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xiejinyan.cyou 300 true 0

水鈞益主持的《高端訪問》,基本都採訪總統、總理、首相等等,最差勁的也至少是部長級別,實在沒有好機會纔去採訪各界名流。更牛的是,水鈞益如果選定了採訪目標,直接通過外交部門進行聯繫。而且還經常請那些總統首相們,在節目裡表演才藝,比如唱歌啊、彈鋼琴之類的,這些也需要外交部門事先就協調好,否則錄製時突然提出就會很冒昧。

一見面,攝像機擺好後,採訪就直接開始了。

水鈞益單刀直入,直奔主題:“秦先生,你好,很高興見到你!”

秦元清說道:“也很高興見到你,你主持的這個節目我很喜歡!”

“節目能得到你的喜歡,我們節目組很榮幸!”水鈞益道:“在查閱關於你的資料時,我發現秦先生你是在高三的時候突然學習成績突飛猛進,能說說當時發生了什麼事,讓秦先生你發現這麼大的變化?”

當然是開掛有系統唄!

當然,秦元清可不會說自己有系統,不然的話,準時死翹翹,立馬被拉去切片研究。

“應該算是頓悟吧!”秦元清微笑地說道:“其實大家只看到我成績突飛猛進,卻沒有看到我的努力,高三時候每天看書學習到晚上十二點,第二天早上六點就得早上6點起來晨讀。”

“天才,是需要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再加上百分之一的天賦,這一點兩者缺一不可。”秦元清笑着說道。

“是的,秦先生說得很對,我們在採訪你同學以及圖書館管理人員,他們都說你學習特別認真,從大學開學至今,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圖書館。”水鈞益點點頭:“從現在來看,秦先生你取得的成績都是在數學領域,在數學領域取得卓越的成果,當時是考慮什麼讓你選擇了物理系而不是數學系?”

這也是全國人民好奇的一點,明明數學更厲害,怎麼反而是讀物理的,這不是本末倒置麼!

“其實這一點很好理解,讀物理並不妨礙我研究數學!”秦元清笑着說道:“當時選擇物理,是覺得物理應用和數學聯繫緊密,不管是航空航天還是重工業很多都是取決於物理,國家要發展,我學物理也可以爲國家發展貢獻綿薄之力。”

“至於研究數學,只不過是我業餘愛好!”秦元清淡笑道。

水鈞益無語。

這是人說的話麼!

業餘愛好成了行業頂尖水平?

這不是要氣死人麼!

“你對航空航天很感興趣?”水鈞益問道。

“是的,我還記得神五上天,我激動得一夜沒睡,我市場做夢夢到自己進入宇宙!”秦元清笑着說道:“我有一個夢想,就是自己造一架航天飛機,然後開着航天飛機進入太空,那實在太酷了!”

這時候的人們,絕對很難想象,接下來華夏的航天航空事業取得了多麼大的成就。四代機試飛、服役,成爲世界上繼美利堅之後第二個擁有自主研發製造四代機的國家;北斗導航系統組網完成,可以進行全球精確導航;屬於華夏的空間站基本組成,不知道多少人羨慕着。。。。。。

“在秦先生身上,我看到年輕人的朝氣和無限可能!”水鈞益說道:“接下來你會研究哪一方面的?物理還是數學呢?”

“目前我正在研究數學難題冰雹猜想,當然我的物理專業也沒有落下,一直在研究發動機!”秦元清笑着說道。

“冰雹猜想?這是什麼?能給我們說說麼?”水鈞益注意力都在冰雹猜想上。

畢竟和秦元清在數學領域取得的成績相比,物理方面一片空白,不值得一提。

“冰雹猜想是。。。。。。。”秦元清簡單地介紹了一下冰雹猜想,“你可以理解成,難度略低於哥德巴赫猜想!是一道世界級難題!”

水鈞益聽着那一連竄數學專業用語,腦海裡都是混沌了,暈暈的,只能說道:“那祝秦先生順利攻克冰雹猜想!”

秦元清很失望,水鈞益都把注意力放在冰雹猜想上,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所說的發動機,他可是準備兌換一大殺器呢。

不過現在先放出風聲,過段時間大殺器出來,也不會太過於突兀被抓去切片。

“秦先生,問你一個很多人關心的問題,你這學期結束後會不會直接選擇畢業?”水鈞益問道。

這段時間,網上已經很多在傳言着,秦元清將要在這學期選擇畢業,而且還說得有模有樣的。

“大學是每個人夢寐以求的生涯,我才進入大學不到一年,還沒好好體驗着,不會選擇這學期申請畢業。”秦元清笑着回答道:“下學期的時候,我會考慮這個問題的!”

又聊了幾個話題,便結束了這次採訪。

秦元清目送着節目組離去,便前往圖書館,繼續泡書!

