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xiejinyan.cyou 300 true 0

「你是說……救陸豪傑的那位神秘強者?」

「沒錯,既然他能救陸豪傑,也就能救段紅塵,說不定段紅塵沒死,就是這影閣的段副閣主!」

葉太然的話無疑是打開了另一扇大門,既然那位神秘強者能救陸豪傑,那同樣就能救下段紅塵。

那麼,這個段副閣主或許就是段紅塵。

「確實有理,段副閣主的戰力評分給了六十或九十九,六十可能是他原先的戰力,九十九則是被提升之後的戰力,就和陸豪傑晉陞大宗師一樣。」

但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撞在了他們的心上。

這麼強大的一位神秘強者,從前竟然從未聽說過,難不成是被誤認為已逝的老牌大宗師?

如果是老牌大宗師在大限將至時閉死關,時間過久沒有出關被認為身死道消,但實際上已然成功突破。

雖然不太符合邏輯,哪有閉死關突破后不出關的,但是這也是一個思路。

「現在也不知道影閣具體在哪,如果有線索,倒是可以和影閣閣主交流一下。」

「看影閣這架勢,或許是一個情報組織。」

「情報組織遠比尋常的宗門威脅更大,就像曾經的暗閣,就是因為太過強勢,什麼都知道,才被廢除。」

「說不定影閣就是下一個全盛時期的暗閣!影閣閣主至今是迷,他總不會比副閣主弱吧!

段副閣主,現在能爆發的修為可不弱啊!」

就談話內容而言,供奉堂已經完全相信了大周天榜,不過不相信也沒辦法。

供奉堂內的大宗師關係很***常切磋也很正常,所以大致有一個實力排行。

大周天榜的排名絲毫不差,而且還有他們其他詳細的數據,不信也不行啊!

至於為何在影閣那裡沒有秘密,他們早就討論過了,竟然誰都沒察覺到異常!

真相耐人尋味啊!耶律德光的計劃是這樣的:

既然自己連吃多個敗仗,且面臨被後晉戰略合圍的危險,那麼乾脆就順水推舟,「撤回」契丹。耶律德光在戚城以北的頓丘城埋伏下精銳部隊,然後解除魏州之圍,引誘後晉軍隊追擊。

在耶律德光的計劃中,在頓丘城伏擊戰中,契丹騎兵要發揮平原作戰優勢,一口吃掉劉知遠、杜

《五代十國往事》第571章三大戰役之戚城戰役5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宋嫂每天照顧姚太太,姚太太的情況,她最清楚。

所以,江小魚的話,絲毫安慰不到她。

她知道:姚太太早就已經病入膏肓,問題也根本就不是一個心理醫生可以解決掉的。

只是,送去瘋人院,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宋嫂自己就是一個當傭人的,她澡姚家早就沒有薪水可拿了,根本就付不起這個錢。

可是,把太太留在家中……

宋嫂伸手拉過江小魚來:「孩子,宋阿姨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兒?」

江小魚點點頭:「你說吧!」

「你能不能讓你爸爸幫幫忙?」

宋嫂說:「我知道你爸爸是個很有本事的人,你能不能讓他幫忙找找阿烈?阿烈是太太的命根子,他離家出走,一直不回來的話,太太這病怎麼能好得起來?」

一邊說,宋嫂一邊忍不住,捂著臉哭起來。

但凡還有一點辦法,她都不會開口去求一個不滿十歲的小孩子。

可是,她真的已經走到絕路了。

老天沒眼,太太,還有老爺都是那麼善良的人,對待傭人也大方得很,從無苛待,怎麼就碰上了這麼一個豬狗不如的東西?

「好吧」,江小魚說:「那等我回家,我跟我爸爸說一下吧……」

宋嫂用力點了點頭:「我先謝謝你……」

人在絕路時,根本不會放棄掉任何一根救命稻草。

江家在帝都頗有些權勢,如果他們能夠幫着宋嫂找到姚烈的話,太太的病才有希望。

而且,阿烈那麼小的孩子,一個人離家出走,能去哪兒呢?

萬一被壞人給拐走,那她就太對不起太太了。

回到家,吃完飯的時候,江小魚就把這件事兒給江晟景說了一遍,然後問:「……爸爸,你能幫我把這個人給找到嗎?」

江晟景看了她一眼,才道::你管阿姨平時都帶你去這種地方?

