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xiejinyan.cyou 300 true 0

「小來,怎麼了?你是餓了嗎?」松板梨香睜開一雙帶着睡意的可愛大眼,揉着眼睛看着站在她床邊的喬安。

「噓!跟我來。」喬安招呼松板梨香跟在她身後,松板梨香雖然不明所以,但出於好奇心她還是跟了上去。

二人狗狗祟祟的來到了客廳外。

就在松板梨香想走進客廳的時候,喬安一把拉住了她,並示意她躲到一旁的柜子後面。

兩個女生小心翼翼的躲在那裏,然後看向了客廳里一個人獨自玩得開心的女孩兒。

「大半夜的我們為什麼要站在這裏偷看由美啊?」松板梨香小小聲的在喬安耳邊問道。

妹妹由美自從搬到這個新家之後,就經常晚上一個人跑到客廳玩。

因為這件事,松板夫人平時沒少說她。

可由美到了晚上還是我行我素的跑出來。

本來松板夫人還擔心小女兒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後來去醫院檢查過後,醫生並沒有發現這孩子的身體有什麼問題。

在知道了松板由美的情況之後,醫生也只是說那孩子可能只是精力過於旺盛,導致夜晚睡不着。

如果想要改變這一情況,就讓她在白天的時候多出去玩一會兒,發泄一下旺盛的精力。

可松板由美並不是一個活潑好動的孩子,每次帶她出去玩,她也都表現得不是很活躍。

讓她出去瘋玩發**力,這種事情基本不可能發生在松板由美身上。

無奈之下,松板一家也只能暫時先讓她這樣。

這件事,在松板家並不是什麼秘密。

所以松板梨香才會對大半夜的看到自家妹妹一個人在客廳玩,表現得這麼淡定。

「你不覺得由美這樣子很奇怪嗎?」喬安說。

「哪裏奇怪了?」松板梨香不解的問。

喬安簡直有些無語了,這一家人的心到底是有多大啊。

「你好好看看,她這個樣子像不像是在和身邊的人玩。」喬安只好提示一下這姑娘。

松板梨香多看了由美兩眼之後,還是不以為意。

「這也沒什麼吧,小孩子自己一個人玩辦家家酒的時候,一個人扮演多個角色不是常見的事嗎。」

松板梨香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的。

小時候她自己一個人玩的時候也這麼玩過,這在小孩子當中很常見吧。

「不是啦,你看看梨香身邊的那個布娃娃,我看到那個娃娃好像自己移動了一下!

沒有人動它,它自己移動了!」

喬安裝做一臉驚恐的對松板梨香小聲說道。

松板梨香聞言,忍不住好奇的多看了兩眼。

客廳里,妹妹由美正對着一堆玩具玩扮家家酒。

由美的手上拿着一個小鍋,好像是在假裝做飯。

而在由美的旁邊,是一個可愛的布娃娃。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那個布娃娃特別奇怪。

松板梨香忍不住的多看了兩眼。

就在她全副注意力都在那個娃娃身上的時候,娃娃突然一個回頭,對着她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松板梨香被這一驚悚的畫面嚇得面無人色,下意識的就想尖叫出聲。

還是喬安動作快,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將她帶離了客廳。

二人重新回到了松板梨香的房間,松板梨香卻再也沒有了睡意。

她不斷的搓着手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瘦弱的身體不斷的顫抖著。

「梨香,你別這樣,先坐下再說好不好?」喬安一臉擔心的將松板梨香拉到自己身邊坐下。

「小來,我該怎麼辦?我妹妹好像被那種東西纏上了!我妹妹還那麼小,她可怎麼辦啊?!

那東西會不會傷害我妹妹?為什麼要纏着我妹妹呢,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孩子啊,她從來沒有做過壞事,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呢!」

。 「哎呦,我好疼!」

瞧到黃大媽突然來了這麼一齣戲,林斯文雖然有些好奇大媽的演技是哪裏畢業的,卻也不好直接離開的。

林斯文連忙上前詢問出聲道:「大媽,你這是哪裏痛?要不要我讓人安排救護車過來?」

不管大媽的演技是不是有點太浮誇,這會兒也都不是在意那些的時候,如果大媽真的哪裏不舒服,那時候可就晚了的。

作為異人,只能去了專門的醫院做檢查關係,這些也都需要提前安排好的。

黃大媽聽到林斯文這麼一問,人也是實在裝不下去的。

她本來就不會這些彎彎曲曲的事情,想了一下后,感覺自己消耗的時間還不算夠,人也就放棄繼續裝病,直接的跟林斯文換了個方式出聲道:「這距離中午還早著呢,也不能讓你辛苦來一趟,你等大媽給你點個奶茶,喝了再走,也省的路上口渴。」

黃大媽這麼說,林斯文更是一臉懵逼的。

打從她來大媽家裏后,差不多就已經灌進肚子裏一茶壺水了的,又怎麼可能還會口渴呢!

