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低估了王強,但劉浩哲…卻從不會看走眼任何一個人,眼前跟他同樣年齡的傢伙,絕對是一個塑造性很強的演員。

所有人都低估了王強,但劉浩哲…卻從不會看走眼任何一個人,眼前跟他同樣年齡的傢伙,絕對是一個塑造性很強的演員。

這也是劉浩哲為何邀請他來參演《人在囧途》的原因…

「劉爺明天導演說讓我和你一起演對手戲!」王強朝著劉浩哲說著!

看了眼他手中的劇本,笑了笑道:你還要幾場?」

「5場!」

「今天能拍完嗎?」

「肯定能!」

王強給劉浩哲保證看,一旁的葉偉明卻朝著劉浩哲招了招手!

「你這是哪裡找來的演員?這小子,看看老實巴交的,演技很精啊!」

葉偉明有些震驚的說著,這兩天他拍了王強好幾場戲,幾乎都是一條全過,這個年紀除了劉浩哲,王強是第二個讓他感到震驚的演員。

關鍵一點名氣都沒有,而且外表看上去壓根不會演戲。

「是吧?我也覺得這小子妖的很!」

「再導一場,讓我看看!」

劉浩哲對王強說實話挺好奇,和這小子飆戲,估計也挺過癮!

5分鐘后,王強一臉木訥的坐在那,一手挖著耳來,穿著一件擠牛奶的工作服,先外貌就讓人恐俊不禁,更何況他表情還做的十分到位。

眼下劇組組了一個臨時的奶牛場,桌上改著一台道具電視機,裡面放著春運的視頻。

「別看了,今年想回家過年,肯定沒戲!」

奶牛場的廠長一個群演在那說著,他在裡面飾王強的老闆!

王強聽了這話卻是突然從椅子上竄起,

挖著耳朵,有些不服氣,手依舊伸到了群演身前:「你說能

「不能回去,這不都是咱定的嘛!」

他放下了挖耳朵的手,神色突然變得有些吞吞吐吐起來,於搭在一旁的椅子上,慢慢的婆娑著。

「你看,主要是要我的事兒!」

說完,還假裝一臉愁容的看著那個群演。

群演被王強的這道眼神看的,一下子忘記了台詞。咔!

葉偉明有些無奈的朝著劉浩哲搖了搖頭,劉浩哲卻拍起手來:「王強,演得不錯,再來一遍!」

「劉爺,我這……對…..對不起啊!」

群演演緊張得不行,他剛剛真的是被王強那道眼神看的有些發愣,那眼神看似很平靜,但卻充滿了迫切,還有一股不顧一切的勇氣。

「沒事,好好演!」

「別掉鏈子就行!」

劉浩哲說完還拍了拍葉偉明的肩膀,群演出簍子那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更何況是面對王強,這小子在電視里看看不沒不火的,其實演技的氣場很強烈能夠感染到身旁的很多人。

拍《天下無腦》的時候,劉德華就說,和王強拍就會忍不住笑場,

這多伙身上擁有看一種其他演員所沒有的魔力,大抵這就是一種演技的天賦。

王強再次回到了街子,這一投繼續開拍一如既往的穩定!

10分鐘后,葉偉明一臉舒暢的打了個好了的手勢,王強再一次演完了一場!

「厲害啊!」

「明天演一段劇本里最難的戲怎麼樣?」

劉浩哲突然看著王強,王強裝作很緊張的樣子,趕忙擺手「我可不行,再過兩天吧?」

那這兩天調整下狀態,過兩天把這段戲直接過了!

劉浩哲拿著劇本,《人在囧途》中有一段兩人手執的劇情,各自在那瘋狂說話,但又彼此不打亂對方,這在表演之中的難度,堪稱最能體驗演技的表演。

畢竟,這對手一直在干擾,要還能保持表演節奏不亂,難度非常之高!

兩日後,一列廢棄的火車廂內。

無數的群演坐在那,各顧各的聊著天境頭機組布置在車麗頂部,導演坐在了一天,而另外一頭劉浩哲和王強已經準備就緒,葉偉興喊開始,兩個人就會朝車廂里涌。

「《人在囧途》第26天第一場,action」

場記猛地拍板,穿著一身發皺西服的劉浩哲,有些不耐煩的朝著車廂里走,群演們也全部動了起來,開始擠壓他,

而背著大鍋小鍋的王強,則是一臉好奇的左右張望!

最終,劉浩哲找到了自己的座位,長呼出一口氣,而後坐了下去。

哐當!

背看鍋碗瓢盆的王強獃獃的看著自己手中的票也來到了劉浩哲的身前,但他還沒發現自己的座位,已里伸長的鍋柄,卻直接砸中了劉浩哲的腦袋。

砰!

劉浩哲很不耐煩的朝著背鍋的王強瞥了眼!

啪!

鍋卻再次觸碰到劉浩哲的臉龐,劉浩哲有些火了,猛地抬手,一把將鍋柄打飛。

啪!

