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當對手疑似擁有神靈一般的手段時,無畏無懼的內心全都被恐懼填滿。

然而當對手疑似擁有神靈一般的手段時,無畏無懼的內心全都被恐懼填滿。

「聽我命令,把槍收起來。」

瓊斯大聲命令著,臉上透著焦急,他不只一次和蕭越打過交道。

很清楚眼前的傢伙有多瘋狂,若是繼續對峙下去,說不定要死許多人。

得到指揮官的命令,這群士兵暗鬆口氣,收槍向後退去,總算不用跟一個魔鬼打交道了。

「各位請離開吧,布魯斯率先撕毀協議,為表欠意貴方可以帶走秘境的所有收穫,我相信就算黑宮知道了,也不會反對。」

瓊斯眼神堅定的看著蕭越,明擺著是要趕人了,沒有了布魯斯等人,指揮權再次回到瓊斯手中。

趙主任面色一喜,想不到事情因為蕭越的攪局,有了這樣巨大的轉機。

他心中不禁在考慮,是不是之前的行事太軟了,以至於這幫外國佬得寸進尺。

「我們走。」

趙主任有種揚霉吐氣的暢快感,第一個向外走去。

「等等。」

「蕭越,你又要幹什麼?」

趙主任一臉不悅,華夏能夠帶走全部的收穫雖然有蕭越的功勞,不代表他可以原諒對方一再的越權作主,他才是此次華夏的領隊代表。

「別急,臨走之前,我要帶走一樣東西。」

轟。

話音剛落,蕭越身上暴湧出一股彷彿要撼動天宇的氣勢,恐怖的能量波動在他體表流淌,一瞬間像是從凡人升華到更高等的生命。

一股沛然莫御的氣勢,將四周所有人都從他身邊震退出去。

在各國武者目瞪口呆的表情中,一隻閃爍著星辰光芒的能量大手向著遠處的黃金巨門抓去。

PS:沒意外的話,今天有三章,求收藏。 第四百三十三章張天師

「大娘問一下,這是誰家在舍粥啊?場面不小啊。」石三笑着問。

那婦人見石三面善,笑道:「能有誰?張天師唄。」

「張天師?」石三疑惑的問。

「對啊,張天師姓張名揚,巾幗不讓鬚眉,帶着隊伍給災民開倉放糧,不知道救了多少的百姓,每日張天師回來都會帶來糧食,讓大家接濟災民,那可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善人啊。」

噗……

石三把一口粥噴回了碗裏,然後又繼續喝。

「大娘您說這個大善人叫張揚?」

一個落魄書生聽到了笑道:「那可不,張天師儀錶堂堂,風流倜儻,無數美女為之折腰。」

石三更加疑惑了。

「你們一會兒說她巾幗不讓鬚眉,一會兒又說他儀錶堂堂風流倜儻,他到底是男是女啊?」

書生道:「聖人不分男女,因為他是聖人,是男是女又有什麼重要?」

石三無語道:「廢話,如果她是女的,那你說的風流倜儻,儀錶堂堂,不就錯了嗎?」

書生起身搖頭:「俗……」

張揚此時也在和人聊天,頻繁聽到自己的名字,說的卻是另外一個人讓他總感覺怪怪的。

「您的意思是這個張揚是個女的?長什麼樣兒?」

「這個可就不好形容了,張天師身高八尺,劍眉星目,不怒自威。」

張揚聽的直嘬牙花子,這還是個人嗎?本來以為可能和榮祥公主有關係,看來想多了。

告別了那人,張揚回到預定集合點,眾人一說,結果版本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就是這粥是張天師舍的,張天師叫張揚。

其他的張揚覺得能編纂一部山海經了。

「要不要等那張天師回來了咱們看看?」常威問。

張揚搖頭道:「時間不等人,那張天師有時候三五天讓人回來一趟,自己還不回來,等一天公主就危險一天,咱們還是繼續找吧,打聽打聽,總能有線索。」

唐鳶兒道:「一開始我也以為是公主,但是問了一下,沒人看到和公主相似的人。」

李三道:「說起這個我剛才和人聊天,他有句話倒是說到了點子上,他說這大水一來,什麼富家小姐也得變成村姑,我就琢磨也許公主為了自保改頭換面了也說不定,那咱們之前的描述可就找不到人了。」

張揚點了點頭:「不過以公主的性格,不大可能會幹那種事兒,而且她憋不住肯定會說她是公主的,到時候不就傳開了嗎?我現在最擔心的還是公主遇害了,又或者說……算了肯定活着,繼續找找吧,找不到一輩子別想回京城。」

