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後方戰局已塵埃落定。

此時後方戰局已塵埃落定。

在大量考生們的怒火傾瀉下,必勝團的考生全都被打的不能動彈,被丟到了岸上,他們這次的考試成績,怕是都要得0分了。

被耽誤那麼久,等陳玄渡過凶河,趙柯宇和百人小隊也早已登上岸,朝著第三關的妖獸群衝去。

第三關的十里妖獸群,都是一些修為在鍛體50層左右,最多不超過納元中期的妖獸,對一般的考生來說有些難度,對清水六子這種層次的武者來說,簡直如入無人之地。

這一關,對實力最高的這批考生來說,反而最是容易。

趙柯宇帶著必勝團修為最高的一隊尖子生,在妖獸群中迅速的突進,速度極快。

眼看勝利在望,他又信心滿滿起來。

他心中暗暗得意:「陳玄,枉你底牌盡出,最後還不是要輸給我?」

「不敢對考生出手?這年代竟然還有這種偽君子!活該你被堵截。」

陳玄小隊乘坐大小憨憨,順著他們開出的空隙,窮追不捨。

幾人邊射擊圍攻來的妖獸,邊商討著前方關卡。

文逍兒忽道:「他們就在前方了,也即將衝出獸群,只剩下最後一關了。」

錢尋接道:「前方這座高達萬米的高山,應該就是最後一關了吧,爬上去就贏了。」

李少欽有些擔憂道:「若是他故伎重施,扔下小隊糾纏我們,自己去爬山怎麼辦?」

以他們幾人的實力,再加上陳玄那把神奇的寒鐵戰刀,對付這百人小隊綽綽有餘,目前來說,就算趙柯宇先跑,他們最次也能拿到第二到第五名。

可若是讓趙柯宇奪走冠軍,怕是任誰都忍不下這口惡氣。

陳玄催促大小憨憨加快速度,淡定道:「若是如此,我們就先解決這支小隊,讓他儘管去爬山!這萬米高山,可不是那麼好爬的。這山高風大的,運氣不好,一個跟頭載下來也很有可能的。」

錢尋扭頭瞅著陳玄:「瓜男,你說啥胡話呢?他又不是老太太,還能站不穩?」

文逍兒倒是一臉輕鬆:「陳玄你也太陰險了吧,不會要等他快到終點才出手吧。」

陳玄一頭黑線:「我哪有!」

心底卻有些竊喜,還是逍兒懂我。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心意相通?

李少欽若有所思:「大哥,你是不是還有啥底牌?早點拿出來讓我心裡踏實一下好不好?」

onclick=”hui” 這到底是個什麼牽強的理由?

席聿衍立刻為自己解釋:「如果你的公司真的出了問題,我覺得問題不是在我身上,而是你應該反省反省自己到底是怎麼做這個總裁的,還有公司裏面其他員工到底是怎麼想的,如果你只會將事情都推在其他人身上的話,那麼公司的事情你可無法解決。」

好,很好。

「過來。」

席聿衍不明所以過來,時宜幾乎是立刻就擰住了他的耳朵。

「席聿衍,我之前怎麼不知道,你竟然這麼能說會道呢?怎麼你是覺得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我身上后,你就自由了嗎?這些事情就跟你沒有關係了嗎?我告訴你,這不可能。我之所以會像是現在這樣,就完全是因為你,你不要想着開脫。」

這一刻就連席聿衍都有些詫異了。

最近的時宜真的是非常非常溫柔的,哪裏還會做這些事情呢?簡直都可以用小意溫柔這四個字來形容了。

「你聽到了嗎?」這句話有很明顯的中氣不足。

在揪住席聿衍耳朵的瞬間其實時宜就已經清醒過來了,但是又能怎麼辦呢?

自己做下的事情當然也需要自己來承擔了,如果自己不承擔的話,難道會有其他人來為她承擔嗎?

「聽到了。」

席聿衍將手上的文件遞給時宜:「你可以在看完這份文件后再決定要不要生氣。」

時宜有些狐疑,這到底是什麼神奇的文件,可以讓她不要生氣?

