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xiejinyan.cyou 300 true 0

「知道了,馬上回去。你先回去吧。」

下人一動不動。

白季挑了挑眉。

「你先回去。」

「老爺說了,讓您儘快回去。」

老爹什麼意思?

這麼急?

心思一轉,白季無奈地搖了搖頭。

「行,走吧。」

反正眼下的事情已經確定沒了問題,回去倒是也行。

回庄的路上,白季身後的兩個身影越跟越遠。

到得白季跟著下人快步走遠之時,兩個女孩的身影站住不動。

佘紅淚輕聲問道。

「聊聊?」

司星辰點了點頭。

「正有此意。」

……

兩人來到山莊的一個無人之處,感受著迎面吹來的輕風。

「我有事需要回去一趟。」

佘紅淚先行開口說道。

跟換全部將士兵刃的事情並不是一件小事,或許她可以先斬後奏,但是人總得回去解除一下其他人的疑慮。

畢竟,整個西北並非是由她一人說了算。

便是有著爺爺的信任,也需要說服那些叔叔伯伯們才行……或者說,至少拿出一個可行的理由。

這是非做不可的事情,而且還相當緊迫。

司星辰不出意外地點了點頭。

「意料之中。」

「其實我們沒必要爭。」

「我也正想和你說這個……最大的對手另有其人。」

「所以不能再多了。」

「你是不相信他?還是不相信自己?他確實很容易吸引別人的目光,但是他拒絕起來,可不會有半分心軟。之所以默不作聲,那就是因為猶豫不決。」

「你很了解他?」

「不算多了解,只是時間長了一點而已。」

「他很謹慎?」

「他很謹慎,他不敢輕言感情,但如果認可,便不會再動搖。」

站在微風中,佘紅淚沉默了半響,末了才說道。

「謝謝。其實我也不確定我自己的選擇,因為我不確定我們之間發生過的事情會不會在將來的某一天成為我們之間最大的間隙。」

「選擇是雙向的,起碼我比你堅定。」

「未來還猶未可知。」

司星辰搖了搖頭,看著遠方,輕聲說道。

「其實,我想和你說的還有一件事……剛才那位老者你也看到了。」

「很令人敬佩。」

「像這樣的人,他身邊還不知道有多少,而他們,都匯聚在他的身邊。」

「所以?」

「你看到他的野心了么?」

佘紅淚咬了咬嘴唇。

因為接觸的時間更少,所以她得知的消息沒有司星辰多。

「他想要這個天下?」

司星辰笑著搖了搖頭,背負雙手,看著遠方的天空,眼神中滿是嚮往的憧憬。

「……我不知道,或許比這更加宏偉。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一句,別掉隊了。」

佘紅淚看著司星辰,眼神有些複雜。

「我沒辦法想象還有另一個更危險的對手。」

司星辰偏過臉,沖她狡黠一笑。

「因為你和我都不夠……傻。你永遠也做不到不帶思考的信任,我也做不到。」

「所以他也可以無條件地信任你口中的那個對手?」

「傻乎乎的女人,總是最得男人的疼愛,不是么?最主要的是,她還並不傻。」

佘紅淚認真地點了點頭。

「謝了。再見。」

「早去早回~」

……

白季回到了山莊。

至於身後的兩個女孩消失,白季當然知道。

只是有些時候,傻一點才比較合適。

白岩正拿著幾封信件,等待著白季回來。

而那幾個舅舅以及隨行的年輕人,也都好奇地坐在一邊等待。

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白季的回來。

白季一眼掃過所有人的表情。

不知道發生了些什麼,來時趾高氣揚的舅舅一行人,此刻顯然臉上都平淡了許多。

而甚至,看著白岩手中的信件時,更是帶著一些好奇之色。

從白岩臉上那可見的驕傲上來看,白季大致猜到了原因。

得!

