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巨響,在毫無預兆的時候,突然從廚房那邊傳來。

一聲巨響,在毫無預兆的時候,突然從廚房那邊傳來。

於嘉嚇了一跳,手中的刀叉險些掉在地上。她幾乎本能的抬起頭來,去看着江晟景和葉夫人。

兩人似乎都還納悶,唯獨保鏢喬森最為警覺。

他第一個從椅子上起身,快速朝着廚房的方向而去。結果,還沒有到廚房,巨大的火球,已經從餐廳入口處竄了進來。

而餐廳里鋪着紅地毯,也隨之轟的一聲燃燒起來。

「啊……」

於嘉嚇得慘叫,直到被江晟景拉進懷裏的時候,才漸漸回過神來。

火已經在餐廳里燃燒起來了,而且封住了出口。喬森一邊大喊著讓他們打火警電話,一邊胡亂試圖滅火。

然而,等於嘉拿出手機來的時候,卻並沒有信號,根本打不出去電話。

這裏雖然在宿縣有些偏僻,但是信號應該沒有問題的,湊巧趕在火起的時候沒有信號,難道是……

於嘉心中頓時湧起一絲不好的預感:難道有人在故意針對他們?

而現在,火警電話根本打不出去,餐廳的入口又被大火封住,難道他們今天要死在這裏嗎?

八年前,地下室的那場火災,只不過是江馳拿一個已經死去的人做的一場戲罷了。

但是今天……

火勢漸大,屋子裏濃煙滾滾,已經漸漸看不到什麼人了,只能聽到葉維被嚇得哇哇大哭的聲音。

江晟景早已經扯下了餐桌上鋪着的桌布,用檸檬水打濕,蒙住了於嘉的口鼻。

他拉着於嘉,憑着記憶,躲到了窗口,試圖和喬森一起破開西餐廳的落地窗。

只要破開了這一面的落地玻璃窗,一行人就可以奪路而逃。

可是門市房的落地窗卻是鋼化玻璃,哪怕是兩個身強力壯的大男人,手上沒有相應的工具的話,也很難將窗子打開。

也或許是天無絕人之路,正當於嘉有些絕望的閉眼時,一輛消防車呼嘯著開來過來。

之後,她閉上了眼睛,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而再醒過來的時候,她一睜眼,就看到了醫院慘敗的天花板。

被黑煙灼傷的肺部,此時也變得有些不舒服起來。

於嘉用力咳嗽著:「咳咳……」

病房的門很快就被從外面推開了,江晟景從外進來,快速走到病床邊坐下來,有些驚喜的看着她:「小嘉,你醒了?」

。 看到李恪舉起手中的巴雷,茜茜公主之前質疑的心態,現在也開始確定下來,如果連李恪都認為那是西域士兵的將軍,那自己的判斷應該也是沒有錯的。

「王爺,你現在和那個將軍之間的位置,差不多相隔了有一千五百米的距離,這個距離,你手中的這把武器,能直接殺死那個將軍?」

「要是真的這麼神奇的話,那之後我們的士兵每個人都配置一把這種武器,那我們戰鬥起來,千里之外不就直接就能獲勝?」

茜茜公主把李恪之前的想法說了出來,說話的時間,臉上也掛着疑惑的神態。

這個想法在之前的時候,李恪內心也這樣認為過,但是無奈的是,這個方法是不錯,可是沒有武器啊!