當時宜看完手上這份文件后,的確就只剩下開心了。

「席聿衍,你這是認真的嗎?你真的要跟時氏集團合作?」

「不可以嗎?」席聿衍又恢復了公事公辦的語氣,「我並不是因為我們的關係而為你開後門,而是你們公司在服裝方面的確是挺厲害的,我也願意給你們一個機會。當然履行這份合約是有一個前提條件的,那就是你必須要拿到MR.章服裝設計大賽的冠軍,如果你要是無法得到冠軍的話,那麼我們的合約也會自動作廢。」

「我一定會得到冠軍的。」

時宜那叫一個自信啊:「原本我是真的沒有把握,可是現在我都已經提前回來了,那麼這冠軍自然在我的搖籃裏面了,如果我都無法得到冠軍的話,你就可以質疑MR.章的水平了。」

席聿衍十分平靜:「你看看窗外。」

時宜順從的看着窗外,發現外面什麼都沒有。

「是不是有一頭牛在吹?」

時宜這才反應過來,席聿衍這是在揶揄她。

時宜剛剛攥起粉拳,就被席聿衍大掌握住,吻了上來。

丫丫的,現在的席聿衍也真的是太會了吧。

她現在根本就沒有辦法招架。

一吻過後,時宜已經渾身酸軟。

「席聿衍,你告訴我,你告訴是怎麼學會的。你是不是趁着我出去的時候報班學習了,如果你不是報班學習了的話,你怎麼會這麼能撩呢?」

「情之所至,心之所向。」

這八個字宛若一個大鎚一般,直接就敲擊到了時宜的心裏去。

「我現在覺得你這麼會說,也不是什麼好事了,真的。」

時宜之前就覺得席聿衍太過於冷靜了,不管什麼時候都是非常冷靜的,可是現在席聿衍一點都不冷靜了,反而是她有些無法招架了。

「為什麼?」

難道要說自己受不住嗎?心一直跳嗎?這多不好啊。

「是這樣的。」時宜盡量說得十分官方,「你想啊,你是席氏集團的總裁對不對?所有人都知道你是非常冷酷的對不對?如果你現在要是不再冷酷的話,你不覺得是在崩壞你的人設嗎?」

「不覺得。」

席聿衍的眼神就跟山泊湖海一樣,讓人不自覺的下沉。

「你是我的太太,如果說我在你面前都需要偽裝的話,那麼將來我在誰面前不需要偽裝呢?時宜,我希望讓你看到真正的我。」

完了。

時宜現在覺得可能不是席聿衍會撩了,而是她現在開始自我攻略了。

不管席聿衍說什麼,她都會覺得席聿衍這是在對她表白,這是在說自己根本就抵抗不住她的魅力。

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時宜都有些嫌棄自己了,可是就算是再怎麼嫌棄自己,她現在都不可能從這些事情中走出來的。

「好吧,那就隨你吧,我現在要去上班了。」

時宜喜滋滋的,跟之前有些擔憂的形象完全不一樣了。

「怎麼,現在是已經拿捏住了嗎?」

「這是自然的。」

時宜高傲的抬起頭:「自從跟你聊天之後啊,我就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做了。現在李光和方碩應該正打的精彩才對。」

在去燕市之前,時宜就將這一切都佈局好,現在就是去驗收成果的時候了。

席聿衍薄唇微微上揚,不管時宜怎麼看,都覺得好像是看出了嘲諷。

「席聿衍。」時宜有些不開心了,「你這幅樣子是什麼意思啊,你是不是覺得這些事情我就根本就無法解決呢?我也根本就解決不了呢?」

「我可沒有這麼說,我只是想要告訴你,像是他們坐到這個位置上的人大多都是很有手段的,有的時候你以為你的手段可以拿捏住他們,但其實不過是他們在陪着你玩而已。」

碟中諜?

時宜忽然覺得自己的腦子好像又有些不夠用了:「那你說,我現在到底應該怎麼辦啊,我真的是一點主意都沒有了。如果他們是真的聯合起來逗我玩的話,我又該怎麼反擊呢?」

「用事實說話。」席聿衍眼神中透露出冰冷,「你只需要記住一句,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朋友。」

