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xiejinyan.cyou 300 true 0

「嗷……」

「我明白了。」

「小哥哥,你是不是想給我開光啊。」

又開始了。

這姑娘開車開的真是讓趙信措不及防。

「你像個人吧,行么?」趙信一臉無語。

「不行呀,我是亡魂,現在是魂魄,你讓我怎麼像人?」廖明媚天真爛漫的眨眼道,「如果我是人的話,說不定現在已經落入你的魔爪了吧。啊,謝天謝地,感謝上蒼讓我現在不是活的。」

這姑娘怕是個沙雕吧?!

趙信歪頭,就看到廖明媚古靈精怪的大眼睛轉來轉去,神情中堆滿了戲謔的笑意。

「懶得理你。」

瞥了她一眼,趙信就低頭看着手機。

到現在老道還沒回復。

趙信:???

「道友,我在。」茅山老道的消息跟着發了過來,「剛才我已經親自品過了,這確實是龍宮聖釀,出自西海。」

「可以,這都讓你品出來了。」趙通道,「能抵多少。」

「十萬。」

「多少?!」

「十萬!」茅山老道也跟着發來感嘆號,「怎麼樣,是不是被我的價格給嚇到了。嗨呀,誰讓老道我愛酒,十萬買來心頭喜,值得!」

趙信:???

這老道士還以為趙信是驚訝他給的高了?!

「道友怎麼了?」茅山老道不解道。

「你要臉么?」趙信皺眉發去消息,「龍宮聖釀,聖釀!!!你給我十萬,你摸摸你那個老臉,不覺得有點扎得慌么?」

「道友,你這話說的可有點太不客氣了啊。」

「你那價給的也太客氣了點吧?」

「道友,你這確實是聖釀,可是年頭短啊。十萬,已經很高了。」茅山老道解釋道,「你要是不想抵押那就算了,我現在還你就是。」

叮咚。

茅山老道也還真誠信,二話不說給趙信發來個包裹。

注意!!

發回來的是包裹。

您領取了茅山老道的包裹。

瓶子還是那個瓶子,就是少了瓶塞。

趙信瞪着個眼珠子朝着瓶口裏面瞅,愣是一滴都沒看到。

「老道,你可要臉?!」

「臉是何物,要它作甚?」

不要臉都能如此的理直氣壯。

「道友,反正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你要是抵,剛才我還你的瓶子我不要了,依舊可以給你算十萬。」茅山老道又發來消息,「要是你覺得這買賣不成,那就抱歉了,我也是為了確定聖釀的真偽嘛。」

呵……

握着手機的趙信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

妙啊!

真有你的,茅山老頭。

破空瓶。

我要他作甚。

將瓶子扔到萬物空間,趙信就用力的點頭。

「成交!」

「我現在轉你靈石和聖釀,你將法器發給我!」

叮咚。

叮咚。

叮咚。

茅山老道領取了您的紅包。

茅山老道領取了您的轉賬。

兩瓶聖釀,三十萬靈石。

收到紅包的茅山老道,臉都要樂成了猴屁股。

「道友,你有這麼多聖釀啊。」茅山老道的消息後面都跟着一堆驚恐的表情,「咱是誠信人,現在這件法器是你的了!」

叮咚。

您領取了茅山老道的紅包。

無盡葫蘆x1。

「合作愉快。」

「愉快愉快。」茅山老道笑的一臉褶子,「道友要是再有聖釀直接給老道,老道我下回願意十一萬收。」

「沒問題。」趙信回復。

「還有那個你說的如何做生意,別忘了有時間傳授一二。」

「放心,沒問題。」

「那道友咱們有緣再敘。」

「好的。」

趙信自始至終都保持着和善的笑容。

聖釀被坑了,他心知肚明。

為何還要這樣做?!

