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靈耀故作小氣的不看她,「我可不上你的當,你自己找父親要去——」

宋靈耀故作小氣的不看她,「我可不上你的當,你自己找父親要去——」

宋懷清見他二人玩笑,哈哈大笑起來,「好一招禍水東引!」

葳蕤軒內笑成一團,其樂融融的樣子,當真是戲離唱的那般:

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

另一邊沈曄椋和蕭厲卻沒有這樣好的運道,這樣的年關,他們在裴虎將軍手下做事。

裴虎不僅要管宮城之內的秩序,最近城外流寇作亂,裴虎還要防著長安城內出什麼亂子,自然沈曄椋和蕭厲也不能偷閑了。

這城外的流寇和蕭厲卻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便是他讓無常兄弟的人都到城外去燒殺搶掠的。

他在等一個機會,若是他能成功,不僅能獲得功名,蕭厲這個名字將會徹底消失,而他便是臨時入相府謀差事由太子妃舉薦到裴虎將軍手下的蕭離。

很快便到了晚上,宋府門口掛起了大紅燈籠,用過晚膳后,大夥兒又聚到了宋靈樞的葳蕤軒一起守歲。

宋懷清與宋靈耀擺了棋盤博弈起來,宋鄒容歪著腦袋聚精會神的看着棋盤上黑子白子廝殺成一片。

宋靈樞姐妹三個則坐在軟榻上玩骰子,宋靈樞拿出銀瓜子,一人分了些,這樣玩著有個輸贏才有樂趣。

就在這邊其樂融融的的時候,宮中卻來人了,這一家子趕緊出去迎,那內侍卻連連說着當不起,只是替太子殿下送些東西來。

宋明憐和宋墨蘭捂著嘴偷笑,宋靈樞卻不得不端莊走上前,行了個禮:

「勞煩大人走這一趟——」

「這是小人的榮幸!」那內侍眼睛鼻子都要擠到一塊去了,諂媚的笑着,然後吩咐人將東西一件一件呈上來。

首先映入眾人眼帘的是一件羊脂玉雙魚玉佩,足足有宋靈樞手掌那麼大,難得是這樣大的玉料,一點多餘的瑕疵也沒有。

那內侍笑着說道:

「殿下特意吩咐了,說這是年年有餘!」

接下來的是一雙玉底蘇錦的鞋子,上面嵌著南海的珠子,那內侍又道:

「殿下說了,這叫步步高升!」

之後各種各樣的好東西不勝其數,自不必一一詳敘。

沒有女子不愛華衣美飾,宋明憐和宋墨蘭眼睛都直了,宋靈樞只好笑着道:

「你們緊著喜歡的挑,剩下的讓香薷記入冊子,放進庫房裏吧。」

「看看咱們大姐姐!被太子殿下寵的不成樣子,這樣的好東西竟然看也不看!」

宋靈樞淬道,「都讓你撿著喜歡的拿走,好東西都給你,還不能讓你閉嘴,叫你明裏暗裏笑話我!」

「哪裏有——」宋明憐笑着挽住她的脖子,「我這是替阿姊高興呢!」

宋墨蘭湊不上去,多少有些落寞。

宋鄒容及時握住了她的手,很快宋墨蘭又重新展開笑顏。

宋靈樞不知和宋明憐又說了些什麼,只聽見她道,「他的心意,我都知道。」

又叫眾人笑話她一場。

只有宋懷清知道她話中所指,今日宮中也是有家宴的,原本皇後娘娘的意思,是讓宋靈樞陪着裴鈺一起出席。

可裴鈺念著宋靈樞這是自承恩寺回府的第一年,有意讓她和家裏人過個囫圇年,替她回絕了孝敏皇后。

孝敏皇后笑罵道,「你也忒護著些!」

卻也沒有惱怒的意思,還是准了。

宮中天家的家宴可謂是觥籌交錯刀光劍影,河間王如今雖不如以前,可大有東山在起的意思。

陛下不喜歡河間王妃,他便沒有帶着沈蒹葭出席,經歷了這樣一場,河間王倒是長進了不少。

裴鈺還是如同以往那般,高處不勝寒,沒有人敢上前灌他的酒,皇後娘娘以身子不適的借口開溜后,他也跟着出來了。

「你怎麼不留在那兒?」孝敏皇后笑着問他,「難不曾今日還要出宮去見宋家那個丫頭?」

「宮門已關,再說夜已經深了,孤再去成何體統?」

若是旁人也就被他唬過去了,可孝敏皇后是最了解他不過的,「這事情只怕你要的沒少做,這會兒在本宮面前裝什麼正經?」

「什麼都瞞不過母后慧眼!」裴鈺笑着奉承道,「不過今日孤倒是真心想陪着母后守歲!」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孝敏皇后只幽幽來了這麼一句,裴鈺感覺跟了上去。

母子二人熱湯吃了幾盞,話也不知說了多少,直到已然過了時間,孝敏皇后要快要睡下,裴鈺這才起身打算離開。

臨走之際,終於將想問又沒好意思開口的問題問了出來:

