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xiejinyan.cyou 300 true 0

「緝拿殺手!」

昌運宮中的宮人、護衛聞聲也迅速趕來支援,將殺手團團包圍。

「殺!」

殺手中一人面露冷色,怨毒的目光掃過秦楓,讓秦楓沒由來地感覺心裡一涼:怎麼回事?

秦楓隱約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很快,有殺手直接沖向元恩,放棄了攻擊。

轟然一聲巨響,那人自爆了!

肆意的血氣飄搖,侵染了元恩的浩然正氣。

緊隨其後,又有殺手如法炮製,沖向元恩,以血氣污穢他的浩然正氣。

而元恩本來中了毒,強行施展浩然正氣,對自己已經造成了不小的傷害。再加上浩然正氣被氣血污穢,實力迅速減弱。

殺!

一道刺耳的破空聲傳來,元恩胸口中了一劍。

他整個人踉蹌地倒退,跌倒在秦楓面前。

「保護三皇子!」

一眾宮中護衛已經沖了過來,殺向這群殺手。

不過,護衛雖然數量眾多,但都不是殺手的對手,照面便被擊殺了數十人。

「誰敢在傷害三皇子殿下!」

又一聲大喝響起,一人橫刀立馬地沖了過來,手持丈二巨斧,朝一個殺手攔頭落下。

錚!

刀劍交鳴,聲音刺耳。

來人有萬夫不當之勇,硬生生在殺手中殺出了一條血路,朝秦楓等人這邊衝過來。

「殿下不要慌,我老朱來也!」那人看向周龍羽喊道。

「是朱昧統領!」

「太好了,朱昧統領來了!」

豬妹?

秦楓以為自己聽錯了,怎麼會有人叫這名字?

不過,他聽到身邊的宮人都露出喜色,也暗自鬆了口氣:管他叫什麼,能幫忙就行了。看來昌運宮中也並非都是飯桶嘛。

等朱昧衝過來的時候,衣袍上遍是血跡。

他目光不善地看了秦楓一眼,粗魯地抓住周龍羽的胳膊,說道:「三皇子,這裡不安全,快跟老朱走!」

不對!

秦楓瞳孔一眯,一把抓住周龍羽的肩膀,問道:「朱統領是吧?三……」

沒等他說完,朱昧反手一斧子朝他當頭劈來。

「朱統領,不要……」宮人急忙喊道。

話音未落,秦楓悍然一拳轟出,與斧光正面相撞。激蕩的氣浪肆意衝出去,直接將身邊的宮人掀翻在地。

「你有問題!」

秦楓目光直逼朱昧,破妄之瞳運轉起來。

他看到朱昧的瞳孔閃爍著妖異的紫光,分明與那些殺手如出一轍!

很顯然,這傢伙與殺手是一夥的!

「你給老子滾!」

朱昧怒聲咆哮,像是發狂的豪豬一樣,揮動著戰斧,橫掃向秦楓,氣勢驚人,彷彿跟秦楓有什麼血海深仇。

幽風十九刀!

秦楓也不敢大意,亮出鳴鴻天刀,最快地施展出刀法。

但是因為離三皇子太近,他不敢施展威力更強的下品道術,只能通過幽風十九刀與朱昧糾纏。

而朱昧似乎不想耽誤時間,聲嘶力竭地吼道:「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動手?」

一聲令下,宮中的護衛中有半數人沖向了秦楓,連同殺手一起沖了過來。

好傢夥,難怪昌運宮中會混入這麼多殺手,原來是監守自盜啊!

秦楓心裡微凜,屏住呼吸,死死地盯著朱昧,氣勢悍然爆發。

血魔靈體,開!