。 「可醫生說你的腿,現在還不適合坐輪椅,更不能操勞過度,憂思憂慮……」

她的話還沒說完,封晏菲薄的唇瓣就已經壓了過來,直接堵住了她的嘴。

這個吻,來勢洶洶。

本來她處於完全被動的局面。

可不知怎的,她突然拋棄了所有的矜持和羞恥,竟然主動一隻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另一隻手胡亂的探進他的衣衫,撫摸他健碩有力的胸膛。

他立刻擒住她不安分的小手,鬆開了她的唇瓣。

他眯眸,黑暗中她看不清他臉上的神色,但能清晰地感受到那幽邃的視線,宛若實質般的落在自己身上。

她看不清五官,但是卻能清楚地看到輪廓。

俊朗非凡,在夢裏都不知道描繪了多少遍。

她臉頰滾燙,渾身也熱了起來。

「封晏……今晚不提孩子,不提陸昭,不提任何糟心事。我只想做能讓你快樂的事情!我們已經是夫妻,實至名歸,就算我再不好意思,總歸要到這一步的。」

「你沒必要處處忍讓我,而且……你腿腳不便,這樣解決也情有可原,夫妻之間不都是這樣嗎……」

「你今晚能出現在我面前,我就知道,我對你很重要。以前,我從不敢奢望你能愛我。而現在,高高在上,宛若天神一般的男人就在我身邊,日日哄我護我,我就像是做夢一樣。」

「我想……把你當做我真正的丈夫。我們,同生共死。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生不同時,死當同穴!」

她聲音細小,但每一個字都那樣堅定,沉沉的縈繞在他的耳畔。

他聽到這番話,心頭狂喜。

她終於認可自己,把他當做真正的丈夫。

生不同時,死當同穴!

他用力的擁着她,都不在乎壓到傷腿。

「柒柒,有你這些話就足夠了。」

。眾人低聲的歡呼一下,在蒙德的大聲呼喊中,駕駛艙內的駕駛員擺弄了半天,拉動前進桿,巨大的鰲鯊運輸機終於啟動。

螺旋槳開始轉動,強勁的氣流噴出,引起劇烈的空氣摩擦后很自然的產生了熾熱的火焰。

鰲鯊運輸機開始緩緩移動,速度是越來越快,這引起了1256的注意,它剛將最後一架鐮刀機械人的矽石取出來,看到這樣的情況,稍微有些意外沒有能源的鰲鯊運輸機是如何啟動的,隨即雙腿曲彈便跳到飛機的背上。

運輸機……

《重裝廢土》第一百三十三章:火氣鴉 賀成章凝視著賀萊,等著女兒做決定。

而賀萊在一番深思后,緩緩張了口:「前世,在我迎娶謝玉生的當晚,我被敲暈了,而他失蹤了。」

賀成章愣了,眼睛睜大。

「宮中來人,娘親進了宮,回來后便帶了賜婚的諭旨,同慧郡君的,而玉生成了某位王女的側夫。」

聽得明明白白,但是賀成章完全反應不過來。

前後的話聯繫在一塊,實在有太多線索。

她之前以為是還沒來得及迎娶便作罷,結果是成親的當天?

宮裡立馬給賜婚?

玉生成了王女的側夫?

哪位王女的?

……

忽然想到女兒說玉生同她是一樣的,賀成章捏了捏眉心,她倒不是介意女婿原先嫁過別人,說來都娶進家門了,她卻沒能護住人還接了諭旨,也是她對不住這孩子。

況且這孩子是樂意進她們家的。

賀成章先壓下別的疑問,再次同賀萊說:「玉生是好孩子,你不能虧待他。」

「這些先不同你爹爹說。」

她又說了一句,抿了下唇,「你……慧郡君進門,你說他也是同你們一樣,那你想好要怎麼對他了么?」

賀萊笑了下,「我還不清楚呢,等他進了府再說罷。」

賀成章並不滿意這個回答,但是她也沒有追問下去。

她其實也不是想問這個,只不過其他的她一時還無法理清楚。

兩人又沉默下去。

賀萊又出去叫人送了茶過來,給娘親奉上。

賀成章喝了兩口茶,抬眼看女兒表情平靜,她不由嘆了口氣,「依你之見,娘現在怎麼做好?」

「娘,過了齋戒日,跟慧郡君的親事就要提上日程了,還要辛苦您跟爹爹,另外出城春獵,娘親您……」

賀成章的關注點全在後面的話上,「你也要出城春獵?」

賀萊點頭:「女兒不得不去。」

賀成章扶額,「那我同你……」

「娘不必去,準備親事正是極好的借口,我也不想娘多看那位的行徑。」

聽到賀萊拒絕,賀成章又嘆口氣,「今日不看,明日不一樣要看?娘本就是天天在看……」

賀萊摸摸鼻子,「娘這次就不去了吧?您身子還沒好全,再將養將養,況且,我們要是都去了,爹爹也得去,玉生他……」

賀成章聽到女婿的名就又想到了剛才女兒告訴她的事情。

女婿確實不適合帶著出去,那明月也得在家忙……唉,明月他……

她點點頭,不再堅持:「娘以後都會跟你商量,你有什麼安排只管跟娘說。」

賀萊一口答應下來,「好。」

她心中暖暖的,只覺得幾日以來的鬱悶一掃而空。

然而,娘親還一直盯著她。

賀萊怔了下,忽然反應過來娘親是要她現在就有商有量。

現在……娘作好準備了嗎?

賀成章等了一會兒,見女兒還不開口,她不由自主板了臉:「你為何執意要去春獵?」

「是要認識誰吧?」

賀成章緊接著問道,她捏了捏眉心,「娘知道你有自己的經歷,只是那幾位全都是不好相與的。」

當今這位陛下南容和原先也不是如現在這般行事恣意妄為,變成如今這幅模樣,未嘗沒有那幾位火上澆油的緣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