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xiejinyan.cyou 300 true 0

「那怎麼辦?」安悅的臉色再次變得難看起來,「難道這森林之大,就沒有咱們的容身之處么?」

現在,她很是後悔。

後悔聽了楊真的話,返回荊棘森林。

她應該應該用最快的速度,哪怕是頂着太陽光,也要飛回據點。

楊真沉默了片刻,最後一咬牙,彷彿下定了決心,說道:「看來,咱們只能進入這棘蜂的巢穴了!」

聞言,安悅又是一愣,驚訝的看向楊真,眼中既是遲疑又是驚喜。

是啊!

棘蜂要生存,那它們肯定也挖了很深很深的洞穴。

這個洞穴既然能讓棘蜂們生存下來,那同樣也可以讓她們四個人活下來!

問題是,這要是她們被棘蜂給包圍,那可就……

安悅立刻搖了搖頭道:「不行!棘蜂的數量太多了,一旦咱們闖入它們的巢穴,被它們包圍,那咱們將會死無葬身之地!」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楊真說道,「現在,咱們只能勉強試一試了!」

頓了一下,楊真補充道:「萬一那些棘蜂在白天要睡覺呢?對不對?」

這個猜測……安悅苦笑:「可萬一它們沒有睡覺呢?有萬一咱們無意中驚動了它們呢?」

楊真頓時啞口,悄聲反駁道:「那萬一它們睡著了呢?萬一咱們沒有驚動它們呢?」

這一次輪到安悅啞口了,想了好些片刻,才嘆氣道:「唉!現在好像就只有你這種方法了!」

楊真嗯了一聲:「現在咱們管不了那麼多了,只能先躲入地底去!其他的還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說罷,楊真再次拿出手中的白色透明珠子,注入真氣,呼喊道:「關兄、雨晴,聽到沒?聽見我的話沒有?」

「聽見!」子母傳音符那邊傳來關小羽的聲音。

「你們先過來,與我們匯合!」楊真說道,「按照剛才分開的方向,我在路上砍伐了不少荊棘,一路都做有記號,你們跟着記號,很快就能找到我們!」

關小羽一聽,頓時興奮道:「你們找到地方了?」

楊真看了看地面上的洞口,苦笑着點點頭:「嗯!算是吧!」

「什麼叫算是?」關小羽不解。

「總之,你們先過來!」楊真說道。

「好吧!」關小羽回答。

約么小半盞茶時間之後。

四個人,站成一排。

關小羽指着地面上的洞口說道:「真哥,這就是你們找的地方?」

楊真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關小羽表情又是糾結又是氣不過:「不是……這裏有一個洞,洞口有一些棘蜂的屍體,很顯然啊,這是棘蜂的巢穴!難不成你還想躲進棘蜂的巢穴啊?」

楊真抬頭看着關小羽:「你有別的辦法嗎?」

「我……」關小羽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瘋了!真哥,你真是瘋了!就在半個時辰之前,咱們都被這些棘蜂追得滿世界跑。可現在倒是好了,咱們主動送上門去?」

「你有別的辦法嗎?」楊真重複了一下剛才的問題。

「……」這一下,關小羽是徹底無語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尷尬了片刻,終於還是說道,「行吧行吧!你贏了!」

楊真咧嘴一笑。

不過進入這棘蜂的巢穴,可不是開玩笑的,楊真提醒道:「生與死,就看這一次了!所以待會兒咱們進入這棘蜂的巢穴之後,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要亂來,也不要發出什麼聲音。」

頓了一下,楊真指著關小羽和安悅:「特別是你們兩個人,一定不能再吵架拌嘴了!可不要因為一時衝動而害了大傢伙兒,記住了嗎?」

關小羽剛想反駁,可仔細想想,自己和安悅自從見面以來,好像真的一直在拌嘴,便道:「只要她保證不惹我,我自然不會去惹她!」

楊真看向安悅。

安悅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當即反駁道:「只要他保證不惹我,我也自然不會去惹他!」

楊真聞言,白眼一翻:「你看看你們,就連到現在這樣危險的情況,你們都不能放下成見!」

「唉!」嘆了口氣,楊真又道,「這可是咱們最後的機會,你們……你們就不能好好想一想嗎?你們開口之前,就不能好好想一想我和雨晴嗎?你們自己想死,我不想多說什麼,可是你們這是要拉着我和雨晴一起墊背,你們的良心會好過嗎?」

關小羽被訓得面紅耳赤,瞄了瞄楊真,又瞄了瞄吳雨晴,終於說道:「好了真哥,你放心,我不和她吵便是了!」

「你發誓!」楊真忽然咧嘴一笑。

「……」這一笑,讓關小羽暗道自己上當了,原來剛才楊真是裝出來的樣子,但他也知道,一旦進入棘蜂的巢穴,確實必須小心翼翼,於是這才舉起右手,豎起三根手指頭,「我保證,我發誓!進入棘蜂的巢穴之後,一定不和安悅吵架拌嘴!」

說完,放下右手,看向楊真:「這樣可以了吧?」

楊真呵呵笑道:「嗯,可以!」

關小羽立刻看向安悅,本想說這個女人還沒發誓,但仔細想想,還是忍了下來。

嗯,不吵架!不拌嘴!保持安靜!