一個瘋瘋癲癲的女人,一個荒蕪得不成樣子的別墅——

一想到這個地方,江晟景就略感不適,道:「你要是無聊,爸爸再給你增加一項游泳課怎麼樣?剛好夏天這麼熱,很適合玩玩水……」

「爸爸!」

江小魚打斷了他:「你到底能不能幫我找到人?」

江晟景有些無奈的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道:「行,爸爸儘力,不過不能保證結果哦!」

畢竟時間過去這麼多天了,姚烈大概率早已不在帝都。

江晟景就算是再有權勢,他的手也不能伸到每一個角落裏去。

再說,對於一個非親非故,一個瘋女人的兒子,江晟景也不是很在意。

他甚至有點鄙視宋嫂的做法,覺得她欺負他女兒心軟,所以把這麼難辦的事兒,交給了江小魚。

江小魚這才道:「其實那個阿姨很可憐的,瘋成那個樣子,連人都不認識了……」

江晟景被她說得,一下子想起了小嘉。

當年他把她從醫院的那個地下室給救出來以後,她的精神狀態也不是很好,總是把嬰兒時期的江小魚給當成一個小貓小狗,甚至還差點用被子捂死了她……

好在那時候的江小魚,還沒有什麼記憶,所以在她對母親的印象,全都來自於江晟景的介紹:美麗大方,溫柔慈祥,很愛她,也很愛這個家……

小嘉要是看到他們的女兒,已經長成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小小少女,不知道該有多高興呢!

江晟景苦笑了下,繼續低頭吃着自己的飯。

找姚烈的這件事兒,被江小魚交給了江晟景,她就再也沒有管過。

而最近幾天,關雪一直也沒有去姚家,所以江小魚也就閑了下來。

這期間,她去了一趟奶奶家,順便把那本厚厚的劇本也給帶上了,去樓上找姑姑跟她一起看劇本。因為劇本里的許多情節,她還不太明白,必須得找人請教一下。

「……女主角長大以後,被綁架,然後在倉庫裏面遭遇火災——」

江小魚指著劇本上圈出來的一大段話,驚訝道:「都燒成這樣了,還能活嗎?」

因為是劇本,所以有些地方並沒有描述得那麼詳細。而且,劇本的後半部分,已經沒有江小魚的戲份了,所以也沒有人給她做筆記,她看得雲里霧裏的。

江怡躺在沙發上,一邊敷面膜,一邊道:「這其實也沒什麼奇怪的,這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情!」

「姑姑,那你告訴我!」

江小魚說着,湊到江怡身邊,說:「那你跟我說說:在封閉的空間里,遭遇火災的時候,要怎麼樣才能生存下來?」

「封閉的空間那肯定是不行的,想要逃都沒出逃,除非……」

江怡猛然打住,一雙眼珠子亂轉起來。

江小魚睜大眼睛看着她,還在等着她的答案:「除非什麼呀?」

「除非她是小仙女,變個身就溜走啦!」

江怡說着,伸手整理了一下她的衣領,問道:「你來時吃飯了嗎?餓不餓?要不,姑姑帶你出去吃好吃的吧?還有,你開學的書包和新文具都買了嗎?要不要姑姑帶着你一起去買?」

對於江小魚,江怡還是十分疼愛的,甚至比她父母都要疼愛。

她一直都記着:當初就是因為自己的不信任,欺騙於嘉,讓她喝下了一整杯的紅花水。

只不過江小魚自己爭氣,到底還是活了下來。而事情過後,於嘉也沒有怪過她。

所以,江怡心疼這個侄女,像是心疼自己的女兒一樣。

江小魚卻搖了搖頭,繼續翻看着手裏的劇本,道:「我不想去!」

「那你吃點東西!」

江怡一邊說,一邊塞給她一盤堅果,然後把她手裏的劇本給搶了下來,塞到了茶几底下去,道:「別老是看劇本了,不然會傷眼睛的。」

江小魚哦了聲,便很快丟開了這件事兒。

她吃杏仁的時候,忽然想起了什麼,然後問道:「姑姑,你知道姚家嗎?姚家有一個瘋瘋癲癲的女人,她家還有一棟別墅,只不過看起來特別荒涼……」

江怡聽了,略感詫異:「姚家?你怎麼會知道姚家?」

「我阿姨帶着我去過姚家,給姚太太看病!」

江小魚問:「你知道姚太太是怎麼回事嗎?」

這個問題,其實江小魚也問過關雪,只是關雪每次都是語焉不詳的,所以她就一直沒有搞清楚。

江怡卻乾脆利落的道:「企事業沒什麼,就是那個姚太太遇人不淑,把姚家的全部家當都給搭上了,還。她老公還製造了一起交通事故,險些害死了她和她兒子,聽說是從這之後,她就開始瘋瘋癲癲的……」