。。。。。。。

很快,《高端訪問》就在CCTV上面播出了,引起很大的反響,畢竟隨着這段時間媒體的報道,秦元清已經是名滿全國的大數學家。

不知道多少家長,都是拿着秦元清作爲榜樣教育家裡的孩子,無形中拔高了榜樣的高度,不知道多少孩子因此而遭殃。

而相關的,冰雹猜想在華夏也火了,畢竟這是秦元清正在研究的數學難題,大家自然關注着,很多論壇都在不斷普及着冰雹猜想。

還有人在網上開盤,賭秦元清能不能證明冰雹猜想。

而絕大多數人竟然壓秦元清能證明冰雹猜想,真是讓人驚掉下巴。

“被學術耽誤的優秀歌手!”這是娛樂媒體報道的集中點,在《高端訪問》中有一個片段,秦元清展示了個人才藝,唱《煙花易冷》。

雖然秦元清都沒有宣傳,但是《煙花易冷》早早雄霸了各大音樂排行榜榜首,無人能動搖其地位,連蕭敬騰發佈專輯後,都無法將其拉下。

娛樂媒體不斷強調,秦元清是被學術耽誤了,如果進入歌壇,華夏將誕生一位天王。

傳統媒體則是指責娛樂媒體胡亂報道,將娛樂媒體進行鞭屍,開什麼玩笑,學者的地位可是遠高於明星,秦元清現在是華夏頂級數學家,是所謂的天王能比嗎。

這就像後來,某位女明星和乒乓球國手繼科談戀愛,有明星粉絲在知乎上提問“繼科配得上**?”頓時引起巨大的波浪,無數人進行怒批,開什麼玩笑,堂堂的乒乓球國手、最快拿到大滿貫、手握16個世界冠軍,爲國奪得榮譽,怎麼就配得上?

同樣的道理,就是天王巨星,也比不上秦元清在數學領域取得的榮譽。

而無數明星羨慕地看着各新聞榜上的秦元清,這種曝光度、高熱新聞,要是放在某個明星身上,立馬就是天后了。他們爲了搶新聞,不斷砸錢公關,結果反響寥寥。

而王峰則是哭暈在廁所裡,怎麼這麼努力,還登不上新聞頭條,甚至連前十都進不了。

當然,這一切秦元清都不知道,沉浸在書海里,不斷地想要找到答案,他相信這冰雹猜想是可以得到證明的,他去看了這幾十年有關於冰雹猜想研究的成果,想要獲取一些靈感。

只是哪怕是最新研究成果,距離證明冰雹猜想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而遠看着,聖誕節即將到來,景田已經確認無法回京城共度第一個聖誕節,秦元清買了一下禮物,便登上了京城前往粵省的飛機,前去探班。

男人嘛,不能怕麻煩,總是要勤快一些!

反正現在交通方便了,坐飛機從京城直飛粵省,也就3個小時就到了。看似距離很遠,可是實際上所花時間並不長。

當然,算上坐車的時間,自然也就多了。 馬車緩緩停住,車夫下馬,回頭對着車門的方向說:「衙門到了。」

他們下了馬車,衙門門口空蕩蕩的,有兩個衙役手拿木棍在值守,見來了兩個人,習慣性以為是來報官的,都盯着他們看。

渝修有點害怕,緊緊抓住佳瓊的衣袖。

佳瓊安慰地拍拍他的頭,很客氣地對其中一個衙役說:「我是穆秋的朋友,來找他有點事,麻煩大哥叫他出來。」

衙役:來找人?

穆秋他當然認識,看眼前這位小哥的穿着,應該是哪個府上做事的,說不定就是穆府的人。

衙役緊繃的臉緩和不少,說:「二位稍等。」

穆秋聽說一位小哥帶着個孩子來找他,百思不得其解,出來以後才發現是佳瓊。

一身男裝打扮的佳瓊,雖說身材玉樹臨風,但是這精緻的眉眼怎麼看都不像男人,衙役真是眼神不好。

佳瓊笑着說:「我猜你在衙門的時候多,就來碰碰運氣,你果然在。」

穆秋連忙說:「我就算不在衙門也可能在府里,或者出去查案,很好找的,就算找不到我,你在衙門等候一會就是。」

穆秋邀請佳瓊去衙門裏坐坐,佳瓊說:「不了,一會渝修還要去學堂,我來主要是拜託你一件事。」

穆秋:「你說。」

佳瓊看看渝修,說:「兩日後我要隨小郡主去避暑山莊,這一去就是一個月,我們在金陵城沒有親朋,我熟識的人就只有你了。我擔心我不在的這段日子,娘和弟弟會遇到難處,假如真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想着讓他們……」

「讓他們來找我就成。」穆秋很利落地接過話,就差沒有拍胸脯保證了。

「讓舍弟記住我家還有衙門的位置,我再交待一下他們,你放心,我一定能將娘和弟弟照看好。」

穆秋的話,渝修怎麼聽都覺得彆扭。

誰是你舍弟,還娘和弟弟,說的好像咱們是一家人似的。

佳瓊不在意穆秋怎麼稱呼,這幾次相處下來,她覺得穆秋是個做事認真、古道熱腸的好心眼小伙兒,所以她才會來找他。

「多謝這位大哥,」渝修客氣地說:「當然我們平安沒有什麼事才是最好的。」

弦外之音就是我們來找你幫忙的可能性不大。

穆秋摸摸他的頭:「當然嘍,你姐姐不是未雨綢繆嘛。」

渝修:真討厭,姐姐愛摸我的頭就算了,你憑什麼和她一樣?