時宜琢磨著這句話:「你的意思是,就算是李光跟方碩站在一起了,這也不過只是暫時的,只要是利益出現了問題,他們之間就會立刻出現裂縫對嗎?」

席聿衍驚嘆於時宜的領悟能力:「如果我是時老爺子的話,你一直不肯真正接手公司,成為總裁,我會覺得很痛心,因為你絕對是可以照顧好一個集團的人。」

「但我不想。」時宜回答的乾脆利落,「除非時淵根本無法處理這些事情,不然的話我就不會真正接手。」 顧汐聽完那頭楊倩所說的話,握着手機的五指,一軟。

她頓了倆秒,看着霍霆均和蔣悅悅的背影,漸漸消失在裏面。

突然轉身,回到車上。

「你在那邊看着,我現在回來。」

張婆婆在家中被害,被發現的時候,已經離世約莫十個小時。

顧汐趕到的時候,街坊鄰里將張婆婆家圍了個水泄不通,都在竊竊私語。

「昨天萬通集團的人來過,而且還跟她發生了爭執,還爭得蠻劇烈的,你們說,會不會跟萬通集團有關啊?」

「不會吧,萬通集團人家是做生意的大集團,怎麼會使這種黑手?」

「切,你還不知道?這萬通集團的老總霍霆均,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啊,我說這張婆婆也是自己作的,萬通集團的人好說歹說,什麼條件都願意答應她,她卻給人家潑洗腳水,用掃帚把人家趕走,非要當釘子戶,現在這樣,怨不得誰。」

「錢大媽,你嘴巴未免也太缺德了,雖然這張婆婆的確阻礙了我們這一區的收購,但人都死了,你也不能說這種風涼話啊。」

「是的,死者為大,咱們還是得懷敬畏之心。」

「我只是實事求事,這姓張的死了,沒有人再阻礙我們拿高額補償款,說不定你們心裏也樂呵呵的呢,一個個的,裝什麼善良!」

錢大媽自認為跟她們話不投機半句多,轉身要離開。

卻見到了站在人群之外的顧汐。

她撇了一眼身邊的同伴,看熱鬧不嫌事大:「未來的霍夫人來了,這張婆婆的死是不是跟霍霆均有關,你們問問她便是!」

她們剛才的對話,盡數落入了顧汐的耳里。

「霍霆均不會做這樣的事,絕對不會,希望有些人,不要隨意造謠,禍從口出,小心被追究法律責任。」

顧汐開口警告,目光專註著錢大媽,態度出奇的堅硬。

錢大媽被她的話和神態嚇得有點慫了。

「我就隨便說說,就成造謠了?走開走開,我回家做飯去,你們慢慢看,一個死人有什麼好看的!」

眾人紛紛指責錢大媽沒良心,畢竟都那麼多年老街坊了,人被害了還說風涼話。

顧汐擠了進去,楊倩正在裏面配合警方調查。

她一看見顧汐,連忙對她揮手,跟幾個警察說明了情況,把顧汐放了進去。

折騰了幾個小時之後,顧汐和楊倩,一起默默走回診所,各有所想。

「汐姐……」

走到一半,楊倩喊住她。

顧汐回過神來,回頭看她。

「怎麼了?你沒被嚇著吧?」

楊倩給張婆婆送點水果過去,是第一個發現張婆婆在家裏遇害的人,她心裏害怕是自然的。

但她卻搖頭:「我不是被嚇著,就是……汐姐,你說張婆婆的死,會不會真的跟萬通集團,霍霆均他們有關?」

張婆婆遇害,眾說紛雲,而萬通集團理所當然地成了最大的嫌疑對象。

顧汐正色道:「不會的,你別跟那些人一樣,胡思亂想,這件事,警察自會查明,我相信殺害張婆婆的兇手,一定會被繩之於法!」

楊倩眼眶發紅:「張婆婆好可憐,就連到死,都不能見她的後代最後一面。」

「我剛剛給她兒子女兒打電話了,他們正在趕回來,送她最後一程。」

一時之間,倆個人又無話了,繼續走路。

顧汐卻心事重重。

。 時鳶看了一眼手機,沒有看到陸霆之的任何來電和微信,於是不解地看他,「你怎麼知道我還在工作室裏面忙的?」

「孩子們不在家,你若下班了,一定會跟我聯繫,結果中午以後,你就再沒消息了,肯定是在忙。」陸霆之有理有據地道。

「謝謝老公!」說着,時鳶挽住了陸霆之的胳膊,繼而對大家道,「大家都吃了飯再走,或者着急回家的就把飯帶回去,陸總為我們帶來的是徐遠齋的外賣,很好吃的。」

「哇,大手筆啊!」

「陸總威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