。這時候,在遠處出現了一道黑線,一陣轟隆的馬蹄聲傳來。

隨着轟隆聲越來越近,達蒙的眉頭不禁一皺,看向身邊的士卒問道:「這是哪個部落剛趕過來?」

他倒是沒有懷疑對方是不是自己人,因為明人現在除了一些偵騎,已經沒有大的騎兵部隊了。

隨着黑線越來越近,雙方已經能夠勉強看清對

《簽到在神話明末》第三百四十二章洛陽城破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切,管不了那麼多,爺有錢還不讓我花?再來一百次!」陳樂抽到了這個蛋很是豪氣,說話嗓門都大起來了。

再來一百次,也沒有夢想,陳樂並沒有看到有精靈蛋出現。這一次甚至是沒有出現千倍強化的東西。

「再來一百次!」

還是什麼千倍強化的都沒有。

他的金魂幣數量飛速地減

《斗羅之你管這叫玩具》第一百五十三章意識空間!極致的寧靜 來不及去看周道長到底在哪裏,陸慎恆已經在這時候抽出了劍,刺向了那已經詐起來的女屍。

言清喬眼皮一跳,眼看着劍已經扎到了那女屍身上,陸慎恆手腕還要繼續往前面送,她急忙伸手,一把就握住了陸慎恆的手腕。

「十一叔!不要!」

陸慎恆一愣,似乎被言清喬伸過來的手掌燙到,整個人一震,側過頭來,看她。

言清喬搖頭。

那女屍沒有給她解釋的機會,被陸慎恆劍扎到像是完全沒有反應一樣,眼看着陸慎恆停下了動作,立馬追了上來,雙手揮舞,比手指還長的指差點點就要碰到言清喬的後背!

陸慎恆動作足夠快,立馬帶着她往後飛了一大步,再低下頭來的時候,眼裏突然就冒出了三分的怒氣。

「你瘋了嗎?」

這語氣把言清喬嚇的一愣。

她本來就因為陸慎恆剛剛太過用力把她抓進了懷裏,言清喬一頭就撞進了他的懷裏,撞的眼淚汪汪的,這會瑟縮著肩膀,因為身高差的原因,她不得不使勁仰頭才能跟陸慎恆對視。

她的睫毛上還掛着淚珠,被陽光一照,楚楚可憐,又軟又柔,便是陸慎恆知道剛剛情況緊急,這會也覺得自己說話重了些。

但是他不是個對誰低頭的性格,輕微皺了皺眉頭,便將目光移開了。

移開的同時,言清喬揉了揉鼻頭,委屈的說道。

「十一叔你不能碰那女屍,那女屍已經屍變了,身上都是屍毒,你的手剛剛碰上去的話…」

不等她說完,陸慎恆已經把她又拎了起來。

這次不抱了,又換回了之前慣用的姿勢,拎水瓶一樣拎着她兩。

言清喬捂著臉,默默的想,陸慎恆這是不是生氣了。

「不能碰?」

女屍再撲上來的時候,陸慎恆好歹問了一句。

黑尾就在旁邊沒多遠,這會已經跟上來了,伸刀攔截住了那瘋狂的女屍。

女屍早就沒有了任何的情感,更沒有認準哪一個打的感覺,看見了黑尾的刀,等於他離她要更加近一些,立馬調轉了方向攻擊了過去。

這邊騰出了空子,一行人這才注意到了黑首那邊。

黑首站在一個東南角廂房的門口,很是着急的看這邊戰況,按照道理來說,應該是要上來幫助陸慎恆的,結果又看了看屋內,急的滿頭大環,愣是一步不敢走。

陸慎恆見這邊有人接手了,側頭看向了言清喬,意思很明顯了。

言清喬立馬對着黑尾交代。

「黑尾,不要被女屍碰到,盡量從背後攻擊,這女屍現在還是僵硬的,不能攻擊到後背的位置。」

Previous Post
有人冷笑了起來,準備著看大王子的好戲。
Next Post
但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