在之後的情況,系統就沒有繼續給李恪巴雷,給的都是一些步槍之類的武器,而李恪在之前的時候,也想辦法研究過這種巴雷的製造。

之後發現,大唐的鐵匠雖然很出名,但是完全敲打不出巴雷自身的配件,沒有配件的情況下,自然是不能組裝巴雷。

所以現在李恪的手中,也就只有這罕見的一把,可以說,整個大唐,就只有李恪手中這一把巴雷,再也找不到第二把。

「你想多了,物以稀為貴,就是因為這個槍支比較稀有,所以才會顯得比較貴重,要是滿大街都是的話,那這武器其實就不稀有的。」

「不稀有的武器,自然不會被我認為是最厲害的武器。」

李恪在準備的時間,停頓了一下小聲的嘀咕道。

聽見李恪的話,茜茜公主第一時間就明白了李恪的意思,無非就是想要說,這把武器只研製了一把,沒有第二把了。

「要不我讓我們邯鄲的鐵匠過來嘗試一下多研究幾把這種武器?這樣的話,我們不就瞬間就提升了戰鬥力?」

「我覺得這個辦法其實還是比較可行的,提升戰鬥力,也是為大唐效勞。」

茜茜公主雖然嘴上這樣說着,但是內心可不是這樣想的。

茜茜公主現在的意思其實很明確,就是想讓邯鄲國的鐵匠,學會製造這種武器的流程,之後回到邯鄲國之後,自己研製這些武器。

邯鄲國的一些物質,要比大唐豐厚的多,所以一旦研製起來,那肯定就是人手一把,到時候,帶着槍支的士兵軍隊形成,還會怕什麼鄰國的欺負。

不過茜茜公主想的很好,但是直接被李恪拒絕了,並不是因為李恪覺得茜茜公主有什麼私心,而是李恪覺得這東西完全不可能研製出來。

連李恪都無能為力的事情,連大唐的那些鐵匠都不能研製,邯鄲國的鐵匠,完全就是不值得一提。

「這個問題就不用繼續討論了,沒有任何的意義,要是真的能研製出來,我現在的士兵,還會只是使用一些冷兵器戰鬥嗎?」

「我雖然不知道你們邯鄲國的鐵匠能力如何,我也沒有直接否定他們能力的意思,我只是想說,研究這個東西太苛刻了,沒有必要。」

李恪首先直接解釋了茜茜公主的問題,之後發現自己說的話,似乎有些貶低的意思,所以連忙繼續解釋著。

「好吧,我也只是說說,王爺不用放在心上,這都是小事情,需要的時候給我說一聲就行了,我一定能把事情處理的漂漂亮亮的。」

「當然要是不需要,那我也能理解王爺的想法,我自然不會說一些什麼閑話。」

茜茜公主聽見李恪的話之後,停頓了一下連忙回應着。

「王爺,你們兩個現在不要聊了,我站在旁邊都已經等了很久,我就是想要看看王爺手中的這把武器,到底有多厲害。」

「說實在的,在之前我看到的武器之中,我覺得每一樣武器都很厲害,但是聽見王爺介紹了這個武器,我還是懷着一種好奇的心態的。」

韓凌直接打斷了李恪和茜茜公主的談話,把自己此刻腦海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聽見韓凌的說辭,李恪嘴角微微上揚,輕微的笑了一下,然後注視着遠處的位置。

李恪從巴雷鏡面的位置遙望着,現在遠處山坡頂上的那個西域士兵將軍,就清清楚楚的出現在李恪的眼眸之中。

「你們兩個看好了,我只開一槍,我們可能就會暴露現在的位置,我們之後就必須尋找別的位置。」

「如果這一槍你們要是沒有看到的話,那之後你們要是想要看我開槍,就不知道要等什麼時間了。」

李恪在瞄準了這個西域士兵的頭部之後,停頓了一下把自己內心的想法先說了一遍。

雖然巴雷的威力很大,但是自身發出的聲音也是震耳欲聾,現在最前面的那些西域士兵,已經距離李恪不到幾百米的距離。

這個距離,肯定能引起那些西域士兵的注意,要是被那些西域士兵發現自己的位置,他們進攻的方向肯定就是自己的方向。

因為他們這一次首先要消滅的人,肯定就是自己,不然的話,他們就算是霸佔了城池,內心也是驚恐萬分,肯定不能很好的休養生息。

所以李恪現在很清楚,自己只有一槍的機會,一槍結束,馬上換另外一個安全的位置才是上策。

李恪可不想就這樣成為一個孤魂野鬼,也不想就這樣死在這些沒有用的西域士兵手中。

在李恪的話音剛剛落下,韓凌和茜茜公主兩個人,同時小聲的嗯了一聲,表示聽明白了李恪的吩咐。

茜茜公主和韓凌在回答了李恪的話之後,連忙轉身,朝着遠處那個西域士兵將軍的位置看去。

雖然有一千多米的距離,但是因為並沒有任何的阻攔物,所以隱隱約約她們兩個人還是可以看清楚遠處山坡上的那個將軍的。

就在茜茜公主和韓凌兩個完全的做好準備之後,只聽一聲轟天炸響,李恪扣動了扳機。

隨着聲音響起,一發子彈從李恪手中的巴雷發出,快速的朝着遠處西域士兵將軍的位置飛馳著。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悠然居內小橋流水……

