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xiejinyan.cyou 300 true 0

「這小子的力量果然大!」

這一拳,何辰打出6成左右的力氣,對方應該差不多,結果,高下立判!

難怪王彥被對方單手壓着動不了。

陳凌看着何辰,微微一笑,這傢伙真不錯,屬性是3左右了,比達叔的還強上不少。

「你是一個不錯的對手,我決定我認真打一次。」

看着嚴肅起來的陳凌,何辰臉色微變。

什麼意思?剛才沒認真?

「拼了!」

何辰腳下一踩,右腿發力,立刻橫掃過去,爆出驚人的速度,襲向陳凌的腰部。

不愧是從小練武的高手,動作雖然花哨了一點,但是力量和速度都是實打實的比同齡人強。

腳腕處的褲腳都鼓了起來,發出呼的一聲。

不過,陳凌的速度更快。

陳凌踢腿擋去。

啪!

發出低沉的撞擊聲。

何辰感到腿部傳來一道霸道的力量,不由控制的連續後退三步,才穩住身形。

「好可怕的力量!」

何辰剛才已經爆發出全力,結果,後退的還是自己。

何辰懵了!

如果他的戰鬥力是8000,這小子至少一萬!

「拼手段了!」

何辰判斷出陳凌的力量和速度,立刻改變攻擊的策略,利用豐富的搏擊經驗,發起搶攻。

頓時,何辰拳腳形成的組合拳,猶如雨點一般瘋狂的朝陳凌砸去,彷彿要將他徹底淹沒了。

陳凌是見招拆招,並沒有急着反擊。

轉眼,50招過後,陳凌基本掌握何辰的攻擊套路,完全可以利用對方攻擊透露中暴露的缺點,將對方打倒。

不過,他沒有,而是拖着打。

不用說,把何辰當成不錯的陪練了。

陳凌在何辰交手的過程中,不斷的將格殺術融合到手腳,身體中,漸漸的,他的格殺術已經升華到中級!

中級格殺術,意味着在招數上,陳凌已經可以隨心所欲,腰馬合一!

1個多小時后。

何辰向後彈開,道:「首長,我們集合的時間到了,我去集合。」

陳凌點頭,道:「明天再來,如果你怕輸,可以不用來。」

何辰一咬牙,道:「誰輸?!明天繼續!」

他拋下一句,轉身向門外跑去,剛來門外,立刻齜牙咧嘴的蹲下來,又是揉雙腿,又是揉手腕。

「這個變態,體力怎麼那麼恐怖!難怪老達班長說病了,這是被打怕了啊!」

一開始,何辰憑藉豐富的戰鬥經驗,能佔據上風,可是到了後面感覺陳凌越來越厲害,最後,他根本無法還手,完全是高強度對抗!

自己就算是練了十幾年的身體,也吃不消!

這傢伙就是一個人形牲口! 說完李子孝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眼睛瞪得如銅鈴一般的秦紫苑,真是個暴力十足的小妞,還好我的身子骨夠硬要不然剛才那一腿我的手臂估計就脫臼了。

就這還當警察,進屋連兩句話都說不上就打人。和那些綜合執法根本就是一個樣子,不管是不是你的錯先打了再說,打錯了可以用自己的身份壓一下。

「你看什麼看?不怕眼睛看不見東西嗎?」

秦紫苑發現李子孝一直盯着自己看,立馬美目一挑露出了你要是再敢看我就戳瞎你眼睛的表情。

「你不看我怎麼知道我看你呢?真是的,有些人就喜歡自以為是,長的比如花還要『好看』不說,而且一點兒都沒有大腦!」

李子孝頭一扭,故意將好看兩個字說得非常大聲,好像怕別人不知道似的。

「你說誰沒有大腦?本姑娘天生麗質,你是不是瞎了你的狗眼把我和如花比。就我這美麗之氣別說能迷死多少人了,真是只瞎狗!」

「嘖嘖……我什麼時候說你了?我有說你的名字嗎?還美麗之氣,我看你只有腳氣!姑娘給自己留點臉好嗎?做人要低調,不要以為自己有兩把刷子就可以有恃無恐。」

此話一出秦紫苑漂亮的臉蛋兒都有些扭曲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又將腿高高的抬起。

看到秦紫苑又抬起了腿,李子孝的眼神中閃過一道寒光,接着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你去死吧!」