「明日就要去相府下聘,母后可安排妥當了!」

「本宮就說你這小子是無事獻殷勤!」

孝敏皇后罵道,但還是點了點頭,「都妥當了,你自己添的東西,還有本宮和幾位長公主添的東西都在裏頭了,這禮單比當年陛下去謝府下聘的禮重的多,你且放心,定然不會委屈你的心肝兒肉!」。轟隆隆——

熾白色的閃電如瘋長的野草,綿密的佈滿整個天空。

而在這一聲驚雷炸響的連綿轟鳴聲中,整座東京塔的燈光忽然熄滅了,像是突然電力中斷,哪怕是電機的嗡鳴聲也戛然而止。

於此時,整座東京塔的安全門在這一刻同時轟然敞開,像是有一雙雙無形的大手猛地推動,暴風雨猛灌進來

《龍族入學,我在卡塞爾怒爆黑日》第一百六十四章:初代種 朱天是被鈞天連拖帶拽地從葯廬里拉了出來。他順道把那曲姓的苗人男子,也一塊喊了過來。

這廂侍女已經端了幾個炭盆,在二人周圍擺下,又奉上茶點。

打量眼侍女端來的茶點,桓儇抿唇。斟了盞茶遞給裴重熙,又持著薄銀刃將糕點分做幾塊。捻起半塊送到他唇邊。

望向睇到自己唇邊的糕點,裴重熙啟唇配合地咬了下去。舌尖無意從桓儇指尖拂過,惹得桓儇掀眸瞪他。

「主上,人來了。」鈞天咳嗽幾聲。垂首避開了亭內二人的目光。

「朱天來了。快來瞧瞧景思他怎麼了。」說著桓儇讓出一個位置,沉聲道:「莫不是受了風。」

朱天聞言領命上前診脈,狐疑地打量眼裴重熙。在桓儇的注視下,時不時皺眉故作一番沉思的模樣。而裴重熙的目光則凝在了桓儇身上。

「這位便是大殿下吧?」含著笑意的聲音從外傳入耳中。桓儇被這聲音吸引,疑惑漫過心底,轉頭遁聲望去。

只見亭外石階上站了個年輕男子,一身苗人打扮。他步入亭內,身上那些銀飾也隨之而響。一條青蛇盤於他手臂上,朝外吐著蛇信。

裴重熙眉頭一皺,還未等他開口。那苗人男子已經走到了桓儇身邊,大大咧咧地撩衣坐下。

「你是何人?」桓儇疑惑看他。手卻仍舊握著裴重熙的手。

將桓儇的顧忌看在眼中,又瞥見二人緊握在一起的手。男子眼中笑意更深,「看來我們來得不是時候。你說你們非得在人家情意綿綿的時候,把我們喊過來幹什麼。也不怕掃了人家的興緻。」

一連串的揶揄入耳,桓儇眉頭緊蹙。倏忽扣在了男子脈門上,再度發問。

「大殿下莫生氣,我姓曲名離爭。是暫時寄居府中的苗醫。」見桓儇鬆手曲離爭鬆了口氣,笑著道:「您別誤會。我只是聽說您之前中過蠱,這才來的。裴郎君您說是不是?」

聞問裴重熙點點頭,掃了眼朱天。將手縮了袖子里,他的確是病了,但同樣也在清除余蠱。以阿嫵的聰慧,只怕沒一會就能看出端倪來。

「此前你在益州遇刺的時候,那人在箭上下了蠱。不過好在蘇鳳棠已經替你除去。」裴重熙揚唇一笑,「此人是我在路上偶遇的。想著他既然來自苗疆,必然擅蠱。留他下來替你瞧瞧也不錯。」

聽得曲字,而且又擅長蠱術。桓儇想起來江湖上的確有這麼一號人物,周身戒備也蕩然無存。

「小字型大小曲家?有勞曲大夫了……」說完桓儇伸手,神色疏漠地看向曲離爭。

曲離爭同中原大夫診脈的動作並沒有什麼區別,只是時不時蹙眉。而後又按在桓儇周身幾處大穴上,反覆詢問她疼不疼。

不曾涉獵醫術的桓儇,自然只能跟著自己感覺來答覆曲離爭。不過她越說不痛,曲離爭眉毛也逐漸舒緩下來。

「看來當日蠱清的很乾凈。」曲離爭睨了眼冷臉盯著他的裴重熙,沉聲道:「她身上已經沒有蠱蟲的存在,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倒是你……」

不等他把話還未說完,裴重熙忽然又掩唇咳嗽。

「別坐這裡了。這裡風大,跟我回去。朱天你去煎藥。」話落桓儇也不管旁人如何,拉起裴重熙的手欲往屋內走去。

「一點小毛病罷了。不打緊……」裴重熙忽地湊近桓儇,眼中含笑,「陪我多坐一會,說不定就好了。」

倏忽間桓儇倒在了裴重熙懷裡。

看著闔眸睡在自己懷中的桓儇,裴重熙斂眸嘆息一聲。將狐裘蓋在了她身上。

「看你的樣子,她似乎並不知道你為她渡蠱的事情。那蠱實在是霸道,即使是你已經為她渡蠱,但是多少會有影響。」瞥了眼正抱著桓儇的裴重熙,曲離爭搖搖頭,「至於你即使拔了蠱,也難長壽。」