眾人起身,順着河水繼續向下游找去。

榮祥公主覺得事情越來越不對了,小點兒的村子鄉紳們都臣服了,哪怕是沒去攻打的也乖乖交糧了。

可是今天他們八千人去一個大的鎮子上搶糧,結果糧食沒搶到,反而被伏擊,死了十幾個人。

打死了那些土豪,榮祥公主不覺得什麼,反而覺得該死,可是自己的人死了,那榮祥公主可就難受了。

她第一次發覺原來做好事兒是會死人的。

「天師,有人求見。」

一個女人,現在也可以稱之為女俠的人過來彙報。

「讓她過來吧。」

「拜見天師。」

榮祥公主點了點頭:「有什麼事兒嗎?」

「今天來了一群人,一直在打聽一個奇怪的人,說那人穿着華麗什麼什麼的,我琢磨可能是某個大戶人家的隨從,把自家小姐弄丟了,如果天師能夠幫他們尋到人的話,也許就能換來不少的糧食。」

榮祥公主一愣,認真的看着那人問:「說說他們都是什麼人?」

「四個男人,一個半大孩子,還有一個女人。」

「是不是有個傢伙穿的不錯?還有個大個子這麼高,那個半大孩子叫常勝對不對?」

「天師的確有個大個子,具體半大孩子叫什麼我也不知道,穿的很不錯……好像是絲綢又不太像,太髒了,我看和咱們也差不太多。」

張揚慘嗎?當然慘,比公主好不了多少,銀子沒了,行李沒了,就幾個人幾張嘴,為了找榮祥公主張揚自己都快掛了,能好到哪兒去?

要不是常威自責時不時背着他,要不是李三要槍不要命,保住了五十發子彈,偶爾能打只水鳥借人家的鍋燉口湯,一群人估計都堅持不下去了。

而且他們也不敢明目張膽的找人,萬一傳到皇帝耳朵里,不等餓死,估計就有錦衣衛過來要將他們就地正法了。

「那個女的呢?是不是特別漂亮,一雙眼睛水靈靈的,很大,看人很溫柔。」

聽榮祥公主這麼說,那人點了點:「聽人說好像是這個模樣,都誇她好看。」

榮祥公主激動的抓住對方的肩膀。

「人呢?他們在哪兒?」

「天師,我不知道,我只是聽他們說的。」

「趕緊把人找來,他們在找我,他們找的是我。」

到現在榮祥公主已經覺得自己不能勝任天師這個位置了,而她心中最合適的人選非張揚莫屬。

很快就知道了張揚等人離開的方向,榮祥公主帶着自己的騎兵隊伍,三十四匹瘦馬順着河流的方向追了上去。

張揚等人正在順着河岸走,忽然身後傳來呼喊聲,一句一個張揚,很多人喊傳出很遠。

「大人,似乎喊你呢。」

張揚沒什麼精神道:「天底下又不是我一個張揚,那個張天師還叫張揚呢,也許叫的是他呢?」

「公主。」

常威個子最大武功最好,眼力也不差,扭頭剛好看到騎在馬上火把映照下的榮祥公主的臉,驚呼出聲。

「在哪兒?在哪兒?」

李三也滿臉喜色,只要找到真的公主那麼他們就能夠停下來休息了,這幾天一直走他都要累死了。

張揚在常威背上,也被迫轉身,這一看渾身都恢復了七八分力氣。

「真的是公主,真的是公主,公主……」

常威背着張揚快步往回跑,其他人也呼喊著跑了過去,這一刻一個小團隊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種叫做絕處逢生的感覺。劉大夫站在門口:「讓你們老闆出來跟我說,安濟堂本來就是我和他一起創建起來的,後來我跟著兒子去了南安城,這才把醫館交給他管理,是他求著我讓我把鋪子轉給他的,當初也是他答應了,說等我老了想要回來隨時都可以來坐堂的,他怎麼能食言?」

葯童似乎已經聽膩了這一番說辭:「劉大夫,您說得那些陳芝麻爛的事情,誰知道是真是假啊,從我來到這兒,可就沒有見過你。」

「我不跟你說,你把你們老闆叫出來。」

「不在,還要我跟你說多少遍,不在!你快走吧,別逼著我們動粗,你也這麼大年紀了,鬧什

《暴富秘籍:我養的男主開掛了》第一百零三章死道友不死貧道 溫喬甚是愉悅的看着台下的一眾人紛紛臉色各異。

腦部是人體最精密的一處區域,人類花費了數百年的時間對腦部進行過深入研究,可依舊沒人敢斷定的說,人類已經徹底剖析了腦部的每一處神經細胞。

當然,溫喬也不能,但她今天的目的並不是徹底剖析腦部區域。

「腦部神經是個非常有意思的東西,而我們外界除了將其刨開進行研究外,還可以通過心理暗示干預。」溫喬臉部攀上倆抹醉人的嫣紅,像是喝醉酒般,微微眯起的眼眸迷離誘人,散發着桃味的清甜香味,「心理學家加德納曾以一個死囚為樣本,對他說:我們將進行一項實驗,你執行死刑的方式是因被放血而死,這是你死前對人類做的一點有益的事情。