秦紫苑大喊了一聲,接着腿就快速的落了下去。

「用力啊!你不說讓我死嗎?快點,話都放出去了你就要做到,要不然會讓人恥笑的。」

秦紫苑有些驚訝的看着面前的李子孝,她沒有想到自己用盡全力的一腿竟然被李子孝接了下來。而且現在自己想把腿抽出來都沒有辦法,李子孝的手就好像一把鉗子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腿。

在一旁的男警察緊皺眉頭,原本以為李子孝前幾天抓住的那個銀行劫匪純屬巧合,現在看來李子孝確實是有那個實力。對於秦紫苑的實力他這個隊長是再清楚不過的了,刑警隊里的人員幾乎沒有一個是秦紫苑的對手。

尤其是她的下劈,剛到刑警隊的第一天就因為一個警員說話太過露骨,結果被她一個下劈將手臂的骨頭踢裂了。這樣的力量李子孝竟然一隻手就能接住,這隻能說李子孝比秦紫苑還要厲害。

「你放開我的腿!」

秦紫苑紅著臉生氣的喊了一句,李子孝手上的力度越來越大,秦紫苑覺得自己的腿越來越疼。最後疼痛戰勝了自尊心,雖然心裏一萬個不願意,但是從腿上傳來的疼痛又無法忍受。

「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你想踢得時候就踢,想讓我放手就大聲的吼。你還真是太自以為是了,想讓我放手可以,向我道歉。」

「我呸!」

秦紫苑一口唾沫飛到了李子孝的臉上,接着緊咬牙關不再說話。

秦紫苑是屬於那種責任心與自尊心強大到極點的人,只要是她認定這個人有錯那麼就算是火車都不能將她拉回頭,更加不用說讓她向本就認定有錯誤的人道歉。

梁嫣和潔伊捂住嘴巴不敢發出一點聲響,巴桑和男警察緊張的看着李子孝。

「紫苑你幹什麼?我看你今天回刑警隊后先交出你的配槍,接着休息幾天吧。」

男警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本來就是自己的手下不對在先,李子孝想要說兩句出出氣也是正常。現在自己的手下還將唾沫吐到了人家的臉上,這不是擺明了看不起人家嘛!

男警察現在都後悔帶這麼個多餘加業餘的助手來了,剛才他的話表面上是在說秦紫苑其實深一層的意思就是,我已經對她作出懲罰了,希望李子孝能大人不計小人過。

李子孝抹了一把臉上的唾沫,嘴角一咧說道:「嗯……很講究衛生嘛,淡淡的茉莉花味……你也累了,坐下來休息一下吧。」

說完李子孝將手慢慢的鬆開,接着站起身對男警察說道:「好了,現在可以說一下我為什麼成為殺人犯了吧。」

男警察看了一眼蹲在地上揉着腿的秦紫苑,搖了搖頭對李子孝說道:「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晚上七點多的時候我們接到報警說宿城一中附近發生了槍擊事件,當我們趕到事發地點時發現有兩個人頭部中槍死亡。

同時市醫院也就是這個醫院打來電話,說他們接到了一個中槍受傷的患者。這個作案的人手段非常的殘忍,尤其是第二個人先是打斷了兩條手臂再用槍爆了頭。

根據以上的線索,我們很自然的就聯想到這個中槍的患者與宿城一中被擊斃的兩個人有着一定的關係。

可沒有想到這一來到醫院就看到了你,而醫生說送中槍的人來醫院的就是你李子孝……」

說到這裏男警察停住了,他看到李子孝眼神的變化,那是驚訝,不解的眼神。不用問,李子孝一定與這件事有關。

「他們兩個人被人用槍打死了……我明明只是將他們打暈了的,怎麼會有人拿槍打死他們的呢……」

李子孝自言自語的說道,全屋子的人聽到李子孝的話全都皺起了眉頭,唯獨一個人是萬分的高興,那就是秦紫苑。

「隊長你還說我冒失,現在你怎麼看?他自己都承認了,你還認為我剛才做的有錯嗎?哼,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現在請你將手舉起來,你要是敢反抗的話我不介意給你一槍。」