欲想讓其滅亡,就先讓其膨脹。

老子的錢是那麼好黑的。

等著吧。

咱們以後日子還多的是。

趙信咬牙啟齒的看着茅山老道的聊天框,直接給他上了個星標、置頂。

備註:不死不休的老奸賊。

他要用這種方式鞭策自己,讓自己記着,這老頭跟自己之間的仇。

捏了捏鼻子,趙信就點開二郎真君的對話框。

「別再跟我裝死了,給我查個神仙的底,這事兒處理好,咱們倆就還是好哥們。」

茅山老道,咱們倆的故事算是開始了!

老道君,你可要頂住啊。

恨恨的看了一眼茅山老道的朋友圈,趙信還特意給他點了個贊。

在這之後,他就直接將手機鎖屏,開啟萬物空間。

茅山老道給他發來的是個素色的葫蘆。

青黃相間。

還不到巴掌大小,很是小巧可愛,就算是當鑰匙扣都不突兀。

低頭看着這小玩意,就是它……

足足一百萬!

猛地抬頭,趙信就抬着下巴看着角落處的廖明媚。

「你你你……你要幹嘛?」看到趙信的神情,廖明媚好似被嚇到了似得,「小小小哥哥,你你冷冷冷靜點,雖然我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可是你要相信這個世界是充滿愛和溫暖的。」

「就是你,讓我被坑了一百萬!」趙信眯着眼睛走到廖明媚面前。

「就一百萬嘛,我晚上給我媽拖個夢,讓她轉給你。」廖明媚大口的喘著氣道,「咱們有話好好說,都是自己人,幹嘛要動手動腳的是吧。」

「你可別說話了!」

「啊!!!非禮呀,猥褻未成年少女啦!」

「猥你大爺!」

趙信抬手就拍了下她的腦袋,將她頭頂的符籙拽了下來。

「快看,有流星。」

被拽下符籙的廖明媚對着木屋的棚頂大嚷,飄在半空中就往外飛。

「呵,你還想跑?」

趙信就默默的看着她橫衝直撞的往外躥,緩緩的拽下無盡葫蘆的瓶塞。

「無盡葫蘆,收!」 所有人都認為,欒靜竹接下來會遭遇不測。

劉軼的眉頭都擰了起來。要是馮震不小心把欒靜竹給打死了,恐怕又要鬧出很大的麻煩。

苗翠花更是嚇的面無人色,滿臉惶惶。

魏冉的心也是一沉。

「啪!」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巨響傳來。

剎那間,塵土飛揚,雞飛狗跳,欒靜竹家裡的玻璃窗戶也被震的嗡嗡作響。

在林天成的手掌伸出來的剎那,聽到撕裂空氣的破空聲,馮震就感覺到有些不妙。

只是,他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臉頰上面就挨了重重一個巴掌。

他整個人斜飛而起。

人在空中,馮震還沒有失去意識。

他心裡想,這就是飛一般的感覺嗎?

好快!

「哎呀媽!」

圍在林天成和馮震旁邊的人,也嚇的一下子跳出老遠。

「嚇死我了。發生什麼事了?」

「不知道,可能是煤氣罐爆炸了。」

「轟!」

這人話音剛落,馮震的身子,就重重撞在圍牆上面,竟然把圍牆砸出一個小洞,馮震真箇人都鑲嵌在圍牆裡面。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目光齊齊朝欒靜竹家裡看去。

見欒靜竹家並沒有發生爆炸,大家不約而同倒吸一口涼氣,目光也落在林天成的身上。

剛剛那傢伙,真的是挨了一個耳光嗎?

這真的是人力可以打出來的效果嗎?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就算有人說馮震是被鐵臂阿童木打了一巴掌,大家都會有點相信。

Previous Post
喻言拒絕,這些發惡評的大多數都是寧瀾的粉絲,小部分是其他以前跟她有仇家的粉絲在渾水摸魚,要是她真的告了,雖然能平息他們的惡意,但卻是無形中打了寧瀾的臉,好像在昭告天下她們兩人真的不合一樣。
Next Post
「緝拿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