破爛的陶罐被隨意擺放在檐下,成了接水的工具。

這悠然居裡面就沒便宜的東西,能奢侈成這樣也是沒誰了。

「怎麼,歐特助喜歡那幾個罐子,要不我送你一個?」

大可不必,他拿來也沒用。

「還是算了,在你們眼裡那是價值連城的寶貝,在我眼裡它就是個破罐子。」

「那你知道這個破罐子值多少錢嗎?帝都一套房。」

歐哲瞬間覺得,有時候嘛人也不能生活的太死板,該拒絕的時候拒絕,不該拒絕的時候一定不要拒絕。

知道罐子的身價以後,連看那長了青苔的缺口都可愛了不少。

韓城帶著他一路從前廳到中庭最後來到後花園,這兒可就寬敞不少。

很快就有人拿著很大的盆過來。

「全都倒進去吧!」

嘩啦啦一袋子珍珠進去,滿的快要溢出來,還掉了幾顆出去。

「這得數到什麼時候。」

「你是傻子嗎?為什麼要自己數。」

韓城一拍手,悠然居的員工出來四五人,得到老闆指令,迅速開工。滿盆的珍珠很快就被數掉一大半,歐哲默默在旁邊豎起大拇指。

「厲害啊!我還以為悠然居就你一個人,也沒看見其臻和瑩瑩。」

「你說他們啊!上個星期出國去玩。還得一陣才回來!」

二十分鐘后,珍珠數清楚了。

整整一千三百多顆,每顆十萬,那這裡豈不是……有一億多。

「我沒算錯吧!」

韓城樂呵呵的笑起來,拍拍歐哲的肩膀。「無論是收藏還是投資,這些珍珠所能帶去的價值早就已經超越它此時的身價。」

在收藏家看來,這些珍珠是無價之寶。

在投資商看來,這些還未加工出來的珍珠一旦做成首飾面世,所帶去的金額將會乘以數倍上漲。

同樣的東西,在不同的人手中,最終都會產生不一樣的效果。

讓歐哲沒想到的是,清算結束后,韓成直接給了他一張卡。

「這麼快?」

「那得感謝那位大老闆了。」

真不愧是有錢人,這麼多的珍珠說買就買,一個多億花出去眼也不眨一下,相當豪橫。

歐哲拿到錢后沒有久留,道別韓城開著車返回了郁家。

確認歐哲離開,韓城站在門前四處張望。最終看見停在街口的那輛車,立馬迎了過去。

隔著車窗敲了敲。

「您親自來了,要進去坐坐嗎?」

「不用,萬靈跟你一起進去,將東西交給她。」

大長腿美女秘書從車的另一側下來。這位可是四九城內出了名的冰山美人。顏值高還能打,三年前那場轟動全國的地下拳賽冠軍就是她。

所有人都在期待她第二年的比賽,誰知道從那一天過後人卻消失不見。

韓城也是後來才知道,她成了四爺身邊的人。

萬靈跟著他一起回到鋪子,這一米七九的身高女人都快要把他的氣場給壓了下去。「萬秘書好久不久,人又漂亮的不少啊!」

「謝謝。」

女人的口吻,毫無溫度可言。

冷冷冰冰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別人欠她很多錢呢。

韓城也只是見過面對四爺時萬靈的臉上多了幾分柔和。

。 第2752章雲天崛起

「這烈火幫很狂妄的嘛!」林天成嘴角翹起一絲弧度笑道。

「你去告訴雲天,第一戰就從這烈火幫手裏下手,順便告訴一下慕容尊上,把這個胡飛給我打個半死,否則就不要來見我!」

聽到這裏,侯玉明的臉上湧出一絲喜色,有些擔憂的點頭道,「沒問題,我這就去辦,只是……林大人您確定第一戰就要拿這個烈火幫開刀嗎?他們身後可是站着狂幫!」

「既然我給雲天指定的任務是一統中等勢力,那這個烈火幫自然也就在他的謀划之內,要是她連這個烈火幫都解決不了,那就不用談什麼一統了!」林天成冷冷的瞥了一眼胡飛等人,然後直接離開。

話分兩邊,就在侯玉明帶着林天成的口諭來到城西破廟的時候。

雲天也正好帶着一大幫人回到了破廟之中,身上還沾有血跡!。

見狀,侯玉明一臉欣喜的上前問道,「你小子可算回來了,林大人讓我給你帶話,你要再不回來我就該出去尋你了!這些人是?」

「哦,這些都是我今天帶着逍遙尊上大人滅掉的兩個幫派的投誠人員,由於我們是空手起家,沒錢沒勢沒人口,就只好張嘴向別人要了,以後他們就是我們天門的外圍勢力了!」雲天一臉淡笑的對侯玉明說道。

聽到這裏,侯玉明頓時傻眼了,這才多久的功夫,雲天竟然就已經收復了兩個勢力。

而且,聽他的口氣竟然是直接打上門去的,雖說雲天收的這兩個勢力都是最弱小的,但也有幾十號人,修為在青山城內的諸多勢力中也算是中等的存在,沒想到這麼快就被他打掉了兩個,著這樣的行事發展下去,說不準這小子還真能幫林大人成立第八大勢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