說着秦紫苑站了起來,接着從腰間拔出了一把黑漆漆的手槍。

「等等!」

「怎麼?你真想反抗?」

「不是,我不是想反抗,我只是想說明一下。我是被他們堵截,他們來了十多個人每個人都拿着甩棍。我是自衛,而且我最後只是將兩個人打暈,並沒有開槍打死他們!是,我承認我對第一個人下手狠了點,但是我不狠現在死的就是我了。」

李子孝害怕了,他沒有想到一件簡單的堵截事件竟然演變成了殺人案,而且種種罪證都是指向自己的。

聞言秦紫苑冷哼一聲,接着說道:「甩棍?十多個人?李子孝你是不是睡糊塗了,我們在現場根本就沒有發現其他人的蹤跡,而且第一個人明明就是被人用砍刀一下砍掉手臂的。

至於那把砍刀我們也在屍體的旁邊發現了,你說的甩棍我們沒有找到,砍刀上還有指紋。李子孝你現在被逮捕了,請你跟隨我們回警局調查。」

「什麼?砍刀?我……這……」

李子孝只感覺天旋地轉,腦袋一陣陣的疼痛,秦紫苑說的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全都不吻合。這又是刀又是槍的,要是判罪可是不輕啊!

。「那個大樓的關鍵在於他的下面,但是想要去到下面可不簡單,別說是你,即便是放眼這個城市也找不到幾個,所以你們和我合作是最好的選擇。」李青雲自傲的看著陳凡。

「下面,下面有什麼東西?」陳凡聞言也不意外,他之前就猜到過,所以倒也不算特別的意外。

他只是有點好奇,這棟大樓的關鍵在於下面的什麼東西。

「具體有些什麼東西我不知道,當時只是遠遠的看了一眼,只看見一個長得很像心臟的東西,當時地底霧氣極其濃郁……

《民間詭異筆記》第二百五十章昂貴的秘密 穆守安看著顧驚鴻的樣子有些無奈,開口說:「你何必這個樣子,本王也只是擔心你,所以才過來看看。」

聽到穆守安這樣說,顧驚鴻心中到底還是心軟。開口時的語氣也就好了很多:「多謝九皇叔,我真的沒事。本來就是莫須有的事情,自然是可以證明的。」

看到顧驚鴻確實沒有被這件事影響,穆守安這才鬆了一口氣。兩個人聊了一會之後,穆守安才離開。

這段時間西門皖一直都很關心外面的事情,在剛開始流言四起的時候,她就已經找人去調查是怎麼回事了。也正是因為這樣,才知道了顧驚鴻舅父一家人。

「小姐,這些消息在最開始的時候都是顧小姐的舅父傳出來的。現在想起來,說不定就是真的。」丫鬟看著西門皖,開口說。

西門皖微微挑眉,看起來溫婉,說出來的話卻讓人咬牙切齒:「不管這件事是不是真的,最後都必須是真的。」

丫鬟聽到西門皖這麼說,也忍不住笑了一下。隨後像是想起來什麼,開口說:「對了,小姐,還有一件事,奴婢覺得也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嗯?什麼事?」

「奴婢聽說,顧家舅父這一次過來,還帶來了一個孤女。據說這個孤女和顧驚鴻的親娘長的十分相似,如果沒猜錯的話,顧家舅父就是想讓顧老將軍取了這個人。」

聽到丫鬟這麼說,西門皖忍不住挑眉,臉上都是得意的笑容:「是嗎?這樣一看,這個舅父還真的是不一般啊。等有時間的時候,可以主動去聯繫一下。」

丫鬟看著西門皖,沒有說話。

這段時間因為城外暴雨的事情,一時之間也都是人心惶惶,所以街道上沒有什麼人。西門皖這段時間沒事,所以就準備去看看這個孤女。如果能給顧驚鴻找麻煩,那就更開心了。

想到這裡,她看著自己的丫鬟說:「走吧,我們去看看那個孤女。」

舅父一直都沒有機會去鎮國將軍府,所以這段時間對於顧驚鴻也是百般挑剔。孤女在第一次遇到顧驚鴻的時候並不覺得是這樣的人,但是在舅父的影響下,心中對於顧驚鴻也是十分不滿。一心認為顧驚鴻就是想要阻止顧老將軍帶自己進入將軍府,否則的話,自己早就已經開始享福了。