人雖然拒絕了大媽要幫自己點奶茶的好意,卻還是選擇了繼續待在大媽家裏喝茶水。

隨手也只能聽着大媽又聊起了她年輕時剛做人兒媳婦的那些往事,不自覺的空檔里時間就已經指向了十一點鐘。

鑒於出來的時間已經超過三個多小時,再不回去的話就真的要在這裏解決午飯了,林斯文在找到黃大媽的聊天停頓處后試探性的出了聲道:「大媽,這次我真的該回去了。」

人說出來這話后,甚至是已經找好了下一句該怎麼說的,卻不想黃大媽那裏直接的應了一聲好,甚至是還愉快的出聲道:「正好我送你出門,順手還要去我老姐妹那打麻將。」

黃大媽很喜歡打麻將,正如同黃大爺最喜歡的就是跟一群老兄弟去了郊外釣魚一樣,各自都有着自己打發和消遣時間的獨特愛好。

林斯文卻是完全沒想到,大媽這次就如此的輕易放自己離開。

直到上了車回店裏的路上,也都沒琢磨明白黃大媽搞得這一出到底是為了什麼。

等到從站牌處步行回店裏的時候,林斯文遠遠一看,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店門口明顯太過熱鬧,這是她來了27部后近兩個月的時間都未曾瞧到過的一幕!

這人來人往的關係,幾分鐘空檔里就出現了三十多號人。

明顯就很不對勁,可林斯文愣是沒瞧出來這是什麼情況。

難不成27部要搞什麼慶典?可是自己臨走的時候也沒聽老闆娘他們提及啊?

這麼想的時候,等到林斯文近到門口時,人一瞧店裏自己那邊多出來的一些裝飾物件,還有那滿滿一堆的禮物,人直接感動在了當場。

牆壁上,斯斯一一十八歲一一生日快樂的幾個大字被五彩氣球在旁邊點綴著。

黃大媽那裏的不對勁在這一刻里都有了解釋,看這情況應該是大媽特意把自己弄了過去,只為了給27部留守的玉小琴他們來給自己收拾生日慶祝會的!

林斯文雖然已經過了身份證上的生日許久,可是今天這個日子也同樣是她的生日!

前一個是她出生時的生日,后一個卻是她被小媽收養后的日子!

不出意外,應該是27部的人知曉這個的關係,就早早的安排起來。

想到自己以前的生日,小媽雖然也都有給自己過,卻最多是兩個人去了附近酒店吃一桌,卻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熱鬧的場景出現過。