這位犯人表示願意這樣做。

實驗進行時,醫生告知死囚他準備了七個瓶子,但他其實並沒有滴死囚的血,而是在一旁準備了根細管子在旁邊滴熱水。滴到第五瓶時他就已經死亡,死亡的癥狀與因放血而死一樣!但實際上他一滴血也沒有流,這就是心理暗示的作用!」

這個實驗早就被大眾熟知,作為在研究所中的資深人員,參查過數多資料的他們,自然也是知道的。

台下的人面面相覷,有些驚疑:「你是打算通過心理暗示病患他並沒有患上癌症最終得以治癒嗎?」

溫喬不耐的嘖了一聲,「當然不是。」她看向台下的目光輕蔑得彷彿在看着一群扶不上牆的爛泥。

台下的所有人:「……」

「癌症會給病患帶來傷痛,病患又不是腦子傻了,他自己的身體自己會不清楚?」溫喬並不懼於台下一雙雙被戲耍后帶着怒氣的眸子,她不緊不慢的接着道:「我投入百分百的精力對待這項研究只是因為為了我爸,我爸只剩下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三個月時間,我不認為可以靠在場的各位突破這個領域的新高度。」

她絲毫不掩飾對在場被外界譽為天才一眾研究人員的輕視,「我只是想要通過心理暗示,讓我爸身體內的癌細胞惡化能夠減緩速度,為我們爭取到更多時間。」

大屏幕上的方案四被重點圈起,她對着台下的人猝然輕笑,燦若星辰,剎那間耀人眼目。

「所以,請各位務必要配合我演場戲!」

溫喬與其他研究所團隊的交流會議足足進行了三個多小時,等結束時,負責這支團隊的負責人上前與溫喬握手,看向她的目光灼熱得像是見到了一見鍾情的初戀,以至於謝嶼不得不臭著臉擋住他的視線。

負責人姓庄,是一名與謝嶼年紀差不多的青年,他多次因發表過於驚撼的言語而登上報刊,與他的語氣相等的是他驚人的天賦,在剛成年時就被送入研究所中重點培養,才一年時間便成為了研究所里的領頭人物。

「溫小姐,太遺憾現在才遇到你,如果我們能夠相識的早些,我一定會立即跪下向她求婚!我相信跟你共度一生一點兒都不會無趣!」

庄先生除了時常放出狂言外,還是個不婚主義,他堅信多熾熱的感情都會逐漸平淡直至互相厭煩。

現在他遇上了溫喬,第一次起了想要結婚的念頭!用婚姻捆綁住這個女人!一輩子留在身邊!

謝嶼的臉頓時黑如濃墨,他陰沉的提醒:「庄先生,喬喬已經結婚了,你永遠都不會有機會!」

「那真是太遺憾了!」庄先生搖頭嘆聲,苦悶的轉身離開。

後腳即將踏出去時他一頓,倏地狡黠的回頭,對溫喬哂笑道:「如果哪天溫小姐與謝先生離婚了請一定要來找我,我懷抱永遠為你敞開!」

「滾!」謝嶼拿起身旁枱面上的書籍大力丟過去,怒不可歇,目眥欲裂。

像是早就預料他會發怒,庄先生身形飛快的跑開了。

謝嶼一扭頭,面向溫喬,沉怒的表情頓時化為委屈,沒皮沒臉的告狀:「老婆大人你看他!」

「不氣不氣,我就要你,除了你我誰都不要。」溫喬嫻熟的給男人順毛。

會議結束之後,溫喬帶着這支團隊來到溫建陽的病房,這個性格溫和的中年男人,現如今面色蒼白的躺在雪白的病床上,四肢虛弱無力,即便是睡著了眉頭也緊蹙著,面上有着化不開的苦悶。

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溫建陽這幅模樣,可她還是在目光觸及對方時心口刺痛了起來。

她迅速收斂心緒,淡聲指揮着:「給他做最詳細的檢查。」

溫建陽病情越發嚴重之後睡眠質量同時大幅度下降,平時沒事溫喬都不會來打擾他,今天例外。

溫建陽半夢半醒間,察覺到有人在擺弄他的軀體,迷迷糊糊的聽到幾個詞。

「可以治……」

「修養幾天做個手術就可以了……」

「當然,那是我們最新研製出來的藥劑……」

他掙扎著睜開眼睛,瞳孔渾濁,離他最近的溫喬立即就發覺到他微弱的動作,驚喜的道:「爸,你醒了?」

溫建陽還不是特別清醒,含糊的嗯了一聲。

溫喬關切的詢問他需不需要吃點東西,在得到否定的回復后,她向他介紹了房間里的其他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