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9.0138 8.38624 1 0 4000 1 http://xiejinyan.cyou 300 true 0

「丸子湯好嘍,醋自己放」

「好,謝謝!」

周某人舔了舔嘴唇。

一大碗丸子湯,滿滿都是肉丸。

要照女孩的飯量,僅僅一碗丸子湯就夠兩個人吃得肚兒圓圓。

從前來縣裏要吃丸子湯,周正肯定不會傻乎乎的再買個燒餅,可他忘卻了現在人的實在。

其實也是因為現在的人飯量普遍都大。

平常乾的都是體力活,再加上油水少,比後世一天不幹多少活,窩在床上耍手機的人,飯量大的不是一丁點。

「咯滋~」

「吸嚕~」

「啊,舒坦,還是這個味。」

周正咬了口餅,脆香蜜甜,牛肉微咸,再吸溜一口丸子湯。

簡直……從嘴爽到胃。

冬天的寒冷盡數趕走,路邊的冷風吹不走碗裏的熱氣騰騰。

奮鬥一二十分鐘,即便飯量如周正也敗下陣來。

看着還剩的小半牙餅,以及幾個丸子小半碗湯,他只能捂著肚子舉起白旗。

待到周正大腹便便離開。

丸子攤的老闆收拾時小聲嘀咕:

「一個年輕大小夥子,連碗丸子湯跟個燒餅都吃不完,真是浪費。」

「咳咳~」

剛走出幾步的周某人差點沒栽倒在地。

第一次因為飯量被鄙視了。

吃飽喝足,他在縣裏的商場也逛了一圈。

和印象中那隱約的場景差不多。

說是大商場,其實名不符實。

基本就是日常用品和衣裝,而且偌大的空間,攤位卻少的可憐,就連蔬菜區種類也是稀少,反季節菜蔬鮮見。

現在的反季節蔬菜大棚還沒那麼多,再過些年這些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老農民們才會幡然醒悟。

原來,種菜比種糧食掙錢。

不過雖然這商場有這樣那樣的不好,可來逛的人依然絡繹不絕。

買了些煙和糖果。

這些分別用來對付大人和小孩的,見大人遞煙,見小孩散糖,過年回家不能空倆爪爪,不然會有人說閑話。

周正走走停停逛累了,最後隨便雇個三輪車就朝家趕去。

想想後世把這叫什麼?

非法載客!

這年頭不坐這玩意兒坐什麼?

可社會在發展。

等到以後大家都要臉面,都嫌路上亂,都嫌不安全,想要徹底取締后才發現,還挺懷念曾經那種在小三輪上搖晃的感覺。

「孩兒,你是擱哪兒做活回來哩,這一身行頭可不像是出去打工哩呀。」

三輪車司機是個五六十歲的大爺,臃腫的大棉襖,泛著油光的皮帽,一嘴的家鄉土話。

周正笑着說:「南方,外出都是打工,哪有什麼好活,這不回來嘛,怎麼也得置辦身好行頭,要不然出去一年不等於白混了。」

富貴不還鄉,如同錦衣夜行。

其實這是大多數人的心理。

周正穿着不過是平時的衣服而已,沒想着炫富,他覺得有錢了也沒必要招搖過市,最基本的善良吧。

當然,雖然這樣也有可能會刺激到別人,起到使之奮鬥的正面作用。

「哈哈,南方好,南方發展快,年輕人出去闖闖不錯,留在家裏種地,以後怕是除餓死沒門了。」

「現在還沒那麼嚴重!」

「往後農民沒出路,我今年六十六歲,跑車兩年多,賺得不比種地多?聰明人都改行嘞,就夯貨才種地哩。」

「老爺子你家裏的沒地了?」

「咳咳,地還是有哩,農忙的時候照樣還得下地,不種可惜。」

「呵呵,是……」

周正翻了個白眼,至此不再搭腔。

這小老頭,老雙標了。

7017k 奇恥大辱!

對於公孫世家和司徒靈珊來說,水淹婚宴一事,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可偏偏,這件事乃是由公孫世家主動挑起的。

韓飛在動手之前,也已經明確的說過,若不攔住他,接下來將會發生非常可怕的事情。

然而,一條區區的肉身境孽龍,又能掀起怎樣的風波呢?

今晚,在韓飛動手之前,沒有人相信,公孫世家在有驚鴻老爺子的坐鎮下,還能讓小小的白龍掀起滔天巨浪。

但可惜,最後所有人發現自己錯了。

這小白龍,不但能夠掀起滔天巨浪,而且它是真的蟒,一點面子都不給公孫世家!

「可惡啊!」

望著韓飛離去的方向,公孫昊陷入了無能咆哮之中。

而司徒靈珊則是一臉冷漠的拉住了自己的丈夫,冷聲呵斥道:「閉嘴吧你,難道你還不嫌丟臉嗎?」

此言一出,風暴中無數賓客和公孫家人皆望向這對新婚夫妻。

這才結婚第一天,就敢當著整個公孫世家的臉,呵斥自己的丈夫,不得不說,這司徒靈珊很勇啊。

公孫家眾人表情古怪,可偏偏這公孫昊又是個慫蛋,面對新婚妻子的怒斥,一句反駁的話也沒有。

畢竟,他只要膽敢當著外人的面沖司徒靈珊說一句重話,那麼接下來一個月,司徒靈珊的身子,公孫昊就別想摸了!