這會兒店裏邊只剩下幾個店員的,老闆娘那裏臨時出去,臨走的時候卻也有特意留下早早就挑選好的生日禮物的。

「斯斯,生日快樂!」

「文文,生日快樂!」

喊了她稱呼的雖然不一樣,可是送上來的禮物都很真實。

玉小琴更是直接將林斯文往懷裏一拉,就興奮的喊話起來。「喏,先看我給你挑的禮物,這玩意可是我找了廠家專門定做的!」

林斯文順着玉小琴的所指一瞧,便看到了一件一人多高的透明儲物盒。差不多五十多層的模樣同時,裏面還放上了不少的發圈、耳環項鏈和剛好放進抽屜里小玩偶之類的小玩意。

「盒子是她找人定做的,但是這裏面的小東西有一半也是我特意挑來送給你的!單單是拆那些快遞盒子就讓我請人來幫忙拆了一大會的!」

只是人完全沒想到,這一人高的儲物抽屜還是很能放東西的,來不及網購的關係,也就拆遷了幾個跑腿小哥忙碌了一會。

等到她和玉小琴合作將東西都按照相應的功能和顏色進行了區分收納,卻也是已經花掉了不少的時間。

相比兩個妹子用心給林斯文準備下的生日禮物,三公子的就來的比較直接了一些。

兩套夏末秋初剛好穿的連衣裙,還有搭配着薄薄一層的針織外套。

至於顏色,明顯就挑選了林斯文平日裏最愛穿了的那兩套的顏色。

連聲道謝之餘,人就被玉小琴他們催促着去拆禮物了。

只因為地上已經堆積好的這些禮物,哪怕是他們三個也都不清楚是什麼。

基本上都是這個月來,他們的為四號慶生的決定發出后,專屬小群里的成員們先後用了快遞送過來的東西。

只因為一群傢伙都喊話送來的必須當天才能拆封,至於送了什麼的物件就成了秘密。

「哎呦,我好疼!」

瞧到黃大媽突然來了這麼一齣戲,林斯文雖然有些好奇大媽的演技是哪裏畢業的,卻也不好直接離開的。

林斯文連忙上前詢問出聲道:「大媽,你這是哪裏痛?要不要我讓人安排救護車過來?」

不管大媽的演技是不是有點太浮誇,這會兒也都不是在意那些的時候,如果大媽真的哪裏不舒服,那時候可就晚了的。

作為異人,只能去了專門的醫院做檢查關係,這些也都需要提前安排好的。

黃大媽聽到林斯文這麼一問,人也是實在裝不下去的。

她本來就不會這些彎彎曲曲的事情,想了一下后,感覺自己消耗的時間還不算夠,人也就放棄繼續裝病,直接的跟林斯文換了個方式出聲道:「這距離中午還早著呢,也不能讓你辛苦來一趟,你等大媽給你點個奶茶,喝了再走,也省的路上口渴。」

黃大媽這麼說,林斯文更是一臉懵逼的。

打從她來大媽家裏后,差不多就已經灌進肚子裏一茶壺水了的,又怎麼可能還會口渴呢!

人雖然拒絕了大媽要幫自己點奶茶的好意,卻還是選擇了繼續待在大媽家裏喝茶水。

隨手也只能聽着大媽又聊起了她年輕時剛做人兒媳婦的那些往事,不自覺的空檔里時間就已經指向了十一點鐘。

鑒於出來的時間已經超過三個多小時,再不回去的話就真的要在這裏解決午飯了,林斯文在找到黃大媽的聊天停頓處后試探性的出了聲道:「大媽,這次我真的該回去了。」

人說出來這話后,甚至是已經找好了下一句該怎麼說的,卻不想黃大媽那裏直接的應了一聲好,甚至是還愉快的出聲道:「正好我送你出門,順手還要去我老姐妹那打麻將。」

黃大媽很喜歡打麻將,正如同黃大爺最喜歡的就是跟一群老兄弟去了郊外釣魚一樣,各自都有着自己打發和消遣時間的獨特愛好。

林斯文卻是完全沒想到,大媽這次就如此的輕易放自己離開。

直到上了車回店裏的路上,也都沒琢磨明白黃大媽搞得這一出到底是為了什麼。

等到從站牌處步行回店裏的時候,林斯文遠遠一看,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店門口明顯太過熱鬧,這是她來了27部后近兩個月的時間都未曾瞧到過的一幕!

這人來人往的關係,幾分鐘空檔里就出現了三十多號人。

明顯就很不對勁,可林斯文愣是沒瞧出來這是什麼情況。

難不成27部要搞什麼慶典?可是自己臨走的時候也沒聽老闆娘他們提及啊?

這麼想的時候,等到林斯文近到門口時,人一瞧店裏自己那邊多出來的一些裝飾物件,還有那滿滿一堆的禮物,人直接感動在了當場。

牆壁上,斯斯一一十八歲一一生日快樂的幾個大字被五彩氣球在旁邊點綴著。

黃大媽那裏的不對勁在這一刻里都有了解釋,看這情況應該是大媽特意把自己弄了過去,只為了給27部留守的玉小琴他們來給自己收拾生日慶祝會的!

林斯文雖然已經過了身份證上的生日許久,可是今天這個日子也同樣是她的生日!

前一個是她出生時的生日,后一個卻是她被小媽收養后的日子!

不出意外,應該是27部的人知曉這個的關係,就早早的安排起來。

想到自己以前的生日,小媽雖然也都有給自己過,卻最多是兩個人去了附近酒店吃一桌,卻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熱鬧的場景出現過。

這會兒店裏邊只剩下幾個店員的,老闆娘那裏臨時出去,臨走的時候卻也有特意留下早早就挑選好的生日禮物的。

「斯斯,生日快樂!」

「文文,生日快樂!」

喊了她稱呼的雖然不一樣,可是送上來的禮物都很真實。

玉小琴更是直接將林斯文往懷裏一拉,就興奮的喊話起來。「喏,先看我給你挑的禮物,這玩意可是我找了廠家專門定做的!」

林斯文順着玉小琴的所指一瞧,便看到了一件一人多高的透明儲物盒。差不多五十多層的模樣同時,裏面還放上了不少的發圈、耳環項鏈和剛好放進抽屜里小玩偶之類的小玩意。

Previous Post
「這小子的力量果然大!」
Next Post
有人冷笑了起來,準備著看大王子的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