穆秋又說:「妥當些,你還是將你家的地址告訴我一下。」

佳瓊笑道:「這個我倒給忘了,我家住在長公主府背面桂香衚衕,門口有一棵桂花樹。」

渝修扯扯佳瓊的衣袖:「姐姐,時候不早了。」

穆秋:「這個地方不好雇馬車,反正這會兒衙門沒什麼事,我送舍弟回學堂。」

衙門口地方挺大,但是門可羅雀,路過的行人也是步履匆匆,那些跑車的、小攤小販更是不敢朝這邊來。當然審案子的時候除外。

渝修:誰是你舍弟。

佳瓊笑道:「那就麻煩你了。」

穆秋牽過來兩匹馬,他騎一匹,佳瓊姐弟倆騎一匹。

渝修是第一次騎馬,好奇又興奮。

學堂很快到了,目送渝修走進去,佳瓊說:「反正前面就是我家,我走着回去就成。」

穆秋點頭,與她告辭后就回了衙門。

佳瓊回到家,娘正在準備午飯,她們娘倆用過飯,佳瓊就美美地睡了個午覺,睡醒后又陪娘去了趟街上,將脂粉鋪子、成衣鋪子逛了個遍,娘倆滿載而歸。

佳瓊打算在家裏的這兩日就這麼過。

第二天,恰逢先生休沐,渝修也在家。

吃過早飯,娘就趕着去了市集,打算買只老母雞給渝修補補,順便給他買些讀書用的東西。

喬三娘剛拐出衚衕,後面就有兩個人騎着高頭大馬而來。

她沒有回頭看,不然她肯定要折返回家,因為領頭的這個人她認識,他們去的方向也是她的家。

穆秋牽着馬進了衚衕。扶鬆緊隨其後,左瞧右看。

「公子,她唬你呢,她說她家門口有棵桂花樹,可這衚衕里家家戶戶門口都有桂花樹。」

「那當然,」穆秋說:「要不然怎麼會叫桂香衚衕。」

扶松着急起來:「難不成我們要挨家挨戶的敲門問?」

穆秋不答話,一邊走一邊朝兩邊看。

這衚衕里住了大約十來戶人家,因為剛過了早飯的緣故,人們大都出去做工了,家家戶戶幾乎都大門緊閉。

「就是這家了。」穆秋隨手一指說。

扶松看了看,這戶人家和別人家門口沒什麼兩樣啊。

「公子怎麼就確定她家住這裏?」

穆秋胸有成竹道:「她說她家門口有一棵桂花樹,我看過了,其他的人家,門口都有兩棵桂花樹,只有這戶人家門口是一棵。」

扶松試探著去敲門,嘴裏嘀咕:「公子對她說的每個字都這麼上心呢。」

門開了,開門的果然是佳瓊。

扶松感嘆:「真對公子佩服的五體投地。」

佳瓊認得扶松,對他莫名其妙來了這麼一句很是不解。

穆秋把他推到一邊,低聲說:「我有件事需要你幫忙。」

「進來說吧。」佳瓊閃到一邊,做了個「請」的姿勢。

穆秋說:「我們兩個外男,去你家裏會不會給你招來非議?」

佳瓊笑道:「無妨,鄰居都以為我是男的。」

穆秋看看佳瓊身上黑不溜秋的衣服,若有所思。

如果她穿上女裝,一定非常好看。

兩人進了屋,佳瓊告訴渝修他們有要事要談,渝修雖然不喜歡這個長的忒好看的男子,不過還是給他們沏了茶,乖乖去了別的房間。

穆秋無心喝茶,直截了當對佳瓊說:「我要去查案,只是路過你這裏,不能逗留太久。」

佳瓊:「你不是有事情要我幫忙嗎?」

穆秋點頭:「昨夜京城裏丟失了一批官銀,初步判斷,應該是被人偷竊所致。」

官銀,大概就是公家的銀子,挪用公家的銀子都是死罪,更別說偷盜了。

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穆秋又說:「這是地方進獻的銀子,要收進國庫的,因為一路上都有人把守,所以負責押送的官員在驗收后並未打開檢查過。直到昨晚,他們進了城,打算一早就把銀子收進國庫的,他們才打開一隻箱子查看,這才發現銀子已經被人掉了包,裏面全是石頭。」

。 要不說華夏人最愛的是大團圓結局,從觀眾們的評價中就能看的出來。

Previous Post
而在另一側,楞邊那佳這些人對越軍機槍的潛在威助一無所知,因他們看不到越軍,自然以為這裡沒人,因此邁起來的步伐就無所顧忌。
Next Post
【rekoo遊戲】女神帶你飛~創意三國手遊格鬥女神封測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