老爹既然好不容易有個長臉的機會,那自然得給他裝著。

白季接過信件。

一封封看了起來。

「曲掌門說門派裡面正在舉行大選,暫時沒空,改日必定登門拜訪。」

白岩在一邊輕聲解釋。

「附近的一個劍派掌門。」

「嘶……」

「耿姐姐說劍心在閉關,她要護法,暫時沒空。」

「劍秀谷三秀。」

「嘶……」

「魏言說昌水城需要鎮守,很遺憾不能親自過來了。」

「大夏淮王。」

「嘶~~~」

「哦~辛芷容倒是說有時間能來。」

「蘭桂坊大東家。」

「嘶~~~」

7017k 他低頭看着語氣謹慎姚窕:「小心,這裏的佈置很奇怪,我為什麼不着急將那個6元老找出來。就是篤定他找不到方向,反而還要依靠咱們幾個來靠近帝王劍。」

姚窕被他的語氣弄得莫名的緊張。兩隻手握成了拳頭。金唯被迫的攥住了她的手腕。

金唯澄澈的眸子帶着敵意,環視着周圍的黑暗。

「小鯊在哪裏?」姚窕的聲音有些發抖,感覺某處有颶風的旋渦正在吹拂着她的頭髮,想起他說過小鯊的嘴邊是有壓強的,跟地鐵飛速行駛不能靠近的狀態一樣危險。

金唯又是邪魅的一笑:「這個我還真是不能知道,明明上次來的時候,還是有一部分光亮的,現在全部黑了,我也有點慌。」

兩個人雖然是穿着喜服,但是這鯊魚池是一點的喜慶氣氛也沒有,反而還很壓抑,冰冷。寒涼。

此刻只有彼此相互的體溫是能感應在一起的。

「我我淦!」林翰突然踮起一隻腳。然後躲在姚窕的身後:「什麼東西!」

林翰的聲音在空間中產生迴響,像是空谷幽幽的場景。

「這裏面好像很大。」姚窕通過回聲來判斷這裏的體積,應該是不會小的。

「哎你給我過來!」金唯將林翰拉到了一邊:「靠那麼近幹嘛,挺大個男人躲在女人後面。」

「金……金總…剛才有東西摸我腿!」林翰躲在金唯的身後。嚇得全身發抖,說的連姚窕都害怕了。

緊接着三人身後的光亮全都沒有了,大門瞬間全部關閉,只呈現出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

「手機。」空氣中只有金唯低沉無畏的聲音,然後還有劇烈的魚腥味,姚窕簡直想要昏倒了,太噁心反胃的味道。

「抓緊點。」金唯在漆黑中緊了緊姚窕的細腰,隱隱一道閃光,然後突然將前方照亮是手機的手電筒被打開了。

林翰顯然剛才是連自己的手機都忘記了。

光亮在前方照亮,姚窕看見的第一個東西是頭蓋骨,然後是人體的肋骨!

上面還有三角帽子,像是海盜的遺體。

「別怕,就是一些被懲罰的海盜,死了已經將近有一年了。」

皚皚白骨在腳下的路上面擋着,手機趙向前方,就像是被吞噬了光芒,全然看不清前方。

「奇怪,按道理來講,之前都是有光的,現在怎麼這麼黑這麼詭異,看來……」金唯神秘的眸子看着前方:「一定是6元老在搞鬼,一定是他把這些火苗全部都弄滅了。」

腳下的聲音不知道是踩到了草和木柴還是骨頭……

姚窕的額頭上面滲透著冷汗,她的喜服裏面現在已經就要被浸了。

「金唯那隻機械眼,它現在怎麼樣了你知道嗎?」姚窕一緊張就想說話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否則,她會受不了。

「快點!回答我!」姚窕出著熱汗聞着魚腥,然後踩着白骨,感覺人生已經到達了巔峰。

「那隻街斜眼我看到了,但是之後又讓她給跑掉了,只是我斷了它一條腿,現在行動力遲緩,但是會不會再長出來,我就不知道了。」

金唯一邊用手機照亮,一邊將腰上面林翰的那隻手弄走,但是怎麼也弄不走。

「喂!」金唯轉頭髮現腰間的手是白色人骨頭!

「我靠!」金唯瞬間炸了腰間的手是屍體!

「啊!」姚窕尖叫的向一邊跑去,然後看見金唯身後站着一具帶着海盜三角帽子的白骨屍體。

金唯屏住了呼吸然後伸手讓姚窕回到她身邊:「放心吧,這是被弔死的,沒事,你看,上面有個繩子。」

說完,看着地面上已經嚇昏倒的林翰,金唯用腳踢了他的腹部:「我說,你這樣,我還不如不帶你過來,真夠添亂的……」

突然門外面發出聲響,有汽車的聲音,金唯瞬間斷定為是=海盜船長找過來了:「糟了,都怪這個6元老壞我好事,要不然早就出去了!」

「姚窕快走!」金唯一把將嚇得不敢動的姚窕攔住了腰肢,將她向著其他的地方走,還關掉了手機的手電筒。

Previous Post
「丸子湯好嘍,醋自己放」
Next Post
「那怎麼辦?」安悅的臉色再次變得難看起來,「難道這森林之大,就沒有咱們的容身之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