體內氣血如沸,刀光悍然殺出。

饒是他刻意壓制住刀勢,但澎湃的力量依舊如暗流洶湧,將朱昧逼得節節後退。

朱昧沒想到自己安排得這麼周全,結果半路殺出了程咬金,破壞了自己的全盤計劃。

「老子攔住這傢伙,你們生擒三皇子,不要讓那群豬玀傷了他性命!」他厲聲喝道,旋即目如泣血地盯著秦楓。

。 「若水?」

不是奧托不想給,而是對方的要求實在是太簡單了。

「呵呵,這種玩笑就不用開了。」

「那行吧,我就開門見山了,我要妹子,李素裳。」凌淵直接道。

那赤裸裸的慾望已經沒有絲毫掩飾了。

奧托:「.…..」

「你是如何知道這個名字的?」奧托的臉色沉了下來,問道。

「關於這個啊,哎嘿。」凌淵賣了個萌。

事實證明,這兩個字可以作用在所有敷衍的領域。

奧托:「.…..」

「很抱歉,關於這個要求我不能答應。」

「我將,扭轉萬象!」

這時,在旁邊傳來一道聲音。

讓奧托的臉瞬間就黑了。

「這一擊,貫穿星辰!」

「轟!」

巨大的爆炸響起,直接將周圍的房屋全部掀飛。

狂風將奧托的頭髮全部吹了起來

凌淵則是靠着【地心固若金湯】擋住了風沙。

「看來那邊已經分出勝負了。」緩緩收起手,道。

「隊長。」看着半跪在地上的幽蘭黛爾,不滅之刃的隊員全部圍了上去。

此刻的小識也改變了姿態,變成了識之律者。

「朋友,我突然間有點理解你為什麼叫我小識了。」

小識看着自己的手,有些不敢和凌淵對視道。

在剛剛的戰鬥中,她腦海中的話語又出現了。

順着那道聲音,她解放了體內的力量,也讓她徹底明白了自己的身份。

「嗯,感覺怎麼樣?」凌淵點頭,問道。

「哎?朋友,你難道不害怕嗎?」小識有點愣神的看着凌淵。

「所以,在成為律者之後,想清楚了,準備當我女朋友了?」凌淵摟住了小識的肩膀。

小識一呆:「你……」

「有什麼好在意的,琪亞娜、布洛妮婭、無量塔姬子,不全都是律者嗎?」

拍了拍小識的頭,凌淵安慰道。

「也是哦。」

小識下意識點了點頭,但時候就反應了過來。

「不,不對,這麼說,那我豈不是真正的符華?」

「所以我才叫小識啊。」

「原來你一早就知道。」小識恍然。

「就算如此,在我心裏你依舊是可愛的識寶,我還是你的朋友。」

「凌淵……」

小識怔怔的看着凌淵,一把撲進了他的懷裏。

「只有你,不離開我就行。」

此刻的小識,就如同一個失去了世界的孩子,只想渴望抓住一顆救命的稻草。

「安了,律者又不是什麼大事,我也是律者啊。」輕輕拍著小識的後背,凌淵安慰道。

「哎?」

在小識詫異的表情中,凌淵對着虛空伸出手。

一顆火紅色的核心浮現。

小識瞳孔微微一縮:「律者核心……」

「所以,小識,我可以一直當你朋友。」

……

「竟然是律者?」

聽到兩人對話的幽蘭黛爾面色一變。

星鎧狀態下的她竟然輸給了律者。

「好了,奧托,今天就到此為止了,感謝你的奉獻。」凌淵收起核心,轉頭看向奧托,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奧托:「???」

在奧托懵逼的目光中,凌淵摟住了小識的腰部。

帶着有些迷茫的小識揮手和奧托告別。

「……」

「逆熵,已經有四個律者了……」

奧托看着凌淵消失的那片空間,平靜的聲音響起。

琪亞娜、布洛妮婭,以及剛剛出現的凌淵和識之律者(還不知道姬子)

「真是有意思啊,對抗崩壞的組織,戰力竟然都是律者。」

嘲諷了一句,奧托走向了幽蘭黛爾。

虛數空間內

小識完全靠在了凌淵懷裏。

在她的認知中,世界上的一切都不能讓她相信,唯一能夠相信的的人只有凌淵了。

一直嘻嘻哈哈的嗨符,第一次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凌淵輕輕拍著小識的肩膀。

雖然對少女來說有點殘酷,但比起別人告訴她,自己意識到已經算很好的了。

Previous Post
「嗷……」
Next Post
「丸子湯好嘍,醋自己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