司徒靈珊一聲冷斥,公孫昊慌亂的閉上了嘴。

場面一時尷尬。

呵。

抬眼,感受滿屋賓朋的目光,姿態妖嬈,一身紅妝的司徒靈珊不為所動。

慢慢地抬起頭,望向韓飛離去的方向,司徒靈珊冷聲說道:「女帝,孽龍,你二人等著,用不了多久,我一定會讓你倆付出代價。」

言盡於此,司徒靈珊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

先前那孽龍曾經說過,自己肚子里已經有了,一想到即將到來的新生命,司徒靈珊臉上瞬間爆發了出了難得一見的溫柔。

冷不丁又道:「孩子啊,孩子,你放心,母親我一定會讓你平安成長,順利降生的。」

「我司徒靈珊的後代,定有大帝之姿!」

……

暴雨之中,韓飛和女帝一行離開了公孫山莊。

站在韓飛寬厚平穩,又不失威嚴霸氣龍背上時,女帝忍不住開口問道:「小白,你今日這麼得罪公孫世家真的好嗎,我怕他們將來會找你麻煩!」

對此,韓飛神色平淡道:「我今日就算不得罪他們,公孫世家和司徒靈珊就會放棄找我麻煩嗎?」

此言一出,女帝沉默了。

不得不說,小白年紀雖然不大,但在看待很多事情的時候,它的眼光要比自己透徹許多。

驍勇好鬥,有勇有謀,或許這便是龍族天性吧!

當韓飛發出一陣龍吟之聲,穿梭在雲霧間的時候,女帝內心猛然一動,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如今的小白,早已不是當初那竹籤似的小蛇了。

現在的它好大。

是一條真正能夠翱翔於天際的巨龍!

……

三天之後,女帝寢宮後山,一處草木繁盛的山林中。

韓飛外出遊歷的時間到了。

望著那足有數層樓,身形超過了四十丈,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神情高傲,面帶威儀的韓飛,女帝臉上不由得露出一抹憂傷之色。

「小白,你真的要走了嗎,不多留兩天?」

「你這一去,回來的時候,只怕已是冬天了吧?」

韓飛此番外出,一切從簡,除了帶上寧家姐妹,和一大堆修行資源外,其他的什麼也沒帶。

望著一臉憂愁的女帝,韓飛忍不住道:「好了,尊敬的女帝大人,我就是外出狩獵一番,並不是去做什麼了不起的冒險,我很快就回來了。」

「半年的時間,其實很短,你閉個關,一眨眼我就回來了。」

嗯。

道理,女帝自然都懂。

只是南宮瑤長這麼大,難得遇上小白這樣,能夠完全敞開心扉說話的好友。

若是小白這麼走了,自己身邊便少了個伴。

這事想想,還挺讓人憂傷。

不過,女帝想是這麼想,她的內心卻很清楚,自己若真對小白好,就應該放手讓它成長,而不是成為它的羈絆。

確實,半年的時間很長嗎,女帝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等到小白歸來。

陽光下,女帝正值風華,風吹過的衣裳和秀髮,很美。

一時間,韓飛也是看呆了。

好半天,才見韓飛龍目一動,回過神來,沖著女帝道:「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額。

直到此時,卻見女帝稍稍抬起了頭,眼眸之中,多了一絲留戀之色。

只不過,這一次女帝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腳尖輕點,翩翩然地飛了起來,飛到韓飛身邊,伸手抱住韓飛巨大的腦袋,輕輕地吻了一下。

一時間,韓飛感覺自己心跳莫名快了兩拍,整條龍神情激昂。

吼。

一聲龍吟之後,韓飛目光一凜,身上騰起一團雲霧,瞬間扶搖直上,飛上空中!

……

萬米高空之上,肆無忌憚地穿行。

這是韓飛第一次離開玄天宗地盤,外出遊歷。

比起一臉謹慎的寧家姐妹,韓飛那充滿龍族威嚴的臉上,更多的是自在和輕鬆。

這一次外出,除了獵殺玄獸之外,韓飛還打算順便體驗一下整個東荒南境的風土人情。

而就在韓飛快速穿行於雲中的時候,系統面板上,仍有不少信息不斷跳動著。

「叮!」

「恭喜宿主,您的信徒李牧刻苦修鍊,成功掌握了普通龍氣訣,您獲得了300點信仰!」

「您的信徒陳丁、陳乙在玄天宗龍神廟刻苦修鍊,感受到了龍神氣息,收穫普通龍氣御劍術,您獲得了400點信仰值!」

Previous Post
「緝拿殺手!」
Next Post
「知道了,馬上回去。你先回去吧。」