西門皖並沒有真的去上門找那個孤女,而是在打聽到她出門的時間之後,直接就來了一個偶遇。假裝和對方一見鍾情的樣子,拉著孤女的手說了好多體己話。

本來孤女並不知道對方想要做什麼,但是一想到自己初來乍到。有京城中的貴女願意和自己結交,更是十分開心。所以兩個人相處的也算是十分愉快。

顧驚鴻在將軍府里過了一段舒服的日子,最近這段時間過去了,身體也好了很多。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外面的災情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嚴重,都已經過去這麼多天,還沒有結束。

想到這裡,顧驚鴻忍不住嘆一口氣,看著北安說:「走吧,我們出去看看。要是能繼續施粥幫忙的話,還要繼續幫忙。」

但是北安看起來並不是很開心,她撅著嘴說:「小姐,你那麼心疼這群人,但是這群人卻不知道感恩。在外面的時候,還一直都在說小姐的壞話。」

聽到這話,顧驚鴻忍不住一笑。說:「那些說我壞話的人都是城中的人,但是外面的災民是無辜的。所以我們還是要盡自己所能,去幫助他們。」

北安被顧驚鴻說服,還是帶著人一起,一起去城外施粥。

但是他們只不過幾天沒來,之前的位置就已經被搶佔了。至於將軍府的粥棚,早就已經被人弄散,像辣雞一樣扔在不遠處。

西門皖本來就是來這裡施粥做做樣子,這種事情她是不屑做的。有下人去做就夠了。

只是沒想到,居然能在這裡看到顧驚鴻。她不知道顧驚鴻的情況,只以為顧驚鴻是因為之前謠言的事情才閉門不出。最近這段時間謠言少了一些,這才重新出門。

想到這裡,她走過去看著顧驚鴻,說:「呦,這不是顧大小姐,真是好久不見,這段時間不知道在做什麼?」

顧驚鴻臉色不善,看著對方,說:「本小姐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跟你有什麼關係。你覺得,你配和我這樣說話?」

「你……」西門皖聽到這話,惱羞成怒。但是偏偏這裡還有很多人,她什麼都做不了。

深呼吸一口氣之後,總算是冷靜下來。微微一笑,看著顧驚鴻:「不知道顧小姐是過來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當然是過來施粥了。還有,你們為什麼要搶了我們將軍府的位置,還把我們的粥棚給弄散了?」北安看著西門皖,問。

西門皖臉色難看,看著顧驚鴻問:「怎麼?顧小姐就任由你的丫鬟這樣和本小姐說話?」

顧驚鴻微微挑眉,說:「丫鬟怎麼了?本小姐的丫鬟,也要比你高貴。」

西門皖還想說什麼,但是又發現自己說不過。只能開口說:「你說的是這個粥棚?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們過來施粥的時候看到這個粥棚沒有主人。想著留在這裡也是佔地方,所以就把它給拆了。沒想到是將軍府的粥棚,我想顧小姐這樣深明大義,應該不會因為我這樣的舉動生氣吧?畢竟,我們都是為了這個災區的災民好。」

「你……你這分明就是強詞奪理!我們這個粥棚一直都有人在這裡。就算是沒有主人,但是也一直都沒有停止施粥活動。你憑什麼說拆了就給我們拆了!」北安看著西門皖,臉上都是氣憤的表情。

西門皖聽到這話,放下自己的雙臂,說:「本小姐想拆就拆,你管得著?如果心中有不服氣的話,那我們就好好的報官理論一下!」

Next Post
「小來,怎麼了?你是餓了嗎?」松板梨香睜開一雙帶着睡意的可愛大眼,揉着眼睛看着站在她床邊的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