭的勝利。

想到這裏,蘇寒直接下令,讓部分戰艦從側翼包抄過去,準備擊碎那艘超級戰艦。

可是這艘超級戰艦乃是貝爾帝國勝利的手段之一,怎麼可能這麼容易被摧毀。

超級戰艦周圍,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普通戰艦。

這些普通戰艦將超級戰艦團團圍住,只要一有敵方戰艦接近,迎接他們的將是最猛烈的攻擊。

嘗試幾次之後,依然沒有辦法靠近那艘超級戰艦。

蘇寒不得不再想辦法。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直接利用傳送門,將己方戰艦送到超級戰艦的身邊,將其摧毀。

可是這樣做,也就代表着那些負責摧毀對方超級戰艦的普通戰艦也是有來無回。

蘇寒明白,這場戰爭拖得越久,那麼雙方的損失將會越大。

於是乎,蘇寒也不再猶豫,直接命人構造出了傳送門。

傳送門剛一出現,貝爾帝國陣營那邊的指揮官頓時警覺了起來。

可是無論對方再怎麼警覺,也無法影響到蘇寒的計劃。

在傳送門的幫助下,繁星帝國陣營這邊的普通戰艦終於出現在了那艘超級戰艦的身邊。

不過還沒等著幾艘普通戰艦開火,貝爾帝國陣營那邊的戰艦則全部對準,將其殲滅。

蘇寒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自己壓根就沒指望這幾艘普通戰艦摧毀那艘超級戰艦。

畢竟,對方的超級戰艦在嚴密的保護之下,很難被摧毀。

在那幾艘普通戰艦被擊中的瞬間,一陣巨大的爆炸聲在戰場當中響起。

接近著,貝爾帝國的大後方大部分戰艦竟然不約而同的自燃起來。

這種自燃的速度非常快,幾乎是眨眼之間就蔓延到了超級戰艦之上。

繁星帝國陣營的六級文明統帥見到這一幕,不約而同的朝着某艘戰艦上看了過去。

他們不明白,對方的戰艦好端端的為什麼會自燃起來。 春四月, 楊絮飛揚。

薛老將軍初春受了寒氣,臥病已有一月。老將軍年已老邁,又兼薛遠在朝中大放異彩, 他已有休致之心, 準備從朝堂下來給兒子讓路。

從四月初起, 薛老將軍便上書兩次告歸, 均已被聖上駁回。前不久, 薛老將軍第三次上書告歸,言辭懇切情深義重,聖上嘆了口氣, 親自駕臨了薛府,看望長病不起的老臣。

關注着這事的人心中知曉, 這回薛老將軍應當就能致仕成功了。

聖上親至, 榮譽非同尋常。一大早, 薛府衆人就恭候在薛府門前。

聖上今非昔比,早也不是當年被權臣掌控的小可憐, 而是鎮住萬里江山的定海神針。這幾年以來,除了獻上標點符號的太傅李保逝世時聖上親臨之外,再也沒有其他臣子有這般的殊榮。

薛府上到薛老將軍,下到打掃奴僕,俱都心中喜悅自豪。

在人羣之中, 有一道坐在輪椅上的影子。

此人面色是經久不見天日的蒼白, 身形瘦弱的無一絲男子氣概。但那雙眼眸卻極深, 深得好似波濤不動。

手握滔天大權的攝政王薛遠, 從來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有在廢物薛二身上醒來的一天。

身邊的家僕低聲道:“二公子, 聖上來了,您還得屈身彎腰。”

薛二公子平日裡對聖上的態度可謂是害怕至極, 猶如老鼠碰上貓。他曾被聖上嚇過兩次,在他面前提“聖上”兩個字就如同嚇唬小童時說“夜中哭鬧就會被閻王爺帶走”一般威懾。

但今日的薛二公子卻不一樣,他已經整整三日未曾說過一句話,現在甫一說口,嗓音就像是壞了一般喑啞難聽,“聖上駕臨,是應當行禮相迎。”

他又緩緩笑了,“只是今日身有不適,背上的骨頭疼得很,怕是彎不下來腰。”

僕人一瞧,是了,薛二公子何時會將背挺得如此直?他快步走到夫人跟前,低聲說着二公子的不適。

薛夫人臉上的喜悅之情變淡了些,側頭朝薛二公子看去。薛二公子正定定地看着她,好似許久未曾見過她一般。

薛夫人心中疑惑,但卻突然心中一軟,對僕人道:“那就扶二公子到後面去,見過聖上便下去休息。”

僕人將薛二公子推到人羣最後方,剛剛站定,聖上的鑾駕便駕臨在了薛府門前。前頭的人恭敬的彎下腰,特別是奴僕們,幾乎要頭着了地。

薛二公子雖然坐在輪椅上,人又在最後,卻反而在這時目光直視,看到了那輛皇帝乘坐的鑾駕。

也看到了另一個自己。

薛遠一身官袍,颯爽翻身下馬,徑自走到鑾駕跟前彎身擡手,“聖上請下。”

周圍的御前侍衛衣袍整齊,精神抖擻,黑甲禁軍跟隨在外側,雙目炯炯提防四周。

薛二公子目光在另一個自己身上沉沉看了幾瞬,身姿、樣貌俱是他的樣子。但這盡職盡責對着皇帝效忠的模樣,真是讓他覺得荒唐可笑。

皇上未死,盧風之禍尚未危國,宦官之亂未曾霍亂朝綱,什麼都沒有發生,薛遠也沒有造反。

這裡的一切讓他陌生至極,他難以想象,這裡的自己怎會對着皇帝效忠,成爲連躺在病牀上不見天日的薛二也知道的一條皇帝腳下忠心耿耿的狗?

鑾駕打開,明黃色衣袍打了個滾,聖上遞出手,被薛遠扶着小心而下。

薛二公子從聖上的手上往上,毫不顧忌地直視聖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