話音落下,其餘幾人都變了臉色。唯有裴重熙一人神色如常,撩起袖子望向伏在肘彎處的異蟲,低笑一聲。

「開始吧。」

曲離爭聞言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裴重熙。從懷裡取了個造型奇特的短笛,笛音出,異蟲也開始緩慢爬行起來。隱約可聽見蠱蟲啃噬的聲音。

「今日應當是最後一次清蠱了。當初那人沒告訴你渡蠱的危害?」看著裴重熙面色蒼白,卻強忍著痛意。曲離爭不禁心生感慨,世間果真唯情之一字叫人痴。

「沒有。就算告訴了,我也會做。曲離爭你若再多言一句,此前答應你的事,我隨時可以反悔。」裴重熙緊緊握著桓儇的手。眼中笑意溫和,可是吐出來的字卻讓人害怕。

察覺到裴重熙話里的殺意,曲離爭將話咽了回去,專心馭使蠱蟲清蠱。在曲離爭的笛音下,音調一高,則裴重熙臉上的痛苦之色就更深一分。

見其如此,曲離爭連連搖頭。原本他來長安就是為了來尋一味名曰連緣蠱的奇蠱。誰曾想半路被仇家尋仇,好在逃跑路上被裴重熙所救。

知曉他身份以後,裴重熙出手相救。代價就是要其替他清蠱,順帶多留一段時日,替他為人看病。

在替裴重熙拔蠱的那段時間,他看出了那蠱的門道,又以此同裴重熙做了交易。等他將蠱毒完全拔除以後,就將蠱蟲歸為己用。

「我不說話了。不過你答應我的事情不能反悔,你要是敢反悔。這蠱我能替你拔了,也能給你種回去。」

雖然說是赤果果的威脅,但是裴重熙竟然連眼皮也沒抬一下。目光溫和地看著懷中的桓儇,如春水般柔情。

二人間膩歪的很。看得曲離爭忍不住連連搖頭,「難怪你們中原人常說什麼英雄難過美人關,我看果真是所言非虛。你要不要我送你個生死蠱?或者情蠱也行。免得你日日擔憂她的安危。」

「不必了。」見蠱蟲從手臂上的口子鑽出,裴重熙劍眉一斂,「蠱這是清完了?」

曲離爭抓過裴重熙的手開始診脈,扣在他脈搏上。沒一會鬆開手,他似乎很高興。連連擊掌大笑。

「這蠱除得很乾凈。只是三月內你二人還是別整什麼男女之愛,我也不能保證余蠱會不會因此發生異變。」曲離爭欲言又止,睇著裴重熙的臉色,小聲道:「蠱既然除了。我就不打擾你們倆,告辭。」

言罷曲離爭掉頭就跑。

。 王末正在猶豫的時候,又一批男生自告奮勇的跑了上去。

每個的臉都跟痴漢一樣,恨不得對圖爾絲做點什麼。

但是,結果可想而知,她三下五除二就解決掉了他們。

見此情形,一時間,沒有人再敢直接上前。

「不是說要入社嗎,現在在幹什麼,一群男人都是慫包嗎!」

你這樣打人,能不慫嗎,王末翻了一下白眼。

「你上來!」

「哈?」王末真想謝謝她,直接點自己,贏了會很奇怪的吧。

「說的就是你,看你這麼猥瑣,過來接受一下教育。」

王末就知道這傢伙就想坑自己。

於是,伸展了一下身體,他走了上去。

周圍的男生不禁都在笑他裝逼,看他等下會怎麼挨一頓打。

圖爾絲擺好了姿勢,示意他隨時可以攻過來。

「誰教訓誰還不一定呢。」王末小聲說道。

因為周圍有其他人在,自然不能使用魔法,但是一開始也不能表現的很很專業的樣子,得慢慢壓制對方。

「薩吉,要不要提醒兩人收斂一點?」傑米奈擔心的說道。

「現在提醒還有什麼用。開始了。」

那邊,王末一個直拳,圖爾絲同樣,兩人的拳頭碰撞在一起,一股氣流瞬間讓眾人差點沒有站穩。

「剛、剛才是錯覺嗎?」

「管他什麼錯覺呢,他們開打了快看!」

雙方打得平分秋色,實際上王末穩穩的壓制着圖爾絲,畢竟,她最擅長的還是棍法,而王末自從沒了創魔劍之後,就一直在鍛煉雙拳。

現在看來,奧代德的話不無道理,赤手雙拳比持有武器還要更加隨心所欲一些。

圖爾絲有些驚訝於王末的近身戰力,她現在已經很吃了,身形也逐漸被逼退。

「喂,你們看,這是怎麼回事?這小子是不是佔據上風了?!」

「不可能,一定是學姐放水了,一定是。」

一眾男生選擇性失明,都不願相信圖爾絲會被王末這小子壓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