「好了!」

「既然如此,那大家都小心一點!咱們這就進入洞穴!」

楊真看了大傢伙兒一眼,在得到他們的點頭之後,二話沒說,率先跳入了洞穴。

安悅生怕自己又是最後一個人,用眼神剮了關小羽一眼,也跳了進去。

「媽的!這個女人!真是狡猾!」關小羽收到了安悅那個眼神的意思,沒好氣的罵道,「剛才咱們躲避棘蜂的時候,她看見後面危險一點,就跑到前面去了!現在更是,讓真哥給她打頭陣,而咱們兩個人給她殿後!這個女人,心機太重!」

「嗯!」吳雨晴點頭道,「還好咱們之前沒有加入她的那個團隊!」

關小羽皺起眉頭:「雨晴,這個女人不是有個二三十個人的團隊嗎?那些人呢?怎麼現在就只剩她一個了?」

「我也不知道。」吳雨晴搖頭。

其實,這也是困擾她很久的問題。

安悅分明是另外一伙人的老大,怎麼這會兒,就變成她一個孤家寡人了?

「哼!」關小羽冷哼道,「我估摸著啊!那些人就是被她利用了!肯定是死的死、傷的傷!也許,在遇到棘蜂的時候,她直接就把那些人給賣了!這個女人,別看她長得漂亮,但我總覺得她不安好心!雨晴啊,真哥看起來被安悅給迷住了,咱們可要小心了!可不要讓她把咱們也給賣了!」

「也許吧!」吳雨晴翻了個白眼,苦笑,她也懶得和關小羽繼續扯下去了,而是指着腳下的洞穴,說道,「好了關小羽,別說這麼多了,咱們也趕緊跟上去吧!」

。 「這是你們的第一次!你們確定自己可以?」

「當然。」

發現神宮悠臉色不對,兩女對視一眼后,瞬間確定了聯合的意思。

「悠君,靈氣復甦剛剛三年,而以往的技藝因為用不到,漸漸都被遺忘了,所以,不止我們是新手,所有人都是。而論學習能力,我那麼漂亮,自然聰明無比,玲奈雖然比我笨一些,但也別常人好多了。」

「神宮君,有陣法總比沒陣法強,我們設計的陣法再差,也比你隨意找個地方把池塘秘境扔過去好一些。」說到這裡,水黑玲奈凌厲的目光轉向了麗院千華:「至於比你笨,需要我把以往的成績單拿出來對比一下嗎?」

「對於無聊的東西我可不會上心,不過,我可聽到了,你剛才沒否認我比你漂亮吧。」

此時的麗院千華笑的像只狐狸,她的話也讓水黑玲奈的目光愈加冷厲。

「很值得驕傲嗎,我從不比別人差,只是,我不想某人那麼不要臉,常常把自己的身體拿出來當作……」

「好了,都閉嘴吧,這裡交給你們了。」

看著兩女三秒不到的時間就由聯合合作變為了敵對,神宮悠不由搖了搖頭,鬧心的把池塘秘境交給了兩女。

在神宮悠的高壓下,兩女只能冷哼一聲,暫時進行了合作。

不得不說,她們確實是專業的,根本不用回去,隨身的錦囊就帶著堪輿羅盤。

隨後,兩女讓式神散開,拿著羅盤四處走動,測量起了此地的風水以及地脈走勢,然後又拿過池塘秘境跟樹心,進行了仔細的鑽研。

讓神宮悠無語的是,測量結束之後,兩人竟想返回現實,在神宮悠問了一句后,得到的回答更是讓他無言以對。

「為什麼要回去?自然是這裡沒有電腦。」

「等等,陣法怎麼跟電腦扯上關係了?」

神宮悠是真的疑惑,對此,兩人愉悅的笑了起來。

「當然有關,地脈走勢還有風水什麼的我們已經測好了,現在需要把這些輸入電腦中,用電腦進行計算,而且,我家電腦里還存在著很多經典的陣圖,如果有地勢相差不多的,可以直接套用。」

看到神宮悠被說到呆住了,兩人臉上的笑容更加愉悅了:

「悠君,萬事萬物都在發展,別用以往的老古董眼光看現在的職業哦,我們學陣法時,老師教過我們,不會用ps的陣法師,不是好陣法師。」

「……」

沉默好久,神宮悠才無力道:「去吧。」

兩人離開陰境去現實用電腦繪製陣法了,神宮悠則是在鳴奇神社下方的村莊里轉悠了一圈。

繞行的過程中,他也發現了,距離他寺廟最近的都是劍道社的弟子,其次是那些弟子的直系家屬,再其次就是他們家屬的親朋好友。

「我現在算是他們的守護者,但這些人帶給我的利益太低了,得想個辦法把這些人利用起來……可以找一些聰明伶俐的人去學習陣法。」

他不可能把道場的陣法基點完全交給兩女,讓這些依附他的人去學習是最好的。

「明天就問一下,有願意學習的讓麗院千華跟水黑玲奈教導一下,學費可以用井下神社的靈脈節點支付。」

一邊轉悠,神宮悠一邊思索著利用這些人,而在兩個小時后,水黑玲奈以及麗院千華就再次返回,並帶給了他一大袋圖紙。

「這麼快,電腦的效率就這麼高?」

一邊看著那些圖紙,神宮悠一邊詢問。

對此,麗院千華驕傲的道:

「當然了,本小姐出馬,自然手到擒來。」

「呵呵,竟然敢說這些出自你手,我真為那些教授感到不值。」

「哼,為什麼不敢,那些教授是我花錢叫來的,自然算是我的功勞。」

「怎麼回事?」

聽說有其他人參與,神宮悠不由抬起了頭,對此,水黑玲奈淡然道:「雖然很想自己打造一座陣法,但這裡是你的道場,作為朋友,我們自然不會用你的道場亂來,所以,我們製作好之後,依靠家族關係找了一些外援,讓他們在幫忙整改了一下。那些教授在靈氣復甦之前就是研究陣法的大師,靈氣復甦之後,更是被政府邀請了過去,他們繪製的陣法絕對是最好的。」

「……謝謝,以後有事,可以請我幫忙。」

給了一句承諾后,神宮悠就拿起陣法看了起來,而花了半個小時把所有陣法圖紙全部看完后,神宮悠不由感嘆,大師就是大師。

那位大師給予的陣法是水源之陣,不需要特殊的布陣材料,只需要依借地利,在鳴奇山上以及山下挖開幾條溝渠,然後以池塘秘境作為泉眼(陣眼),當水流貫通溝渠,就能形成陣法。

此陣法一旦激活有兩種作用,一個是聚靈,能把周圍靈氣聚攏並煉化在水脈之中,另一個是迷霧之鎖,可以把池水轉化霧氣籠罩山峰,遮掩敵人的視線,且通過溝渠,還可以讓迷霧擁有鬼打牆的作用。

當然,如果僅是如此,神宮悠會說一句精巧,不會那麼驚訝。

令他驚訝的是,這陣法並不是完整形態。

按照圖紙所說,此為單一的水源之陣,如果找到火系或者土系寶物,可以形成水火,亦或是山水大陣。

這還不是結束,如果尋找到三種奇特的寶物,可以形成天地人三才之陣,後面還有四象,五行,八卦。

「這是那位大師臨時畫出來的?」

面對神宮悠驚異的笑容,麗院千華笑了一下:「不是,那位大師有自己的模版,這是套用,當然,進行了改造。」

「模版,套用,以後不會開放下載網上收費吧,還真是現代化的操作。」

搖了搖頭,神宮悠把注意力放在了陣法本身上,而在他仔細研究的時候,水黑玲奈道:「需要我聯繫施工公司嗎?按照與政府的交易,現世的鳴奇神社也是你的,在現世動工的話,陰境也會慢慢改變。」

「不用,我自己就行。」

如此說著,神宮悠自那些圖紙中抽出了山水清源大陣。

這一幕讓水黑玲奈無奈的嘆息了一聲,伸手想幫神宮悠換張圖紙:

「拿錯了,你現在能用的只有水源之陣。」

只是,她那伸出的手臂被神宮悠按住了。

「不,沒有錯。」

話語落下,神宮悠按照圖紙所說,朝著一旁需要開拓溝渠的方位走了過去。

到了地方之後,他並沒有拿出工具開挖,而是閉上了眼睛。

一息之後,睜開眼睛的他渾身上下都有了一種厚重之感,好似身上承載著山峰一般。

「地,動!」

伴隨著輕語,他大腳抬起,朝前邁出了一步,而當他的腳跟落下,讓麗院千華以及水黑玲奈震撼的事情發生了,大地在神宮悠面前裂開了。

Previous Post
「知道了,馬上回去。你先回去吧。」
Next Post
只見拉巴斯坦的魔杖劃過夜空,落入了不知從哪個地方躥過來的比爾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